•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强迫自己适应新的环境,强迫自己接受同住一屋檐下的事实,强迫自己认为所有人都是友好的,至少对妈妈是好的。

秦始皇对赵炜管也接受的快,某次我正喂秦始皇,妈妈坐在一边晒太阳。赵炜管走过来,嘴里叫着:“始皇…来吃东西。”

秦始皇很给面子吃了赵炜管递过来的食物,嚼巴嚼巴吃完还凑向赵炜管,赵炜管撒娇道:“好吃吗?始皇?等会儿我再拿给你,不要急啊!”

我手里的食物同赵炜管手里的是一样的,秦始皇看都没看一眼。心里有点泛酸,想当初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和让秦始皇接受我手的食物,赵炜管只用了一次,便让秦始皇“爱”上她。

没气节的家伙!分不清是骂自己小气,还是骂秦始皇见色忘友。

不过,我们同住一屋檐下还是很和谐的,至于快不快乐各人自知。我的快乐建立在妈妈的开心的基础之上,妈妈笑的越多,恢复的越快,我便越快乐。至于赵炜管和汤显,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赵炜管越来越红润的面色上,汤显不怎么发脾气,不怎么黑脸的表现上看,还是快乐的,至于真假,就不是我追究的范围之内了。

阿欢回来时,我正在厨房里收拾碗碟,清理洗水池。阿欢就这样不声不响走到我身后,一把抱住我,我吓了一跳。阿欢大声嚷到:“小彤彤,我回来了,想我没?”

转身看到她那张瘦了一圈的脸时,我表示惊讶。阿欢一直嚷着减肥,从看见她的第一眼,到她走时的最一眼,她的脸竟胖了一圈。此时不再听到她减肥,数月不见,她却又瘦了一圈,减肥这事也逆着人干。

“你瘦了。”我眼里泛着泪花,说起来,阿欢可算是这里相处起来比较轻松的人了。

“真的吗?真的瘦了?”阿欢眼睛瞪的老大,头左摇右摆,对着我照镜子道。我又认真使劲点了点头,她才放心高高兴兴的接受我的话。放下手里的行李,动手帮我。

我说:“你先收拾自己的行李,睡一觉,再投入工作不迟。另外,我得提前告诉你,我妹妹和妈妈都住在这里。”

阿欢嘴巴张成O型:“妹妹?妈妈?小彤彤你不是被拐卖到这的吗?怎么汤少把你家人也绑来了?还要把你妹妹当嫁妆,陪嫁过来?”

阿欢与我的思维基本是在一个路数的,所不同的是她对生活认知比我丰富,而在精神认知上有所欠缺,正好与我互补。

我摇摇头:“这话说起来有点长,汤显是我妈妈一直羡慕的人的儿子,妹妹是在我妈妈入院时找去医院的,在这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与汤显有如此渊源,忘记自己还有个双胞抬妹妹。妈妈出院后,便应汤显的邀约,住在这里调养一段时间。你能明白吗?”

阿欢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表示不理解,我都说了,这事有点长,词语有限,以后再慢慢解释给她听吧。

阿欢十分能干地把自己的住处收拾妥当,又把出来帮我做家务。

我怎么会认为她是帮我做家务呢?

下午是陪妈妈秦始皇散步。

然后我和阿欢一起动手做晚饭。

阿欢有一双巧手,最拿手的便是法国菜,从冷盘,法国浓汤,到主菜再加最后一道甜点,完美无缺。真不明白,为什么汤显会把阿欢支走,让我这个不入流的“厨子”做饭,明明他吃的不合口,还要硬撑。

今晚,我便与阿欢一起做了顿法国大餐。看着琳琅满目的东西,竟图生出一种世上无难事的豪气来。

同时对汤显的讲究又有新定义,凡是费时耗力的事他都不余遗力地“推崇”,比如衣服,比如这套法式大餐。我倒是没觉的这饭菜哪如何出众,奈何一周的人除了我,其他人都表示这是他们吃过最好的法国餐。

在来这之前,我连法国这个名字都很少听到,更别提距离那么遥远的国度的食物了。

“阿欢的手艺真不错,味道很底道,尤其是这浓汤。”

