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他发动了车子。

“池晴,换掉罢。”

陆怀远的声音,融化在不知何时已悄然到来的夜色中。“边海后街鱼龙混杂,虽说酒吧驻唱并没什么大不了,但众口铄金,这一行里,有时只凭一张嘴,便能毁了一人。万事,都要看何种说法,又由谁来说。”

陆怀远到底知道多少。

她没有更吃惊,或许,因为谭晶曾替她打过预防针。

头一低,池晴手心的钥匙,凹凸不平的锯齿,紧握着无痛,却如同心口麻木,全然联系着,共振着,分毫不差。

他果真将她调查得一清二楚。

喉咙紧了,所以只得有意放慢语速。

“你既然都替我想好了,换便换罢,也没什么,嫌麻烦而已。再说,都过去这么久了,我这种小角色,谁还能真记得啊。”

轻飘飘的回答,只为力证她对此的无动于衷。

一度的嗜酒,驻场长期的日夜颠倒,习惯的神经性偏头痛,依赖服用氟哌噻吨和安眠药物。

回头去看,池晴都不知道,那几年,自己是如何能坚持下来的。

陆怀远腾出手来,放了一张CD。

后视镜里,他瞧见她盯着播放器的读秒数发呆,淡淡开口道:“这首歌一直很适合你唱。”

池晴垂下视线,道:“是么,我有唱过吗?我怎么不记得。明明是你喜欢的,收了一张老胶片藏在家里。你喜欢的餐厅,每次来,也都只撞见这一首。”

池晴笑了起来,“陆怀远,其实我很烦这一首的,只不过是投你所好,也懒得计较。”

陆怀远说:“那是我记错了?第一次听你唱这歌,我记得,当时边海街酒吧里一个小年轻,为你打架打得头破血流。”

“什……”

池晴盯着他,仿佛听错了。

“没记错的话,是我报的警。”

陆怀远笑了笑,“出国前半个月,我也算你半个听众,只是你那时年纪太小,除了恋爱,也不大注意别的。”

她连问题都想不出半个来。

“那几年,我也有误你一半。Kay将你签到华际,我在国外一呆就近两年,一直听说你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

陆怀远并没有开车回别墅公寓,而是将池晴带到了市区,他名下的另一处房产里。

高级楼盘,一梯两户,他买下高层,将两户打通。于是,即便只是一间厨房,亦是十分宽敞的。

池晴在料理台上放下手中的采购物,“我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往后有人要找你麻烦,我又能多指路一处。”

陆怀远低头,将购物袋里的各类商品简单分类。

“真有仇家,见你知道这么多,也就明白了。”

池晴走过来帮他打下手,“哦,那我要好好考虑。”

陆怀远道:“我先处理鱼,这些一次也吃不完,挑出来多余的你放冰箱罢。”

“你会下厨?下午的时候,不还光指望着我吗?”

“改主意了,怎么,不行?”

“行呐,我也乐得捡个便宜,怎么不行。”池晴依言,将余下的食材放去冰箱。

冰箱门一开,却是空空如也。

只有几罐啤酒,翻过底一看保质期,她一愣,居然是去年中生产的。

池晴轻描淡写,“双开冰箱,又弄了个这么洋气的开放式厨房,陆怀远,可你真会过日子。”

水龙头的水哗哗在流,陆怀远手中的动作稍顿。

“别埋怨,单身男人,以后要是成家,兴许能丰富些。”

池晴不敢深问。

他做饭做得细致,她反而插不进手。一旁看着,权当欣赏了。半天,百无聊赖之下,又被她捉住了些细节。

食指随意在台面上抹了一指,池晴叹道:“你究竟有多久没来这了,怎么全是灰。”

“记不清,几个月,半年?”

他反思起来,倒把自己弄笑了,“问这个做什么?”

“暴殄天物,这么好的房子,又是这样的地段,还不如租出去。”

池晴知道陆怀远并不缺这个钱,可话说了出去,她自己也没明白,自己倒是个什么心思。

“鲫鱼合适做汤,”陆怀远调水淀粉做汤底,有模有样,“这房子前几年开的盘,当初看中城中区,位置还可以,想来以后总要结婚,这才挑中的,当时没考虑太多,也就定下了。”

池晴没搭腔。

陆怀远将一早切好的葱蒜放进鱼汤里煨,“现在看来,装修过早了,当初扔给家装公司,原本想加几个精巧点的猫爬架,后来干脆作罢,其他的,也就没功夫再顾及。”

池晴奇道:“你以前养猫?”

他一愣,却答非所问。

“不会养了。”

她心中忽来一阵莫名隐忧。

“为什么改变主意?”

背靠料理台,池晴下意识想深究陆怀远的表情。侧仰着身子不过微转,不料失手带倒了生抽瓶,白白染了一袖子。

她懊恼地举起双手,眼神茫然,似乎很无辜,又像是举手投降,带点可怜的滑稽。

啧,怎么办。

陆怀远笑了笑,“说来,从昨天起,你还没洗澡吧?”

池晴一瞬间似乎忘了她所执着的问题,只一目不瞬地看着陆怀远。

“衬衣我可以借你,扎起下摆,套上外套,应该看不大出来。”

“谁要你借。”

“嗯,浴室置物柜里的毛巾是干净的,你可以直接用。热水器有些坏,温度不好调的话,你再喊我一句,我等着。”

“陆怀远!”

他转过头去,打开鱼汤的锅盖,撒进几位调料。水蒸气漫到他五官上,化去了平日里眉眼的凌厉,显出一种平和的温柔来。

“去吧,洗完澡饭就该好了,坐享其成的机会,该好好把握。”

于是,女人在浴室,男人在厨房。各有各的事做,各有各的忙碌。

各有各的心思。

池晴的拎包还搁在料理台上。

手机在响,并不是陆怀远的。

陆怀远没打算侵犯他人更多隐私,只作听不见。

可是一而再,再而三,手机的铃音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嘈杂而刺耳。他的眉头终于皱起。

他不是不知道季云宏近来于池晴的频繁示好。

而另一端,池晴仍在浴室里,对外面的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陆怀远什么都不碰。

俩人各有各自的尊严。

 

 

6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