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汤显是交际的高手,与人应酬,一个笑,一个手势都带着含意,至少我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你知我知。

如果对方只是男性,多半打过招呼后,我便站在他身边微笑作倾听状,时不时点点头配合我听进去了。如果对方有女伴,我便与对方沟通起来,夸对方一番,再说两句家长理短的话,便结束。

礼仪老师说,如果我不明白对方的意图时,可以只微笑不回答,所以整个交际过程中,我嘴都要笑抽了。

对方的问题实在刁钻,竟然问我衣服谁做的,经常去哪做美容,有没有参加什么协会,还夸戒指漂亮。我答不上来,只能笑着回应。

戒指是汤显送的硬币钻,他说今晚得戴着。

浑身上下,除了一对耳环和戒指,也没什么发光的东西,想着也不会被人关注到吧。却忘记了金子都不在金子堆里发光的,而是在沙子堆里发光的。

正当我站的脚发麻时,迎面走来一位至少比我高半个头,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面白肤清,连带着走路的姿势都是直线的美女。

她对我微微点头,又冲着汤显微笑,娇唇微起:“汤少,好久不见。”

汤显不再与其他人说话,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美女,语气有刹那间的不自然:“好久不见,刘小姐。”

对方略僵了一下,笑的更开心:“汤少大婚,尘尘没去祝贺,汤少不会生气了吧?”

“刘大明星,忙的很,我这小门小户的婚事怎么敢惊动您的大驾。”

听到汤显叫她大明星,这才注意看她,刚才好像有首歌是她唱的,唱的好像还不错。可惜当时没在意她人,只沉醉优美的旋律了。

“汤少说话还是那么客气。”那名叫尘尘的女子面色不善地转头看我:“这位就是你的新娘?”

“这是我妻子,合法的。”汤显估计加重后面三个字,对方听着好像挺刺耳,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不用汤少提醒,那么大的婚礼,网络、新闻大肆报导,就差上央视,我还能不知道?”

“彤管,这位是刘尘刘大明星,唱歌演戏都不错。”汤显目含爱意地看我,我却觉的别扭。

“刘小姐,你好。”我伸出手。

“赵,汤夫人好。”对方说了一字才改口,礼貌性地握了握手。

汤显搂着我的腰与刘尘错开一步,说了声音抱歉便带着我走到别处。

汤显有些奇怪,至少他从见到刘尘之后,就有些奇怪。直觉告诉我,他与她有些故事。

我安慰自己有故事也是老故事,不用听也能知道个大概,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跟着汤显又认识了几位商界的领军人物,个个气场不俗,甚是霸气,只是与我打招呼时才露出一点点客气温柔来,然后又口若悬河般地与汤显讨论生意上的事情。

我听的一知半解,只能做个尽职的听众,一路听着笑着。

“累?”汤显不再与人商谈,改拉着我去吃东西。

“你经常参加这样的活动?”我问。

“不多,一般都是会议。”

我哦了一声,想着如果是会议也许会轻松些吧,却又听他说道:“集中会议两三个小时,算是短的。”

我张了张嘴巴,吃口点心掩饰自己的失态。

不间断会议两三个小时,相当于不间断地上一上午的课呢,那不得累死?科学家说人的注意力最长是40分钟,过了这个时间会出现疲劳,学习效果不佳,也不知道汤显参加这样的会议会不会走神。

我叉了一口点心推到他面前:“来,汤夫人犒赏你的。”

汤显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做,刚要推辞我的一番好意,我便给他使了个眼神,他心领神会,张口吃了。

吃完,笑着说:“谢谢夫人体恤。”

我笑着靠近他耳边说:“应该的,你是我的,合法丈夫,怎么能让你在别的女人面前失了面子。”

汤显顺势抱了抱我,又改成侧搂:“汤夫人这么聪明,能娶到你,真是我汤显的福气。”

“能嫁给汤先生这么勤于功业,爱护妻子的丈夫,也是我赵彤管的福气。”

这番作秀的对话,实在作秀的厉害,连我自己都觉的快被汤显带的世套了。

我想做真实的自己,那个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可以选择放弃的我。可现在却要陪他说这些场面上的话,深深的厌恶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不能坦荡荡地做自己吗?

今天这个晚宴让我见识了侈奢的人,看着光气的人,跟汤显同类的人,我却感觉不到开心。

我就是一堆金子里的沙子,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虽然表面上相处融洽,其实从没走进他们的生活,我知道的。

回到家后,时间已近十点,觉的周围的生活那么空荡,想不到开心的事。

卸了妆,拆了头发,洗个澡,换上睡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生意应酬真是件累人的事,他们说话都带着几个心眼,你说句喜欢哪种花,他都能分析出你的性格为人来。估计下次见面就变成共同爱好的人了,那是制造出来的爱好。

汤显说六艺中的“造”,便是这个意思,当时那个讲课老师说的相当精彩,我记忆深刻。

感觉大家都戴着微笑面具交流,都忘记自己的真心是什么。

汤显洗完澡,整理好,躺上床,像往常一样搂过我的腰,动作熟练而自然。我都快分不清他这是作秀还是习惯。

“那个刘尘伤害过你?”我玩着他睡衣的边角问。

汤显吸了一口气,又紧了紧手:“以前交往过,后来她做演员后,就不怎么联系了。”

果然是老套的剧情,估计汤显是被甩了。

想想汤显好歹也是俊气多金的良人一枚,被人甩总是不体面的事。

我母爱泛滥地拍拍他的后背:“没事的,被人甩了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是她没眼光。”

汤显顿了一下:“你为什么会想被甩是我,而不是她?”

我哑然。

我也只是猜测,哪能事无具细的都猜中呢?妈妈又没教我解读八卦。

“告诉你也没什么,那时候我还在上学,她是我初恋,交往一年后,才知道她跟我交往的同时,还跟其他人有暧昧,就分手了。后来她做了演员,再没见过。”

我点点头道:“好老套的故事。”

汤显捏了我一下,语气不善地说道:“你这是安慰人?”

我没摇头也没点头:“听你说经常开集中会议,觉的你挺辛苦的,那点心是真心想犒劳你,不是做给她看的。”怕他不相信,又侧身对看着他的脸补了句:“你不是喜欢吃那种点心吗?”

汤显眼神一恍,把我按下去:“一口点心就想收买我,想的真美。”

忍不住窃笑起来。

是啊,一口点心,一点安慰就想收买他,想的确实美。

差点忘记了,汤显的本性,他有极强的耐性。他能潜伏压制自己的恨那么多年,可见其毅力之坚,又怎么会被这点微不足道的东西收买呢?

我想的太美了。

 

44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