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是你?”

浓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她鄙夷嘲弄自己。下一秒,期盼的副作用,烦躁与懊恼,即刻占据了她满心满脑。

“听起来真叫人伤心,池小姐还期待谁?”

撞见了不相干的人,于是要假装没事,她似乎,永远跳脱不了伪装的怪圈。

池晴意料之外的冷淡态度,季云宏没有料到,神色间不觉透露一种愕然来。

他重新打量池晴,依旧取走了池晴手中的一杯酒,又伸手递了另一杯到池晴面前。

池晴想都没想就接了过去。

“干了?”

季云宏笑着,有意与她碰杯。

她没迎合,亦没拒绝,举着一杯酒有些木然地站在原地,直到季云宏主动倾斜杯口,与她的碰撞,发出“叮”,极为清脆的一声。

不远不近,越过季云宏宽阔标致的肩线,远处不知何时出现的依稀身影,只是一瞬。

人与人的交集永远是这么平淡又巧合,不该出现的人总会突然出现,不该遇见的人从不乐于主动消失。

纷杂的人群将他们区隔开,她和他,分别站在厅堂的两端,相互眺望一眼,无话可说。

万千星云,太过遥远的距离,注定无法彼此照亮。

她有一时的愣怔,然后回过神来。

池晴看见樊颖走到陆怀远身边。

季云宏对身后的一切并不知情,道:“走,池晴,去那边聊聊?”

他用眼神示意露台的方向,面带微笑,进一步套起交情,又补充道:“给个机会,好让我正式介绍介绍自己。”

池晴站在原地,手里的酒杯捏得越发紧。

季云宏知道不是错觉,她迟疑了。

“怎么,池小姐不乐意?”

“走吧。”

她究竟没有抬头看向远方。其实无谓的顾虑,有什么更多的意义呢?

终于,她抛却了所有的犹疑,接受了季云宏的邀请。

暮色已深,露台上空无一人,背靠着灯火辉煌的宴会主厅,透过落地玻璃,橙黄的余光撒在二人身后。

没有重压的开放空间,晚风习习而来,清淡怅然,将人微妙的心思包裹起来,彬彬有礼,友好客套,像是酒心甜点外层的糖衣,真正的滋味永远在里头,要体会就要一口咬破才行。

情绪无法排遣,却合适堆积。一对璧人站在一起,却并没有找到什么有趣的话题。

单薄的晚装裙没有御寒效力。季云宏一会儿便发觉了,体贴地将外套脱下,递给池晴。

池晴没有接,看着他。

季云宏笑,“这么不情愿?看来我并没有这个面子。”

池晴道:“谢谢好意,你的粉丝众多,怕到时……”她没有将话说下去。

季云宏打趣道:“哦,那你还肯和我单独到这么偏的地方来?”

池晴笑了一下,只有嘴角微动。

“似乎对我来说,于现阶段,没什么不好。”

季云宏是当红小生,既然已确定下部戏两人将会合作,预热造一些花边角料也无可厚非。

季云宏的单独相邀,另一方面,也未必没有炒作之嫌。

金字塔三角顶尖的圈内人,没有一个不是深谙规则的老手,历来如此。

季云宏眼里复杂。

池晴道:“看样子我说错话了。”

再后来,季云宏似乎语气如常,再无一开始的琢磨意味。

“也没错,大家都是明白人,只是……”他说,“池小姐你虽诚实,但也不知是不是我的感觉有偏差,其实光看样子,池晴,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朋友’诚意,不是吗?”

