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饭局很平淡,池晴见到了《长梦》的导演周国涛,制片和一些剧组成员。

在场的另外几位是华人圈里颇有身份地位的导演,电影导演甚至居多。陆怀远虽然先前也有交代,但这样的豪华阵容,确实也令池晴有些措手不及。

池晴不施粉黛,一身打扮也并未过于郑重,于当下场合,倒显得清新自然。可能这几年,这类的女演员更少见了,于是便有导演随口多问了她两句。

池晴礼貌应答,不卑不亢。

其实,一场聚会的焦点到底还在陆怀远身上。有人上前主动与陆怀远寒暄,忍不住多看了池晴两眼。

陆怀远也不避嫌,很大方地将池晴介绍给众人。

来往交谈间,各色圈内人士彼此虚与委蛇,对她也是各种打量都有。

有几个起哄的,恭维起陆怀远。

“哟,还是咱们陆总会照顾人。”

陆怀远于她的言行亲昵,分明有意为之,却也有礼有节。池晴是聪明人,她心知,陆怀远人前给她的尊重礼遇,是为了帮她。

于是,她也默契配合着。

直到后来,陆怀远愈加不含蓄,借机干干脆脆拥揽上池晴的腰肢,几乎将她半搂在怀里,只有在人前,才象征性地松一松。

池晴多少有几分僵硬,抬头瞪了他一眼,做了个口型。

“流氓。”

陆怀远却装作看不到。

当真是道貌岸然的坏男人。池晴暗地里使劲捏了捏陆怀远的手臂内侧,看见陆怀远眉毛一动,她方才解了气。

《长梦》的导演周国涛,正看见池晴和陆怀远一道,心领神会地笑笑。

周国涛身旁的一个制作人,倒是毫不吝啬地夸起池晴来,说是近年来华际新人的水准越来越高。

陆怀远并不自谦,只道他客套。在旁的他人便渐渐将话题引到了投资合作上,顺道将几个其他行业的投资人介绍过来。

其中一位大腹便便的投资经纪,堆满笑容的脸半垮着,满脸横肉却依旧难以支撑起眼角层层叠叠的褶子,笑着的表情活像是年老只沙皮狗。

他奉承了陆怀远几句,几乎要谈到关键处。正巧,有人来了。

周国涛眼睛一亮,打着招呼,显然是认识来人。

“你小子,好久不见,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那人哈哈笑着,“师哥你别这么说,如今您周导可是文艺工作者,我倒是一身铜臭味,只怕你会嫌弃。”

“你呀,也就这脑袋瓜尚且能耐过你这张嘴。”

“谢谢大导夸奖,待我回校探望老教授,又有东西可嘚瑟了。”

周国涛亲近随意的态度不假,两人多半是相熟已久,有很深的交情在。果然,不一会儿,周国涛便为陆怀远与此人互相介绍。

“这位是华际的陆总,这是郑泓,我大学里的同门师兄弟,我们教授的得意门生,现在金融圈子里,尤其是资本运作方面,是一把好手。”

“哪里哪里,周导才是我们院系当年的大才子,中大各届学子口中的传奇人物,当初多少师姐,私下都偷偷给我们周导塞过情书的。”

“是吗,原来周导也有这样的历史。”陆怀远笑道。

周国涛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道:“惭愧惭愧,别尽听他胡说。”

来人显然与周国涛身旁,这一些身材臃肿的中年人不同。不仅看上去十分年轻,外表也相当出众。眼神里透出的神情,并不似一般商人的精明算计,反倒有一种锐利不羁的意味。

两人握手,寒暄了几句,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或有那么几分真要接触合作的意向。

一场聚会下来,池晴才真正明白,从前她的一些想法,是多么的局限和无知。

演艺圈从来不是演艺圈,而是资本大浪淘金的一个项目,一个方向。

她同样也见识了,陆怀远不可小觑的业界人脉。一小圈走下来,他已携池晴面见好几个影视方面的投资人和电视台的高层。

池晴原先虽并不多见这样的人物,但毕竟也曾在Kay手下呆了不短的时间,又经谭晶一番指点示范。场面上的客套,她还算是游刃有余的,虽然及不上陆怀远半分手段,但由他一路带领着,也不见露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池晴才渐渐察觉出缺憾来。

她问陆怀远,“对了,怎么这么久也不见谭晶,不是说她先到了吗?”

偏偏这王伟也不在,一想到近期谭晶与王伟的紧张关系,池晴心下不安。莫非,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怀远安抚道:“去医院接你,是我主动提的。她事先也并未告知我,有其他的事可能缺席。又或许,中途因故离场了。放心,谭晶是聪明人,即使遇见什么事情,也懂得处理。”

陆怀远既出此言,自然已经猜中她心中所想。

池晴突然想到,这事倒也不好深究,毕竟谭晶与王伟间的联系尴尬,不如到时,再直接追问谭晶本人。

她打定主意,便不再多言。

这时,有人来劝酒。

陆怀远为她挡去,自己喝了两杯。

劝酒的人也知趣,玩笑道:“平常可真是劝不动陆总您的,今天倒让我逮住了好办法。”

陆怀远起身,笑道:“这样,各位继续尽兴,今天我先走一步,送女士回家。”

 

 

73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