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再次问道:“去哪里?”

“超市,”陆怀远轻描淡写,“晚饭就不在外吃了,我们回家做好吗?”

池晴伸手搂着他的脖子。

“我与你有这么熟吗,陆怀远?”

陆怀远笑笑,“大概是有的。”

他刮她鼻子一下,松开她勾住他颈项的双手。

“走了我的女主角,现在这么热情,待会儿酒劲一过,拉不下脸来,又是一问三不答。”

池晴急了嘴,“我哪有那么怂的?”

“不怂,”陆怀远将她掺稳,“你是可爱,不是怂。”

陆怀远没有开车,而是路边随意拦了辆普桑。

池晴晕晕乎乎地随他上了车。

麻子脸司机一口黄牙,五六十的年纪,眯眼打量他俩模样,见两人从高级餐厅一路走出,陆怀远又是西装革履的精神样子,一旁的池晴青春靓丽,却自带了六七分酒意,意识并不是十分清明。

大约是底层生活越劳碌艰辛,越见不得他人的优越人生。他立刻想当然地判定了池晴与陆怀远的情人关系。于是乎,非常乐意占点嘴上便宜。

“哟,才这个点,酒店还没开张呢,毕竟还是年轻人玩得起。”

陆怀远微微皱眉,沉声道:“开车罢。”

司机转过头去,一双眼睛却仍在后视镜中,时不时偷瞄二人。

“我就是开个玩笑,看先生你这朋友挺漂亮的,哎呀,这种事我们天天路上跑,见得多啦,也懂的,您别嫌我多嘴,我也是见怪不怪。”

陆怀远嫌恶已起,几乎就要叫停。他一侧身子,正靠在他肩头微憩的池晴不舒服地动了一下,却半分不知情。

他终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让她继续靠着。

“去附近的超市,你想绕路便绕些,只要话少就行。”

“行行,也是我多嘴,我是真夸这位小姐漂亮呢。”

陆怀远没什么表情,“你还是留几分心开车。”

司机自觉后脑勺发凉,连道了几声“好”,从此安生下来。

……

到了目的地,陆怀远拍拍池晴的脸颊,唤醒了她。

池晴睁开眼,揉揉眉心,“到了?”

“嗯,到了。”

司机赔笑,“是,到了,这超市算附近最大的一家了。”

陆怀远不答,池晴只觉气氛莫名凝重,左右看看,却又看不出更多所以然来。

俩人下车。

池晴下意识问:“几点了?”

陆怀远道:“快四点。”

“四点?”她一摸额头,“天,我真睡糊涂了,这车是开了多久,你怎么不叫醒我?司机绝对有绕远路,早知道该找找地铁口,很快的,也不过二十几分钟距离而已。”

她当刚才气氛的不愉快,是因为这个。

陆怀远笑,“到了就到了,不必纠结,你与其再想,不如多买些食材回去,至少,这一趟不显得太亏。”

池晴斜眼看他,“嗯,不亏。只是不知便宜了谁?”

陆怀远应道:“是,便宜我,进去罢。”

她略微停顿,又问道:“你喜欢吃什么?”

“都好。”他答。

国内的大型超市,三层是家电电器,二层是食品百货,一层才是生鲜。进出却是由三楼进,一楼出。好令消费者在商场中多消耗一些购物时间。

两人不得以从三层的家电区开始逛。

池晴想拉陆怀远快走,陆怀远倒一边走一边别有兴致地参看。

转眼已经是第三张家电宣传页了。池晴从他手里拿来,俯身往购物车里一掷。

池晴盯他,“你是要买这些煮来吃?”