池晴回过头继续看街景,依旧没有接受季云宏衣物上的照顾。

季云宏手上虽一顿,却也就此作罢。

慈善晚宴上不少媒体人士同在受邀行列。此刻在厅堂内高谈阔论的主编们,或许不耻议论他人是非,但底下的娱乐记者,可用不着自恃身份傻端着,说不定,她现在已经出现在谁的高倍镜头里。

季云宏疑她,无非觉得她还想留条后路。

保持暧昧的互动最好,对两人都有利,但是这种花边新闻男女之间又有所不同,一般落到实处,女方多少还要吃一记性别差异的亏。

男演员尽管是多情倜傥,千帆阅尽,轮到年纪大了安定下来娶个正主,一经舆论引导公关,定下的调子,无非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倘若人到中年尚能转型成功,走起演技派的路子,有旁人多议论一句是非,只要公论称道他是个好演员,一时仿佛就能盖过所有,使那些议论的旁人,转瞬间成了多嘴的小人。

然而,对于女星,国内的评价标准可就苛刻许多了,不但年纪一大戏路变窄,多数会尴尬到无戏可接的地步,便是私生活稍加不注意,就可以将人的一切全部推倒。

他人冷眼远观,或许季云宏于她的示好一目了然。池晴无法不接下季云宏的酒,喝下去。

否则,她只怕她会更失态。

无非是赤·裸·裸的报复心态。

“连蒋夕也很赞赏你,听说你之前是歌手出道?”

“是。”

“怎么又想到转来演戏了?”

“唱片不景气,公司不愿冒险大肆推广新歌手。”

“为什么不考虑参加选秀之类的,既然你有这个实力。”

“没有什么人生故事好讲,当时的经纪人,对选秀也很排斥,觉得档次不够。”

……

池晴全然没有讲真话,也将Kay与她从前的矛盾掩盖下来,只为说出口好听几分。

渐渐的,两人的交谈陷入困境,擅于攀谈的季云宏大概是第一次碰了这样的钉子。

不知站了多久,晚宴也接近了尾声。

终于,到了无话可说的境地时,季云宏提出,送池晴回去。

“你助理呢,怎么一直没见到人,”季云宏看她空着的双手,“手机还在助理那里吧。”

“我能等一会儿,有事情的话,你先走吧。”

“这样吧,”季云宏提议,“我看已经挺晚的了,方便的话,我送你回去,你家住哪边?”

“谢谢,不用了。”

季云宏的助理早就找到了他们,只站在十米开外,知趣地没有上前来打搅。

或许,季云宏的这种搭讪,对于这个随伴助理来讲,早就是老情形了。

池晴觉得无趣,谢绝了季云宏的殷勤。

季云宏或真有几分面子上下不来,并没有强求,仍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告辞离开。

正好,再久,她也无力招架下去。

池晴突然发现,打发人真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她讲不好,陆怀远打发她时,是不是也是她现在的心态。

谭晶不知所踪,至于陆怀远,她心里麻木地想,多半早就离开了。

她没有主动找任何人,直到小桑先找到了她。

“晴姐!我的祖宗,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怪不得我找半天也没见你人影。”小桑似乎无可奈何,为她披上了件外套,“晶姐也是,好好一个慈善晚宴,不和那些大佬们打好交道,一会没盯住就不见了人影,别人家的艺人都上心积极进取,你俩真不带这样消极怠工的。”

“她没和你说?”

小桑含糊其辞,“唉,她主意多,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内情,到时晶姐又怪我多嘴。”

“是么。”

池晴想了想,知道了,魏方今天也在场。

她不再多问。小桑笑道:“晴姐,走吧,司机还在外面等着,谭晶姐有人护着,恐怕好着呢,今晚上我可就护着你一人,你不嫌我这个跟班滥竽充数就好。”

池晴往外望了一眼,主干道旁果然停着一众车辆。

她裹紧外套,道:“走吧。”

小桑试探地看她的脸色,边犹疑道:“那个,晴姐,不和导演,还有……陆总打个招呼吗?”

“不用了。”

她面无表情补充道:“也不早了,或许已经散了。”

结果去乘电梯的路上,穿过宴会主厅,却又撞见了几乎要凑到一块儿去的樊颖和陆怀远。

就算再有防备,她的心里,还是猝不及防地撕拉开了一个口子。

不愿承认,可还是疼。

 

 

50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