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窗帘“呼”一声被吹得扬起,夜风透了进来。

池晴看他,嘴角一扯,笑,“是需要配合吗?”

陆怀远直视她半晌,又翻身过去,躺在她身旁,朝上盯着天花板,半天才一句下台的话。

“笑得真难看。”

池晴没有反驳。

他才是那个有选择权的评委,她不是。

于是,她能算什么呢。

有时,池晴觉得自己像陆怀远的一盘餐后点心,可有可无全凭心情。有时,她又觉得自己对于陆怀远,或许,总还是有些特别的。

或者,她应该觉得庆幸,陆怀远至今没有厌恶自己的这种反复。

杨惠的眼泪,咸·湿苦涩,她沾在食指上尝过的味道。池忠怒目圆睁的脸,污言秽语的嘴,砸抢过后,邻人看戏的窃窃私语。

汹涌而来的一切,突然就给了她勇气。

长久是不能想的,现在有一分,便就要一分。

池晴起身坐起,头一侧,将脑后的长发一别,衣扣松散,香肩半露。揪着床单,她借力猛地反身过去,反客为主,跨·坐到陆怀远身上。

黑夜里,光亮熹微,一盏桌灯已调至最暗,两人的视线交汇,避无可避。她不作声,他也不。

僵直着身体,池晴看着,陆怀远的眼睛像那发亮的黑曜石。

“难得。”他道。

话是调侃的,眼神里却不是。

“不是要配合吗?”

“真要来?”

池晴沉默。

“那好,松领带。”陆怀远淡定自若地指导。

她伸手去松,可是她不会,越松越紧。

池晴咬了咬牙,水波潋滟的眸里,倔强固执。

手还是不住哆嗦。

“算了,我还想多活过今晚。”陆怀远视线一瞥,又复而看她,考验似的。

他道:“扣子总能吧。”

池晴受不了他的态度,心头冒火。

她扑过去吻住他,用力咬住陆怀远的嘴唇,伸手向他腰上探去,动作粗鲁生涩。

初时应付自如的陆怀远,却在她的手触碰及他冰凉的皮带扣时,明显感觉一顿。

不知怎么,池晴突然就有了一种小得意,她鲜少有这样的得意。

不过一瞬,她又自暴自弃来,得意的那个却怎会轮到她,她永不会有那样的日子。

两人自始至终的各种默契,包裹在一层恋情的外衣下,明明该是你情我愿的时候,池晴却在无意中,将自己满心的闷忿,毫无保留地发泄到了陆怀远身上。

她放了胆子,动作更大了,再往下。

陆怀远胸腔里一声闷。

他将她的手一把拍散,又逮住其中一只,提高起来。

池晴盯着他,“是你让停的,不是我。”

陆怀远笑了,“错,其实我蛮急·色的,只不过这天上要下雨,到时可落了我一身。”

池晴一偏头,“你放心,落不下来。”

陆怀远伸手,捏住了她眉心,怂恿她。

“那好,你继续。”

池晴双手生拽住他的领口,像是牵制,此刻,她身下坐着的一只狡猾无比的兽,正与她游戏一场你退我进。

“这双眼睛,还真是梨花带雨,”陆怀远摸摸她的脸,“也不知道会有反效果。”

不费出灰之力,陆怀远身体一个打转,就将她从貌似支配的王座上扫下,臣服在自己的怀抱里。

他们贴得极近,可陆怀远仍有百种方法除去两人间最后的障碍。

薄纱的袖子“呲”一声从肩部断裂开来。一声响,同时触动了两人的神经。

算了。

池晴瞪大了眼睛。

“陆怀远,你爱谁?”

“嗯?”

“你爱谁?”她固执地重复,如同自问自答,死也不肯问一句。

你爱我吗?

爱是恐惧,爱是豪赌,她害怕,可爱上了,便想赢。

“你觉得呢?”

衣服是他自己脱的,她的手,在陆怀远背上留下抓痕。池晴仰头咬住陆怀远的手臂。

“别咬了,你。”

模棱两可的答案,竟令他回答得那样的爽快自然。

她恨极了他尾音的淡然无波,咬得更重了,放任又疯狂。

“凭什么?我不信。”

陆怀远没喊半分痛。

“是,你不信。”

他抱紧她,他吻了她。

他的手抚过她胸前,稍做停留,然后开始动作起来。

裸裎相对,先是痒,后是疼痛。她硬着头皮强忍不作声,浅吟只在喉咙口徘徊。

“叫出来。”他开口诱惑她。

她报复性地咬他的鼻子,嘴,喉结。

“捧我。”

“好。”

“借我钱。”

“好。”

“我要买新车,要买新房。”

“好,”他们纠缠在一起,陆怀远沉迷于她的气味,“还要什么。”

她红了眼睛,发疯似的,“好什么好?我要你的副卡,要你在华际的股份,你好是不好?”

陆怀远伸手摸她的头发,如同抚摸不经世事的婴孩。

“这么贪心?”

池晴在发抖,“除了这些,你还能给什么?”

他突然用力,池晴扬起下巴尖,往后仰直了细脖。

娇声咬在红唇,气息阻滞,她来不及平息,眼蒙水光,只管怒视他。

陆怀远将额头抵着她的脑袋,朝她笑。

“我呀。”

池晴一怔,眨眼间,水渍随之滑入耳后根,无声无息。她想起陆怀远那些顺其自然的吻,多像啊,一样令人作痒。

“你要吗?”他又开口问。

她真恨他,她要了这么多,他却给了她重点。

爱情,越是没来由,说不清道不明,越是说不出口。

池晴爱陆怀远。

她想,什么都好,哪怕是因为爱他的财富,他的权势。只要是他,就什么都好。

她的哭腔已经完全抑制不住了,像是告慰自己,池晴终于爆发性地嘶吼起来。

“陆怀远,我什么都不要。”

眼泪成串地落下,成全了她自己。

从前,她都不肯信他的那些“好”。然而,此刻,陆怀远俯身下来,亲吻她的额头,告诉她。

“不好,因为,我要你。”

他掌控了她的身体,拿走了她的心。

 

 

18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