陆怀远倒认真回答:“随便看看而已,或许,以后能作参考也不一定。”

“平常不逛超市的人,看见什么都稀奇。”

陆怀远覆手在她推车的右臂上,“我来推,你来带路,我跟着你走,总不能再挑出错来。”

池晴头一扭,“这是你说的,我可没到处挑刺。”

前方不远处的品牌销售听闻两人拌嘴,立刻凑过来,笑脸相迎,“先生小姐,买家电呀,有什么要求吗?我们品牌正在开展家庭聚合活动,两位看看,新家家电套价优惠的……”

说着,又一张宣传单递到了陆怀远手边。

陆怀远有意微笑不答,只看向池晴。

销售员很懂眼色,立即将话术精准针对池晴一方来。

“小姐,今天真是半年才有一次这样力度的优惠活动,如果套购的话,我们品牌另外还加赠一套……”

“谢谢,暂时不用。”

池晴利落地拒绝后,笔直走了出去。

陆怀远在后跟了上来,“怎么,你很反感这种的?”

池晴不理。

陆怀远又道:“你刚说暂时,也就是说,还是有考虑的想法?”

池晴终于忍不住出口相讥,“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不然你觉得我有这个钱?不好意思,家里正有人医院里躺着呢,医药费也欠着你的没结,陆怀远,说真的,你能不给我这样的好受吗?”

“池晴,那笔钱并没有让你还的意思。”

池晴猛地一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紧绷着一张浅色嘴唇。

“陆怀远,你是有多看不起我?”

她怒而失笑,“是,我是欠着你的,活该让人看不起。”

“池晴,”他说,“你知道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吗?”

她看着他。

“因为你没有信心。”

“自信?可我有自知之明,”她脑袋一时发热,说出的话略显刻薄,“有人那么受欢迎,天大的自信,我当然是没有的。”

陆怀远笑意不触眼底,不肯再多言半句,反倒将手里的推车一把塞回给她,自顾自地走了。

池晴懵了一脸,却只见他趾高气昂的背影。

心里窝火亦是,彼此生悔亦是,一路,同样骄傲的两人,再无多话。

直到一层生鲜卖场,超市柑橘应季促销。

池晴扯了一节打包袋,挑着顺眼的往里装。

陆怀远走近了,也来凑热闹。一手撑开她正拎着的半开袋口,却说:“挑个水果而已,你也是心细。”

池晴眼睁睁看着陆怀远一捡一个是,看也不看就往袋子里扔。

“陆怀远。”

她喊他,他也不停。

池晴终于没忍住,“啪”一下轻轻打掉他拿柑橘的手,盯着陆怀远。

“你这是要酸坏一家人。”

陆怀远笑了。

她于是知道他是故意的了。

“我做低伏小来当帮工,人还不领情。”

“倒忙,柑橘分公母的,喏这个,底部凹得更明显一些,水分多,更甜。”

陆怀远见她专注样子,精挑细选手里拿起一个,竟然当真给他认真讲解,一脸纯良表情实在逗人。

池晴描述得细心,说着,抬头确认陆怀远的表情,却见他似在出神。

她眉头微皱,不甘强调道:“你有没有在听?”

陆怀远点点头,“嗯。”

“嗯什么嗯,我刚才讲什么来着?”

“你说公的柑橘更甜。”

池晴怒道:“反了。”

“没反吧。”

“怎么没反,我刚才明明说的是母的更甜,这种底部没窝的更酸。”

陆怀远插臂看她,“我不相信。”

池晴掌中袋口一拢,道:“我们非得这么抬杠?陆怀远,好,你说母的更酸,我就问你凭什么,你倒真不像是爱逛农贸市场的?”

“简单。”

陆怀远将已装满的一整袋橙子,从她的手中抱过,轻轻地搁在购物车里。

他极其突然地搂过她的腰,也不看她,眼里却堆满了暖意。

“因为母的会吃醋。”

池晴就这样愣愣地被他搂了过去,回神过来,下意识想开口争辩些什么,却又听陆怀远一句。

“不是酸,是酸死了。”

池晴恼得拧了他胳膊一把。

陆怀远眉眼略僵,片刻之后,却又倾下肩膀,将嘴唇递到了她耳边。

一呼一吸,池晴只觉耳际发痒,痒得缩肩。

她以为陆怀远这厮纯是要报复。

却没想,陆怀远轻笑,反而道:“池晴,我看我们还是收敛些,再这么秀下去……”他有意拖长了尾音,“我瞧,旁边这两位小朋友,恐怕就真要忍不了,逮着这样的角度,再给我们多拍几张照了。”

 

 

9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