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池晴睡得迷迷糊糊,梦里出了很多汗。

陆怀远轻微拉动窗帘的声音,轻易将她唤醒。

她觉得光线刺眼,下意识用手去挡。

陆怀远又将窗帘合上。

“醒了?”

池晴低声应了一句,也无他话。

“口渴吗?我去帮你倒杯水。”

渐渐适应了清晨的朦胧光亮,她再次睁开眼来。

陆怀远早已穿戴整齐,衬衣领带,一丝不苟,完全没了昨夜的样子。阳光打在他身上,白衬衣也泛着光泽,无故,只是让看者心里,也暖洋洋的。

他站在床侧,一声不发,静静地观赏她睡颜似的。

池晴一遮脸,是有几分扭捏。

“有什么好看的。”

陆怀远坐上床来,捉开她的手,“昨晚上精神太集中,其实也没怎么看仔细,不让我补补?”

“补个……”她小聪明,一手卷住他的领带,“你倒是一早就齐整了,手脚挺快。”

陆怀远笑道:“不高兴?其实再脱也不麻烦。”

薄被因为彼此拉扯,已往床沿外坠了小半。

池晴小腿夹着被子,红了脸,当下的自己显然不像陆怀远那样周整。昨晚,不知几次,睡得挺糊涂。

“陆怀远,你混蛋!”

陆怀远放了她,“好,我混蛋,混蛋给你倒杯水去,起身穿衣服罢,都快中午了,我订了餐厅,带你去填肚子。”

“中午?”她愣道。

“不然呢,不是你昨天嘴甜,我可不能一早上搂着你白醒了俩小时。”

不待池晴反应,陆怀远偷了她一吻,起身便离远了。

一身衣物她套得飞快,生怕不到一半时,他就返了回来。

陆怀远将水杯递给池晴,上下打量她。

胸口,腰际,长发,昨夜都在他怀里。现在,又全笼在衣物中,可完全又是另外一番秀气样子。

池晴默默地低头接过,又微声道了句谢。

陆怀远厚颜道:“不用,更好听的话我都听过。”

她头更低了。

“陆怀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

陆怀远上前一步,近乎将她逼得后退。

“这就嫌腻了?”

“不是,”池晴一偏头,“不习惯而已。”

陆怀远搂住女人的腰,又找到他熟悉的嘴唇。

“看我。”

他重复着,“你看我。”

她情怯,始终回避着他坦然的目光。

“池晴,这一关始终是要跨过去的,我们不能永远这样,相互隐藏情绪。你想想,”他调侃道,“这彼此还有哪一部分,是没见过的?”

池晴在陆怀远的胸口一捶,转身脱离开去。

陆怀远大笑:“那好,不说了,走了,去吃午餐,你也知道,我毕竟挺卖力的,饿也难免。”

池晴后脖颈的僵直,全藏在了长发之下,可她不好回头,只好加快了脚步。

……

陆怀远开车去了他们第一次约会吃饭的餐厅。

说起来,这家餐厅还蛮有特点的。

繁复剔透的水晶吊顶装饰,棕红色的桌布配磨砂玻璃长颈花瓶,通常插一朵玫瑰,怕情人们观赏割手,便剪了刺。

油黄木料光泽的漆艺,座椅和靠背上嵌着柔软的天鹅绒垫,池晴其实说不准是不是,只是觉得像。

笨重的座椅,池晴每次拉开,都刮蹭在地砖上,吱吱嘎嘎地想,尤为刺耳。

陆怀远于是走来替她施座。

池晴摆手,看他,“你这样,我真不习惯。”

陆怀远却依旧照做不误,其实他也挺犟的。

“那你慢慢习惯。池晴,男女一起可不是为了决斗,”他坐下,埋头点餐时笑了,“放松。”

这间餐厅总是爱翻来覆去地放一首歌,或是当班的大堂经理格外喜欢。

一首英文老歌。

陆怀远正巧有那张原版唱片,后来,他塞给她一辆SUV开,池晴开得马马虎虎,只是四座的车一人开,又是宽敞的商务车,总令人觉得空荡。

她随手买了几张空碟片,又特意到那种过了时的小音像店去找人刻录。只灌进去那一首歌。扔在车上听,反反复复。

碟片灌制的版本同餐厅里放的一样,是由一个并不知名的白人女歌手翻唱的。

池晴喜欢这家餐厅的氛围,喜欢那首翻来覆去的老歌。

老歌新唱,一字字,一句句,吟唱的旧词愈历久弥新,吟唱的爱情也没有什么不同。

I don't know why nobody told you

how to unfold your love

我不知道为何没有人告诉你

该如何去怀抱你的爱

她终于了解到,紧密即是随意。

终有一天,池晴可以随意地爱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不用计较分寸,不必战兢表达。

记忆会渐渐淡薄,可感受不会,情人的关系也同此一般。或许,有一天,她与陆怀远间的悱恻热情,亦会渐渐消散,可无形的牵绊,却会愈加紧密。

陆怀远举杯,邀她共饮。

为了他们达成的全新同盟。

池晴喝了整整一瓶红酒,脸色绯红。

陆怀远因为要开车,有所控制。池晴站不稳,他便扶着她的腰。

“再回去?”

池晴推了他一把,“想得美?”

陆怀远笑:“我又没说干什么。”

池晴道:“还用说?羊入虎口,你指望老虎扑羊前在道德上多叫唤几句。”

陆怀远道:“这样的话该换我来说,池晴,你说得总像是吃亏上当。”

“不,不是,”池晴抬起了眉毛,“你陆怀远才是吃亏的那个,我?”她借着酒劲嘻嘻笑,“我又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就什么都没有?你没有我,那我一个大活人是什么,司机?”

她放肆地咧嘴笑,“是呀是呀,司机。不过,也不是……”

“那是什么?”

“你喝醉了,不能当司机。”

陆怀远捧着她的脸,用拇指将她的眉眼舒展开来。

“是你喝醉了。”

不知道怎么,池晴这一刻欢快极了,拼命摇头,“不,不不,是你,是你……”

餐厅格调出众,入口处偶尔几人经过,对形貌俱佳的俩人,举手投足的亲昵举动,纷纷侧目。

陆怀远觉得这样下去要崩人设,他如今真成了一位彻底的甜蜜情人。

他轻声安慰池晴,“好,是我醉了,你带我去醒酒?”

她问他:“去哪儿?”

 

 

14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