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已经记不得是这周的第几天了,这一日,何皎的工作如常的忙碌和充实,明天的安排满满当当,何皎一翻办公桌上的台历,定了定神,明天,他要去北京出差。

按照往常的习惯,她再一次确认了航班时间和谈判资料。何皎撕下一页便利贴,摁下蓝色原子笔,工工整整地写下了几条备注。

  • 航班号以及登机时间提醒。
  • 赵总助跟进的项目资料整理报批。
  • 谈判会场地点与时间,到场出席人员列表。
  • 张律师的会议协同联系。
  • 北京入住酒店与客房叮嘱。

一直写到F时,笔尖微顿,何皎解锁了手机,上网查阅了会议期间北京当地的气温。

回到便签纸上,她提笔写下。

F.北京降温,提醒保暖。

暖字的最后一划收笔,何皎写得有些慢,简简单单的一捺,现实中却花了好几秒,像是笔尖对纸面有所留恋。

“咚咚咚。”

突然,有人敲门。

她清道一声,“进来。”

门开了,是下面的行政助理,微低着头,走了进来,穿了一双十分职业的黑高跟鞋,配了一套深紫色套装,何皎看了一眼。

这人是她不久前从管培生中亲自遴选上来的,才刚刚入职几天,女助理的年纪还很轻,大学刚毕业不过二三个月,何皎看中她异常流利的英文水平,尤其是商务口语与行业相关业务结合的综合能力。

“何总,钟总的机票已经订好了。”

“知道了。”

朱慧就站在银灰色办公室门的不远处,也不走近,一只胳膊肘还靠在门沿上支着,因不见何皎有下一步的安排,有些愣,只踏着一双极细极高的高跟鞋呆站在原地。

“还有什么事吗,小朱?”何皎抬头问道。

“没有,只是……”

“你说。”

“何师姐,到现在都没有人来和我交接,我就纳闷了,接下来的工作具体是要……”

何皎打断了她断断续续犹疑的话。

“朱慧,你先走近一点。”

朱慧听何皎这么说,微微一怔,以为有哪里做得不合适,又不好开口问,立刻下意识地收了收下巴,拘谨地压着步子向前挪了几步,不再作声。

何皎将手中最后一份文件签完,终于抬起头,缓缓道:“朱慧,虽然是我将你推荐进总公司的,但工作场合,你只需称我何总秘,称谓一切按公司的行政级别来,以后,你会逐渐有机会接触到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和高级别经理,众深是新兴行业的翘楚,管理层的年纪也普遍偏轻,虽然可能有些高层并不在意这些,但称谓的问题,尤其在正式的场合,即便他们很有可能也是你中大的师兄,你还仍需要多加注意。”

“我知道了,何总,我以后一定多多注意。”

朱慧的声音有些过快,似乎是有意为了在何皎面前端正态度,但又明显有一些迟疑。

何皎看出朱慧神色之中的局促与忐忑,略微一沉吟,道:“你的工作能力,我心里有数,只是做事情,终是最讲究方式方法,你在人事方面还有东西可学,不如将眼界放宽阔些。”

朱慧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怎么答她,只望着何皎,几分无助。

“何师姐。”

何皎合上桌面摆着的蓝黑底的文件夹,慢条斯理地道:“朱慧,在公司里,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师姐,你也不必与我攀校友交情,这是最起码的态度,众深公司上上下下,不少人的母校都是中大。”

朱慧顿时来了劲,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们钟总就是。”

何皎盯了她一眼,微叹了气,“好了,小朱,我们来谈谈你的交接问题,你竞聘的职位属于新设职位,职位的主要工作偏行政,所以,你的直属上级并不是我,吴经理才是你的直属上级,所以,你不该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我不能跟着你吗,师姐。”

何皎打断年轻女孩的话,道:“我再重申一遍,无论我与你的私人关系如何,工作就是工作,没有别的。”

“我知道,可不一样,我……”朱慧微一撇嘴,可又因在何皎面前,不敢太放肆似的,只道:“我知道我是新人,又……”朱慧抬头看何皎,“又算半个空降部队,别人不知道我的底细,所以……”

“所以,如何?”何皎笑了。

朱慧不说话。

“没什么不一样的,”何皎道,“朱慧你要清楚,之所以将你推荐上来,不全是因为魏教授的关系,而是我相信,你能百分之百胜任这个职位,至于有人或碍于我的关系,没有主动来同你交接工作,你自己心里要做到有数。”

朱慧的表情渐渐收紧,只抿着嘴角听何皎的一番解剖。

“算算你毕业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已经不是在学校里,在众深,没人安排你,你得知道主动安排你自己。有些事,我不说,你却要学着想在前面做在前面,这是最基本的。”

“我清楚了,何总。”

何皎瞧见她的样子,轻叹口气,终于放软了语气,道:“鉴于你刚刚入职,有机会的话,我会申请调派你到我这边做相应支援,熟悉环境。现在我问你,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处理了吗?”

朱慧道:“我知道了,师……何总秘,我这就去找部门吴主管,尽量接手合适的工作。”。

何皎终于不吝于给年轻的女孩一点鼓励以及笑容。

朱慧似乎体会到何皎究竟还是向着她的,像是终于放下了重担,脸上露出点青年人的调皮来,极轻极快地道了句,“我知道还有很多东西要和何总您学的,谢谢何总!”

“去吧。”

“嗯,”朱慧轻应一声,有些嬉皮笑脸,故意拍马讨何皎欢心,“还是母校的师兄师姐好,哪个不都是优秀惯了的,比如何姐你,比如钟总……”

何皎看她。

“好好好,何姐我去工作了。”朱慧转身便想逃出何皎的办公室。

何皎道:“等一下。”

“怎么了?”朱慧转过头来,以为何皎又记起要批评她,只苦了一张脸,老葫芦瓢似的讨饶样子。

何皎盯了她一眼,道:“你再去核查一下钟总明天的航班详单,发一份到我的OA里,别忘了,再抄送一份给吴经理。”

“好的,”朱慧一看何皎并不是为难她,乐得开花,直道:“领导,我马上就去,马上!”

何皎复而低头,继续核对方才拟定的工作备忘,又道:“收到以后,我会返你一封回执,附上钟总的一般日程表,你要做到心里有数,行了,你去吧。”

“一定!”

朱慧答应着,却迟迟还赖在办公室里。

何皎察觉到了,“还有什么事?”

“那个,师姐,”朱慧一脸窃笑,“偷偷问一句,咱们钟总是不是很上相啊?”

何皎斜眼望她,道:“你想知道什么?”

“也不是,”朱慧说着说着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杂志上看的嘛,我就是问问,纯的,真不是有什么想法,再说,人家钟总不是早就有……”

朱慧夸张地故作唉声叹气状。

何皎埋下头,不置可否,并没有什么表情。

朱慧见何皎似无反感,反而更来了劲,又小声试探着,“师姐,最后一个问题。”

何皎些许沉默后,道:“说。”

“那个,师姐,钟总他人怎么样呀?我可想瞻仰一下咱们中大的这位传奇学长了,有机会,“朱慧调侃道,“还想着能骗个签名照什么的。”

 

 

48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