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池晴有些麻木。

终于,她还是强压下了心中忐忑,转过身去想再看一眼,确认陆怀远是否已经离开。

方才下定决心,不远处完全相反的方向,却有一人钻进了她的视野,令池晴始料未及。

那人自她来时女士洗手间的朝向,扶着墙缓缓向她靠近。

池晴一怔,在洗手间里狼狈呕吐的人,居然就是前一刻,还曾在晚宴侧厅里与她和谭晶调侃搭话,一度精神奕奕的天后蒋夕。

蒋夕低着头,仿佛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这也难怪,池晴左手侧一盆人高的装饰盆景将她的侧影遮了个大概。

蒋夕当下的状态看上去出奇的糟糕,她低垂着头,只见一手扶墙勉力支撑,脸上咬牙蹙眉间,呈现一种似乎是不堪忍受的表情。

从头至尾,蒋夕的视线就未曾离开过脚下棕褐色的厚重地毯。

陆怀远说不定还在走廊另一侧的尽头,这样下去自己很难不引起注意。池晴犹豫的片刻,蒋夕又走得更近了些,池晴见她另一手紧攥着腰间的衣料,力气极大,远看过去手指的轮廓都似变了形,古怪而扭曲。

突然,蒋夕脚下一个趔趄,几乎就要栽倒下去。

池晴吓了一跳,顾不得许多,三步两脚便迎了上去,搀住了已然半跪在地上的蒋夕。

蒋夕的身体一颤,像是极为意外,惊愣之下甚至迟疑地没有在第一时间抬头,像是害怕与人对视。

池晴心生疑窦,但依旧以关心的语气道:“夕姐,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蒋夕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终于抬起了头,可第一句话问的却是,“你怎么在这里?”语气有她自己都未察觉到的焦灼。

池晴心中一动,下意识说了谎,“哦……我也是刚巧路过,正想去洗手间,打听了这里是最偏的一处,应该没有什么人。”

蒋夕看了她一眼,似稍稍镇定了些,道:“这样啊,我没事,胃疼,老毛病了。”

蒋夕的面容苍白,半分血色也无,嘴唇上拉了一条口子,有些肿,像是人为咬的。与池晴说话的同时,蒋夕时不时吸着鼻子里的清涕,又刻意偏过头去几经眨眼,掩去其中泪意。

“夕姐,是胃着凉了吗?”池晴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些什么,于是安慰道,“外头天还没完全转暖,里头暖气又足,一冷一热的,是挺让人受不了的。”

蒋夕含糊其辞,“可能吧,也可能因为酒水不适。”

“噢,那……”池晴稍微考量了一下,“我先扶你去坐会儿?”

池晴心想,蒋夕此番张惶失状,其中定有内情,多半是不想此刻被自己撞见,她分心忖度,手脚轻重上就失了分寸,还未等蒋夕应答,就顺其自然地托住蒋夕一侧的胳膊。

蒋夕嘴里突然“嘶”了一声,像是被捉住了痛处。

池晴手里一松,望着蒋夕。她心知自己并未用多大力,只是觉得奇怪。

蒋夕极快地松开了皱着的眉,对她也并无苛责,只道:“我自己来罢。”

起身的一瞬间,蒋夕头上的发髻不经折腾,松动了,蒋夕下意识去扶,手肘的运动,使她后脖处的旗袍拱出了一道不规则的锥形褶皱,沿着她瘦削的肩线顺脊椎弯曲所成的空隙而下。

池晴毫无预计地盯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大震,怔在原地。

蒋夕似乎未曾料及,她肩颈一线原本被衣料精心掩盖的青紫与疤痕,以池晴现今屈膝半蹲的角度,几乎是一览无余的。

蒋夕脊背往后一靠,方才艰难地挪动脚后跟,扶着墙立直了身体,只是在起身的不经意间揉了揉膝关节。

蒋夕记起与池晴说了声感谢的话,池晴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蒋夕抬头望向她的后背,优雅的笑容如初,仿佛刚才的不适完全是池晴一人的错觉。

“陆总,巧啊,怎么在这?”

她的脊背僵了一下,没有立刻转过身去。

陆怀远面对蒋夕的询问显得自然无比,语气亦十分温和,只道:“我在拐角的吸烟区抽烟,”说完,他补充性地往池晴的方向看了一眼,又道:“顺便等人。”

有理有据,合情合理的,如同他们一直是这般和平相处一样,而不只是限于如今蒋夕的面前,供人揶揄。

蒋夕脸上的疑虑转瞬即逝,意识到陆怀远的意有所指,下一秒便明白过来,知道陆怀远与池晴之间有是非故事,于是肯自找台阶,拉着池晴笑,情绪变幻间,又像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说呢,哎,池晴你也不用特地扶我了,我也就是自己没留神才踏空了一脚。”

“没事吗,夕姐?”池晴并不去看陆怀远。

“能有多大的事,让我助理拿些胃药来,不过喝杯热水的事情。”蒋夕推脱不掉,任由池晴搀着向前走了几步,却在更靠近陆怀远的地方执意停下,向陆怀远打了声招呼,简单地聊了几句新唱片的事情。

两人谈话,池晴却在走神。

陆怀远笑言:“毕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这次在《长梦》的特别客串,以目前的舆论走向,不仅是歌迷们,就连一般公众都很是期待。提前祝愿大家合作愉快。”

蒋夕道:“那借陆总吉言了,我还总怕是自己离开得太久了。”

陆怀远道:“哪里。”

三两句后,蒋夕借由离开,再次推脱了池晴的好意,只道一句“你们先聊”,摆摆手便一步步走远了。

陆怀远做得这样明显,明眼人都能看出他是有意拦下池晴。蒋夕是多知情知礼的老江湖,怎么会看不出。

蒋夕走后,池晴心里有包袱,低着头不讲话。

陆怀远那边也没见响动,半天,她眼睛有一些发涩,吸了一下鼻子。

陆怀远一皱眉,不由分说地大步靠近,竟出乎意料地拽了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你做什么?”池晴胳膊吃痛,疾呼道。

 

57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