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似乎是感受到注目,那人抬起下颚,向远处展望。

池晴不自觉往后退了几碎步。

“怎么了?”谭晶问她。

“没什么,我去个洗手间。”

谭晶叹了口气,没有阻拦她,只道:“去罢。”

裙摆过长,她用手撩起,不规则的脚步迈出得一深一浅,像一场滑稽的舞蹈,却是只退无进。

池晴觉得喉咙不舒服,走出一段距离她才察觉是胸口发闷的缘故,她不知道手洗间的方向,也不是真的想去洗手,在人群间穿行,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可却知道万万不能停下来。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

因为她的默默无名,一路上并无人与她主动打招呼,原本的短处,此刻却成了实在的救星。

直到她在茫然之下,无意撞到了一个人。

对方手里的一杯香槟并未拿稳,顺势就泼在了池晴胸前的礼服上,印染出一片暗沉的水渍,与一身黄澄发亮的华服格格不入。

“抱歉……池晴?”

季云宏认出池晴后,左右顾盼,显然也发现了池晴的情绪不对。

“怎么了,就你一个人?”

池晴没有气力照应,挤出一个笑,摆手道无事。

“不好意思,我在角落里偷闲呢,没注意到你来这边,”季云宏主动道歉解释起来,“这里人少,也没什么多余的记者……只是你这衣服。”

季云宏顿了顿,才发觉自己目光落处似有不妥,便微侧过脸,低声道:“实在抱歉,方便的话,我让同事来先帮你处理一下?不知可还有替换的。”

红毯宴会之类场合,女艺人通常会备两至三套礼服替换。池晴还有一套,在小桑那里。

然而,她此刻只想从这里脱离出去,不想令人任意窥视自己的难堪。

“不用了,我去洗手间自己处理就好。”

语毕,池晴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加快脚步从季云宏身边逃开。

“喂……”

身后的季云宏虽未能叫住她,却也没有跟上前来追拦,或许是怕被周刊记者拍到再另做文章,毕竟人红是非多,他已是近期新闻的焦点所在。

晚宴正是高潮,侧厅的女士洗手间空无一人,不算广阔的密闭空间,寂静如此,连丁点的水声都无,却愈使人出奇的心慌。

关上门的一刻,池晴一直紧捏着裙摆的手滑落下来。

脸上发热,她走到镜子前,伸手去接龙头的水,洗手池是感应的,水顺势而下打在手心,一片冰凉,可谈不上刺骨。

真正的刺骨在心里,热气就全浮在了脸上。

脸上有妆,池晴头一抬,见到镜子里的自己,头顶一排扎眼的炽灯,那光强打下来,压着人的精神,眼下的阴影连粉底都遮不住。

手里盛着预备往脸上泼的水,从她松开的指缝中尽数淌了去。

她还要脸,她还要这伪装,她还要抹着满脸的油彩去面对媒体,公众,以及外头那一竿子不相关的人。

半天,她又想,即使陆怀远如此……可她还不是来了?

所以,脸能算什么。

隔着门,洗手间外突然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眼前的宁静被人强行打破了,池晴心中一慌,情急之下居然闪身躲进了其中的一个隔间。

这样的行为,连她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躲都已经躲了,她还来不急栓上隔间门,那人就已经进来,池晴的手堪堪停住,因为方孔的栓口不好对准,稍微一动,又发出不小的清脆声响,在密闭的空间里,尤其明显。

做贼心虚,只好用手将门抵住。

那人极快地钻进了离洗手间门最近的那个隔间,并且很快地拴上了门,“哒”一声响,晚宴场合,女艺人通常因为着装,行动没有那么便捷利索,池晴定了定神,猜是站场许久的饭店工作人员,或者是进了内场采访的娱乐记者。

池晴不想招惹是非,仔细留意了隔壁响动,待对方安定了,便试图伸手轻轻地拧动洗手间门把,意欲借此机会尽早离开。

门将近要被打开时,耳旁“咚”突然的一声响,池晴一惊下意识去看,是那人刚进的单间隔板门,几乎在同一时间,池晴听见剧烈地仿佛不可抑制的呕吐声,隔板门的碰撞声响随着呕吐声的加重而频出,单间的空间并不大,应该是上身伏在坐式马桶上,因未顾忌到后方空间,鞋跟踢蹭的缘故。

池晴终于拧开门走了出去,将这一切抛却在身后。

她刚走出去不远,不过稍转了个弯,却撞见陆怀远在咫尺之外的吸烟区。

池晴脚上一顿,立刻背过身去,贴到了另一个方向的墙侧。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慌些个什么,只是笔笔直直地僵站着,好像整个人被黏在了墙上,瞬间糊上去做了墙纸。

陆怀远手里捏着一支烟,却没有点燃,立在原地,仿佛在思考什么,肃穆的神情里却再也看不出个其他。

一周未见,他还是那个老样子,淡定自若的,只令人觉得可恨。

他怎么就偏偏出现在这里?池晴咬着牙。

她还没有想好,历经诸事,该如何面对陆怀远,她更没有把握,再见陆怀远,是否会重现当日的失态。

她紧攥着拳头,迟迟拿不定主意,站得越久越不敢现身,只能等,或是等陆怀远吸完这一支烟,他就会自行离去?

抱着这样的侥幸,一直等了许久许久,久到池晴从来不知道,一支烟的时间,有那么慢那么长,那么难捱。穿着高跟鞋的脚,又会是那么疼痛。

 

57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