妈妈这么夸阿欢,阿欢脸上乐开花,回道:“辛姨真识货。”

阿欢体型稍胖点,但不失为丰腴,肤如凝脂,腮若桃花,并不显年龄。也就三十来岁,比妈妈小了十来岁,比我大了十来岁,卡在中间不上不下。最后狠狠咬牙硬降了一个辈份,把“辛姐”改成“辛姨”。

有时候还会叫回辛姐,一天之中,就在辛姐,辛姨间来回窜。

阿欢的确是精神认知方面存在障碍。

妈妈也不怪她这么乱叫,挺喜欢这个热闹的阿欢。

阿欢回来后,家务活动减少了许多,我便有更多的时间陪妈妈散步,配合着赵炜管,有时还会配合着汤显。

比如这天晚上晚饭后,我们三女一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此时7点多,正是新闻时间。我对电视节目并不感冒,看与不看都一个心情,可是妈妈看的欢,便陪着她看。

“阿显,过几天我们一起出游吧。”

除了第一次在医院见到赵炜管他们不熟络外,其他时间便变的熟络起来,赵炜管叫汤显阿显,而汤显叫赵炜管炜管。

汤显没有立即答复,专心看新闻。

“妈,你说好不好?”赵炜管每次叫妈妈都拖好长的音,有点卖萌祈求的意思,她这招对妈妈最是应验。

这次也一样,妈妈摸了摸赵炜管的长发,和尖巧的脸蛋,语气略带宠溺地说道:“好。”

“有具体计划吗?”汤显隔空冒出一句话来。

“有好多没去的地方呢,我们自驾游怎么样?”赵炜管兴奋道。

我心想自驾游是什么?每个人都骑自行车出游?估计妈妈的身体吃不消吧?没关系,到时我载着妈妈就可以了。

“马上过年了,高速可能不好走。”汤显说。

“那我们提前走嘛,我特想到外面看看,这些天都憋在家里都快变绿了。”

“炜炜不要任性,阿显还有工作呢。”妈妈插了一句。

“阿姨不用担心我,公司里也没什么大事。”

“妈,我们去看海好不好?去三亚吧?那里很好玩的。”

“你喜欢海?”

赵炜管嗯了一声,我脑海里浮现出一片汪洋水面。山林青泉我家乡常见,大海还真没见过。以前妈妈也偶尔跟我描绘大海如何如何,当时听着却不怎么向往,此时心情却不一样。

“彤管有想去的地方吗?可以制作一条路线。”是汤显的声音。

自从妈妈在我面前说她欠赵炜管的话之后,只要赵炜管在,就很少会过问我的想法,我觉妈妈这么做是避免我与赵炜管冲突。其实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人都不会珍惜容易到手的东西,尤其是亲情,捧到她面前,她当成施舍,哪里还有心去珍惜呢。

一般我都不说话,多给妈妈制造机会去弥补欠赵炜管的亲情。

我觉的赵炜管和汤显应该挺累的,他们这么一唱一喝地让妈妈答应出游玩,不就是想让妈妈回去吗?

赵炜管经常在妈妈耳边吹风,妈妈的态度已由先前的避而不答,转变成看着我发呆。在妈妈看来,要不要回去关键是我的态度,毕竟那个爸爸我是没见过的。再加上这些天妈妈对我“冷落”几分,想必也有些愧疚,只要我提出这个要求,妈妈是万分没有退缩的理由了。汤显这么问是想借我之口说出来,这样妈妈就不好拒绝了。

我只是想不明白,赵炜管用了什么法子说服汤显的。毕竟这些事与他没关系,本可以抽手不管,可他却接了,是为什么呢?还是其他原因?

“听说会稽山是个好地方。”我说道。

我能听到赵炜管欢快地轻叹,和妈妈无声地叹息,希望自己没有做错事。

我要见那个让妈妈躲了半辈子的人,我的爸爸了,不知道他是否还如以前一样,五官俊朗,周身气度不凡。

会不会问一句,彤彤,想爸爸了吗?!

 

61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