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何皎笑笑,“你朱慧要是能在众深立稳脚跟,或许以后还真有这个机会。不过,就以你现在的咋呼样子……”何皎抬头,“今次提醒你,往后多的,我也不会过分插手了。你在众深的发展如何,完全是由你自己决定,魏老师虽然放不下你,但自己的路终归要自己走,知道了吗?”

朱慧点头,“我明白的,师姐你领我进门,我自然努力好好干,再怎么样,都不会丢师姐的人,我也不想一直只是个订机票的。”

何皎看她,朱慧赶紧道:“当然啦,钟总的机票除外,毕竟,我是真的十分想要他的签名照!”

何皎眉梢一动,朱慧逃似的出了门。

门一关,何皎无奈地摇头,说来朱慧与她却有些许缘分,同一个学院,连同主修的专业也如出一辙。在校时,自己曾替学校校队打过全国性的辩论比赛,和院里的领队老师也保持着不错的联系。

前几年,校队的领队老师魏群芝联系过何皎,说辩论队里出了几个不错的苗子,让她给介绍介绍打比赛的经验,魏教授的侄女朱慧,就是其中之一。

何皎低头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不知道他回国的航班有没有晚点。年末这个季度,向来是多事之秋,股东大会将至,美国人那边既已对公司控制权提出问题,只怕短时间内,也不会轻易松口,人事变动多少会有,不过博弈而已,也不知他的最后决定如何。

算了,不想了,何皎捏捏眉头,稍微活动开,便觉得颈椎发酸,最近真是太忙了,饮食休息皆不规律,精神状态也不大好,毕竟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忙完这一段,真该好好休息一下,好给自己放个假,答应魏教授的事情,也能有时间践诺,兴许,还能抽出空来出去一趟散散心。

去年公司年假组织欧洲游,只可惜没赶上当地的艺术节。何皎忽又想到,每每公司的年假员工福利游,钟樊深就没有到场的时候,连年节里的公司讲话,他作为众深上下的主心骨,也是鲜少露面的,大多都由董事会成员代劳。

也不知,究竟是不爱热闹,抑或者是真的忙。

也难怪众深的新进员工,私下多少都对钟樊深自带几分好奇,公众露面,除非是重要场合,基本也就是能省则省,总裁办底下的宣传沈章平,常常就因为钟樊深这个习惯头痛,明里暗里没少在何皎面前哀怨。

“何总,你是不是也稍带着提醒下钟总啊,有些情况,我们下面的员工实在是不好说。”

带着几分奉承的意味。

何皎笑笑,道:“好,我尽量。”

都说总秘是公司行政职能里和最高层关系最紧密的存在,通常像是连体婴,出差开会基本是陪伴在侧,最需要细心周到,讲分寸知进退,沟通好总裁办各级关系。

心眼小的人,大概以为她与钟樊深私下多少有些什么。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他们是校友,算算年纪,钟樊深毕业的时候她刚入校,这几年,能这么快将她提拔上来,总归是有什么内情。

可何皎知道,这通通不过是他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她心里清楚,进众深之前,钟樊深根本就不认识她。

手机铃音突然响起,何皎正心下估摸,仔细一看,果然是钟樊深的来电。

通话彼端的声音有些嘈杂,伴随着机场洪亮而标准的广播音。

“钟总,下飞机了?航班改签了?”

“嗯。”对方应了一声,夹杂带着稍许的鼻音。

天气转凉了。

何皎放缓了语速,道:“好在没正面遇上欧洲那边的大雪,只是钟总你的手机一直没通,还以为是航班延误了,不过,今天下午的会议应该还来得及,我和小袁这就去机场接您。”

“不用麻烦,郑泓的车来得早,我们一同回公司。”

何皎一愣,“郑总?难道是因为双方合作的事宜……”

“不是,恰巧在飞机上遇到,他刚好也转机回国,还有何皎,以后接机这种,你直接让小袁来就好。”

何皎微微沉吟,道:“是这样的,钟总,早上公司这边收到了美方的一些‘建议’,所以我想在下午会议之前,向您做相关报告。”

“你说。”

“美国那边还是坚持要求,管理层的相关变动,如果我们坚持,他们可以不参与,但另一方面又表示,希望监事会成员里面有他们的……”

“是吗?”钟樊深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来。

何皎知道他心里自有他的考量,配合着沉默。

“对了,你不是一直想培养个助手吗,新人工作怎么样?”

何皎没料到钟樊深会突然这么问,只答:“适应中吧,做事还是挺细致的,我觉得再历练个两三年,也就差不多了。”

“好,你看着安排吧,我相信你辨人的眼光。”

钟樊深很少这么直白地表达看法,或是赞赏,何皎倒一时摸不清他的心思,也就不好随便答些什么。

“哎哎,也是奇了,我是没曾想着,也会有你钟樊深下海夸人的一天?”另外的男声突然地插·进两人的对话中,打断了何皎的思绪。

何皎没预防有第三人在旁听着,有些意外。

“我说,樊深,你坐我的车就坐我的车吧,我也没让你与我客气,倒为什么你一和别人谈到与我合作的事,就是这么漫不经心的?你说说看,你是笃定拿住了我什么把柄,还是对自己有百分之两百的自信,啊?”

“你多虑,我没那个本事。”钟樊深答。

“哟,你能没有?”那声音亮了起来,“那你倒说说,看谁有这个本事,我也洗耳恭听。”

“郑泓,阿姨最近要我去家里吃饭。”

对方顿了两秒,最后只得无奈地打起圆场,“……得,你厉害,吃就吃呗,我贼不过你还不成,到时候饭桌上,你记着,好歹给我少讲两句。”

“可以,我考虑考虑。”

“还可以?哎,钟樊深,我今儿倒发现你这人真是可以的呀!”

钟樊深却道:“怎么,听起来,你还嫌你自己发现得晚了?”

何皎默默笑了,不过她鸡贼,愣没出声。

虽然何皎并没有见过郑泓本人,但是对他的声音却不算陌生,年节钟樊深不在众深年会活动现场,十有八九就是在郑泓家里。

赵总助有时候假汇报真热情,还给钟樊深去电话,说几句新年祝福什么的。

后来,大约是钟樊深的态度不冷不热,令赵原峰摸不着头脑,后怕了这档子差事,就渐渐将事情交到了何皎的手里,其实也没别的,新年问好只是顺带的,主要还是把年节安排,或是与合作方、官方高层的备礼清单简述一番。

钟樊深虽然是个冷清一些的人,可即便是新兴行业发家,又是高知高材生背景,但终究,他还是个商人。商场的人际,政商界的暧昧关系,他自是处理得当的。

唯独与郑泓的关系却不一样,何皎听说这个郑泓是钟樊深的旧时好友,其祖父母是退居二线的老干部,父辈是中大的教授。

钟樊深做互联,郑泓则是金融圈私募起家的,听闻他俩在大学里的关系就相当不错。

厉晓芸同何皎吐槽,中大校园论坛里,他俩可是响当当的黄金单身汉,四个字,颜好财厚。

 

 

49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