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她以为陆怀远这厮纯是要报复。

陆怀远却笑说:“池晴,我看我们还是稍微收敛些,再这样下去……”他有意拖长了尾音。

池晴道:“怎么,怕人看见,怕又被谁拍着让你见了报。”

陆怀远放任她的揶揄,却道:“我倒喜欢你这样刻薄。但池晴你误会了,真要遇见什么人,熟人也好,生人也罢,我是无妨的,况且,”他一抬眉,“当下的无偿曝光,对于双赢局面,我一向很愿意。”

池晴一惊,返过头去看。

难道真有记者跟拍?

她茫然四顾,却迟迟未能发现有类似身份特征的对象。一切与平常一般,这个时间,超市的顾客并不算多,中老年人又几乎占了其中大半,大多数人正悠哉地推着购物车四处比看。

没有专业的长镜头,几乎人人脸上的表情,都是闲散而自在的。

池晴又疑,是不是陆怀远弄错了,或是有意诈她。

她目前的知名度并不甚高,几次公众露面,也仅限于《长梦》的发布会。正因为如此,她才敢这样随意进出公共场合,不曾多加防备。

难道却是和上次一样,向着陆怀远来的。

池晴心中微酸,也是,他的事儿,可从来不少。

“拍就拍吧,于你陆总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反正总归你能善后,还用不着他人费神。”

陆怀远笑着吻她脸颊一下,“拍我们什么,约会?”

池晴一躲,“陆怀远,我并不想因为这个出名。”

“放心,”陆怀远依旧揽着她的腰不放,“这名暂时还出不了,”他一瞥,“那儿。”

池晴远远看去,隔着层层叠叠的货物架,只见一男一女,两个侧影,一对璧人。

她立住了脚,一愣。

陆怀远将她搂得近了些,“怎么,很吃惊?谭晶没与你说过。”

池晴收回目光。初时眼中的惊讶,逐渐转向了另一种平和态度。

她由衷地微笑,“你不知道,女人的秘密比较多吗?她愿意告诉我,自然会主动告诉我的。”

“哦,是吗?那池晴,你呢,你的秘密呢?”

池晴嘴角上扬。

陆怀远道:“怎么,不上前去打声招呼?”

她转过头去,淡淡道:“陆怀远,走了。”

池晴不愿打断这样的美好。

谭晶也并没有发现她。

全副武装的谭晶,下压的鸭舌帽和墨镜,遮住了几乎大半张脸,却始终难掩嘴角的笑意和安宁。

女孩嬉笑着在零食区挑拣,偶尔拿起甜食,背过去细看包装上的营养参数表。大概是职业的习惯使然,计算着卡路里摄入。

魏方则挎着一只淡蓝色的购物篮,就站在她的身旁,清隽的侧脸十分温和,正静静等待着。

池晴想,天下有情人,约莫都是一样的吧。

她与陆怀远左右站在结账的队伍里,像极了前前后后的普通情侣。不,此时此刻,他们就是一对极其普通的情侣。

谁也没说话,光是站在一起等待,消耗着相似的时光。

或许,池晴心中一暖,魏方能带给谭晶的,也是类似的这般感受。

池晴盯着一侧的收银台出神。

陆怀远突然问:“看什么呢?”

“没什么。”

两人对视,陆怀远调侃的眼神意有所指,她不解,一偏头,一排的乳胶用品,五颜六色,口味各异。

接下来的字字句句,皆是咬着牙出去的。

“要点脸。”

他不要脸地装,“什么?”

“什么什么!”

她气得抽了一只口香糖扔到他怀里,“拿去!”

陆怀远的语气神态比较玩味,还说:“怎么想到这个?”

她义正言辞,“你最近不正戒烟么。”

陆怀远于是将口香糖也结了账。

队伍排得并不短,收银员忙得不亦乐乎,只顾着低头刷条码,并无在意情人话语间微妙的玄机。只是抬头提供待签字票据时,忍不住往陆怀远身上,多看了两眼。

出了购物区,陆怀远主动拎起两大塑胶袋,只留了一些零碎,供池晴捧在怀里。

他走近了,贴上来咬耳朵。

“戒烟是不急,戒色比较重要。”

他似乎心情舒畅,“我去拦车。”没待池晴睨他,又快步走了。

……

中转一趟,两人又回到起点的餐厅,取车返家。

途中,陆怀远将车停下等红绿灯,侧脸看她。

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串钥匙来,搁到池晴的手心里。

“收好,公司给你派的公寓。”

池晴不愿收,“老地方我住得习惯了。”

陆怀远不以为然,“你也快进组了,《长梦》后续的制作周期不会太长。上戏之后,知名度会有的,当然,各类关注也必不会少,你现在住的地方……”他掂量了措辞,又道,“人太杂,还是换一换比较好。”

池晴一时不知说什么。

“方便的话,手机号也换换,有些来电,我见你也不大愿意接。”

她猜不准陆怀远知道多少,一时不经意,躺在手心的钥匙,指缝一漏,滑了下去。

金属落在车内地毯上,相互碰撞,清脆的一声响。

她没急着捡,却道:“你还当真说话算话,什么都送。”

陆怀远蹙眉,道:“池晴,我今天说你没信心,不是说你没自信,有时,我在想,你对我,倒真是半点信心也无。”

他顿了顿,又沉声补充,“公寓并不是你一人的特权,华际所关注的新人,都有这方面相关的福利,这也一种……”陆怀远眼里透出嘲讽来,“变相的保护措施。”

池晴弯腰捡了钥匙,低声道:“我不是夸你言而有信么,毕竟公司那么大方,又送车又送房的。”

“别和我别扭,池晴。”

仪表盘发出幽蓝的光,攀附到陆怀远脸上,印在他的一双瞳仁里,暗暗流转不停。

“我没别扭,我会尽快搬的。至于手机号码,周导,还有公司,留的都是现在这个号,随随便便换号,要是有工作联系……”

陆怀远打断道:“那就一个一个通知,趁你还是个新人。”

心中所思无人知,池晴却也没有更多的反驳。

要换,老早就换了。

她心里清楚,手机号其实无关紧要。事实却是她无法舍弃杨惠不顾,亦无法与从前彻底割裂开来。换而言之,只要她仍有一天与杨惠保持联系,就有一天,要接池忠这个烫手山芋。

“六七年的老号了,你倒挺长情。就不怕以后边海街某些人,拿从前的往事来做文章?”

什么意思?

陆怀远的话语,令她始料未及。

池晴抬头看陆怀远。

 

 

70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