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层的房间虽多,可仍有一间是主人房。

池晴说不上来心里的滋味,一切都像是做梦,像极了。陆怀远将她抱上楼梯,一阶又一阶,她低着头,偶尔看见他锃亮的鞋面,心怦怦直跳。

主卧的门一打开,欧式古典风格的装潢摆设,富丽雍容,花纹繁复的厚重窗帘半掩着,依稀透出点光来。

此情此景,当真是罗曼蒂克。池晴恍惚一瞬,管中窥豹,这里倒有几分像是属于王子与公主的古堡。

可是她与他,却并不在那童话里。

陆怀远将她放置在床边,很轻。

池晴下意识地一扶陆怀远离开的右臂,陆怀远笑了。

“不会摔着你,放心。”

她极快地缩回手,讷讷道:“也不说一声。”

陆怀远与她对视,池晴垂下目光,转去别处。

床四角有柱,顶棚上蒙了半透明的白纱,敞在床的两边,作了窗帘,层层叠叠的。

池晴偷瞥陆怀远,隔着纱围,他的身影朦胧,脸上的表情亦是。

陆怀远很快看穿了她的心思,也不戳穿,却道:“倒不是个人喜好,装潢公司的设计,觉得如何?”

她默不作声,他却故意调笑。

“我还以为,会更添情趣。”

池晴将头埋在枕头里,避开他的视线,也不说话。

“没意见的话,我去拉窗帘?”

是让她回答“好”还是“不好”。

“随便。”她的声音闷闷的。

陆怀远却笑道:“可不能随便,我是真要问问你意见。”

池晴没有好气,“行,那你别拉。”

窗开着,夜风习习,静谧如斯。陆怀远将窗帘拉好,又走过来细细吻她。

他吻她的脸颊,轻轻的触碰,让池晴觉得自己的脸是一块令他舍不得下口的糕点。

他是操纵人心的高手,一切似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她早就知道。

吻逐渐加深,从脸颊转移到嘴角,试探着,诱惑着,直至池晴的下唇被他轻轻咬住。

池晴的身体微微战栗,陆怀远一笑,松开她的唇瓣。

翻身上床,他凑了上来,压住了她。

彼此的身体像是磁石的两端,他身上的气味,近不可闻。

身·下的床铺显得异常的软,他压在她的身上,将所有负担都置于她肌肤毛孔之上。一点点小动静,都引得床垫微微回弹。

颈窝旁源源不绝的热度,随着陆怀远呼吸传递来。他的嘴唇慢慢下移,咬在她的脖子上。手上的动作也没闲下半分,摸索到她的长发中,绕着,绕着,一圈又一圈。

发梢刮蹭到池晴的耳根颈项。

她被他压住,气喘得不顺,不小心咳了出来。

“痒。”

不过一个简单的字,说出口,池晴才发觉自己喉咙深处的细碎。

陆怀远似乎恶作剧上了瘾,才将她的头发捋顺,却又忍不住再次弄乱。池晴小心翼翼的喘气声,似有似无,更像是一种形式的反击,直撩得陆怀远微微发汗。

他的另一只手,正状似随意地,搭在她的腰眼上。

池晴心中来不及警醒,陆怀远的手便有力地探了进去。

男人的侵略性,显露无疑。

“害怕吗?”

陆怀远的声音贴着耳边传来,似幻似真,扰了她的心头清明。他腾出玩闹她长发的手,刮她的鼻子。

“什么?”她抓不住要点,只能抬眸看他。

“我。”

他笑了起来,起了逗她的意思,更贴近了一分。

“还有这个。”

陆怀远单手撩起她的衣角,池晴的肩背即刻死死地压着衣物的另一半。

奈何,陆怀远还是摸到了她内衣的背扣。

他要解开了,池晴一动,往上一挣,更压着他的手,胸口起起伏伏,像是山口绵延。

“要我松手?”

“……”

陆怀远贴着她,“可以松手,你哄我句话就成,多简单。”

“你个混蛋!”池晴咬着牙。

“啧,不是这句。”

陆怀远的手指微动,顺着她脊背凹陷处,细细抚摸。

鸡皮疙瘩,在他手指的所到之处蔓延开来,像是被人用枪紧抵住脑门的凝滞感,血液全然冲向一点,又一点,一点一点,连成了线。

“说啊……”他仿若在诱供。

她连连吸气,“……说什么”

“比如……你离不了我?”

“……”

“怎么,说不出口?”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她看不清楚他戏谑的神情,可她听得见,他调侃的声音话语。

她只觉得羞怯,“做梦!”

“生气了?”

池晴偏头不语,陆怀远总要看她洋相,她恨这一点。

她像是被他把玩在手的猎物,他这样对她,只不过恶劣地想要观察她无措的反应。

“我可不敢生气。”

陆怀远将手从她后腰上滑出来,凑过来捏了捏她的脸。

“没关系,你离得了我,我离不了你就行,一个意思。”

池晴讽道:“这是你说的!”

“嗯。”

下一秒,陆怀远伸手猛地解开她的腰带,抽了出来,扔到床下。

血气上涌,她几乎本能地闭上了眼。

手机此时不适时地响了。

池晴睁开眼来,松了一口气,好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我……我,先接个电话?”她偏头“咬住”陆怀远的耳朵,声线细若游丝。

周身衣物已然被陆怀远脱去了一半,陆怀远对手机铃声置若罔闻,由下至上,继续专注于解她的上衣钮扣。

池晴胸前一凉,露出了饱满的弧度。

领口的几颗小扣却死活解不开。

陆怀远一吸气,大概是上了脾气,扑下来猛咬住她的嘴,又一阵里外吞咀。

直至手机不再响,池晴都几乎要放弃的时候,陆怀远一翻身。

她听出他的气息不匀。

“去看看。”

池晴呆在当下,像只僵硬的木乃伊。

陆怀远的声音黯哑,压抑着满满的火气。

“真有心思吊一半在外头,还不快去。”

池晴急忙跳开,像只兔子。揽了襟口,红着脸,她一纵一纵爬到床边,弯下腰去捞早早掉在地板上的拎包。

陆怀远伸手捉住她的小腿。

“别掉下去。”

 

 

188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