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八月十六,他记得很清楚,就是云剑被杀的日子,也就是明天夜晚,他没有时间再等。

清晨,少年的身影自浓雾中而来,出现在拥月楼前。雾是突然起的,京都灿烂的阳光已持续了几日,这样反常的天气恰是预兆着转变。

平安紧紧握着短剑,稳稳地踏上台阶,走进这京都繁华集聚之处。虽是清晨,此处却已开始热闹起来。伙计伸着懒腰,斜眼打量着出现在店中的各色人等,在心内计较当天出的力气和收的银钱。平安不理会任何人,更没有四处张望,只是一步一步稳稳踏上了去二楼的台阶。到了二楼,没有丝毫迟疑地走向了最里面靠窗的位子,等待一个必然会来到此处的人。

还没等他走到桌旁,便已被识相的伙计拦住:“客官,往这边走,往这边走,”便要将他带往别处。

平安不语,仍旧不顾阻拦,往前而去。伙计急了:“客官,这可不成,这位置有人了。”

平安笑一笑,声音仍是和煦的,话却带着不识抬举:“有人了?我看不见得。”说完,手上一使力,把伙计往旁处一推,坦然坐在了窗边,笑容还挂在脸上:“现在才是有人了。”

二楼来得早的客人当然也留意到了当下情形,不由得就窃窃私语起来,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这,这……”伙计知道今天来了个瘟神,自己却请不走,一跺脚走开了,想来是去寻了掌柜主事。

就在这时,沉稳的脚步声响起,有人拾级而上,在一片注视中,来到平安的身边,并在桌上放下他的剑,坐在少年的对面。少年正偏着头看着窗外,手中摩挲着装有半盏茶水的杯子,眼神飘远了,只那看不见的桌下另一只手手心里的汗和微微颤抖的双腿出卖了他的镇定。平安的确害怕了,他只想到必须立刻见到这个人,事情方有一丝转机,却忘了仔细筹谋接下来该做什么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脑海中一片茫然,不知道该做什么,这让他害怕。

可就算这么害怕着,平安依然不曾忘了自己到这个幻境里是为了什么,竭力保持的镇定在旁人来了也的确是镇定,甚至说得上张狂。

“不知小郎君是?”

“我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平安就算这样转过头,对着风清扬,强迫自己望向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缓缓道来。

“哦,是什么事?”

平安几乎已经可以猜到风清扬怎么想。少年意气江湖郎,走上这台阶来到这窗边的不在少数,能面不改色地在这位将军前声称自己胜过他的亦不下一二十。风清扬心里估计已经把自己当作那些少年郎了。

没有关系,平安安慰自己,好歹自己占着先机,毕竟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及这些人将来都是什么结局。于是,他伸出食指,蘸了茶水,在桌上歪歪扭扭写下倒着的“戎羌”二字。

现在的确是战备状态,可来年才会攻打戎羌,如果指的是这件事,少年的嗅觉未必也太灵敏了些。风清扬眼皮子跳了跳,却还是不动声色道:“少年人知道些什么?”

平安只道:“你不知道的。”看风清扬沉吟着不答话,他自然知道对方没有放下戒心,便继续道:“我现在缺衣少穿,没有银两,只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你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我再将这件事告诉你,可否?”

“可。”

有些人天生就具有纯善气质,叫人看了不忍刁难,平安就算其中之一,何况风清扬是个坦坦荡荡的人。于是,平安便被安排在拥月楼住下。有了风清扬的照拂,自是没人敢找他的麻烦,好好休息后少年算是恢复了元气。客栈到底人多嘴杂,第二天风清扬派人带他去了郊外的一个庄子。那是风清扬祖上购置的一处别院,景色很是怡人,是个休养赏玩的好去处。平安只略略一思索就知道了缘故。

这几天正赶上各国使臣来访祝贺楚王四十大寿,风清扬管辖京城治安,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其中,戎羌使者尤为值得注意。在双方已成剑拔弩张之势时,此次来访名义上是贺寿,其实该是试探,甚至是其他的阴谋。大楚建立不过几十年,上了年纪的老人仍旧记得战乱频仍时的惨况。即便已经决心北伐,到底还是要提前做足准备,暂且维持着和平的局势。风清扬从来不是个过分忧思的人,可这段时间晚上他噩梦连连,醒来更是头痛欲裂,汗湿衣衫。云剑自然发觉了这点,便邀他喝酒。从前便是这样,每当忧愁之时,两人便在夜晚一起在院子里喝酒,明月的清辉和昏暗的树影下,醉得不省人事。醒来头仍是痛的,心里却少了许多烦恼。

不承想一直事务缠身,于是约好一起畅饮的事不得不再三耽搁。云剑那边,似乎也遇上了什么事,总是不见踪影。以前的时候,两人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让他误以为云剑是个随时可见到的人,现在才发现当云剑不在时,他连去哪里找都不知道。仔细回想,云剑从哪里来,住在哪里,与他相识前是个怎样的人,他其实并不了解。可他们二人却成了朋友,而且是无话不谈推心置腹的好朋友,这些问题风清扬只是从来没想过要去问罢了。

昨夜,他再次陷入了噩梦中,而且那梦愈来愈诡谲,拖着他越陷越深,直到切换到最后一个场景时将他惊醒。晨光熹微,他坐在床上,心跳十分剧烈,后背上尽是冷汗。那一整夜翻来覆去折磨他的梦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唯独最后一个场景仍记得分明——他手握孤心,洞穿了云剑的身体。那场景太过真实,秋夜的寒凉侵入身体,让每寸皮肤都颤栗起来。他抬头去看,孤心挂在墙上,仍是昨夜临睡前拂拭后纤尘不染的样子。

风清扬很快让心情平复下来,不过是梦而已,他怎么可能杀了云剑?可到底心底的那点不安扩大开来,他担心云剑出了什么事。不过还没等他派人去寻,云剑自个儿就来找他了。处理了一些事物后,风清扬专门把当天余下的时间空出来,二人一起去了别院。平安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风清扬派人也接到了别院。

55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