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铃钰,刚毕业便被送入全国50强的某外企工作,是的,是“被送入”。在上世纪80年代,她爸爸正巧赶上下海经商热潮,凭着自己独有的经济头脑,在极短时间内摇身一晃,成了暴发户。

虽说暴发户,但她爸上到名门政要,下到黑帮小混都有所接触。

而铃钰因着是家中独女,从小便被当做公主来照顾。

吃的、穿的、用的、学的全是最好,她爸想将她打造成公主,一不小心让她成为了女王,刁蛮任性、恃宠而骄的女王。

铃钰从小学到大学进入的学校,不是她爸有所参与便是与该学校的负责人是熟人。本着后台硬,她在学校中所得到的特权前所未有。可能有的人比她更有特权,如:校长的儿子与某局长的闺女,但他人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而铃钰与他人不同,她倒是觉得特权就特权,谁让你爸没她爸会抓住机会的尾巴,顺流而上呢?

多少人看不惯她的行为,也只是放在心里。其一是不敢招惹,以防出现平民阶层难以摆平的后果;其二是铃钰从小用最好的,以至于她在除脾气之外的领域,皆超于常人,没人会自取其辱。

亦因着她长得还不错,最后导致铃钰在学校成了全校闻名皆知的,众人捧在手中不敢沾染一丝尘土的,使之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王。

曾经也有人挑战她的权威。

没她漂亮的,她说,“长得丑别说话。”

没她学习好的,她说,“人丑就应该多读书。”

没她爸有钱的爹,她说,“乖,去找个干爹再说。”

不仅嚣张还很毒舌,你还别说,很多人还真就喜欢她这个调调,在校时一度被人奉为“女王”。但是呢,铃钰也不是对每位都是如此,她还是会区分对待的,要不怎么对得起她爸经常带她盛装出席的某些特殊场合呢?

在“某些特殊场合”上混个脸熟,以防之后会得罪原本不该或是不能得罪之人,比如她爸此生的贵人——李叔。

毕竟,在她与她爸之上的人多着呢,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如今,铃钰凭着强硬的后台与自身的圆滑,在公司混得倒也不错。相比较之前在学校,进入社会后她倒是收敛了不少,尤其是在公司。她其实还蛮想用自己的实力说话,尽管她知道自己也很优秀。

但她更知道当初来面试时,与她同试的女生其实更优秀,更适合这一职位,就因为她爸与老板认识,最后结果显而易见。那件事除了少数几位主管知道,其他人皆不知,包括她的同事。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着有人知道,并且一传十、十传百,她觉得就算暂时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很快会有更多人知道,她是托她爸的原因才能进来的。

以前在学校,大家拼的是学习。而现在,更多的是拼工作。她学习好,但工作经验却很少,有时候不是付出多少便会有多少回报。因为她爸,她只要稍稍付出便会有很高的回报,而相比较那些加班到凌晨,依旧讨不了主管欢心的同事。

铃钰觉着,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满是鄙弃。

有时,她也会委屈。所以,她有习惯,午休时躲在茶水间给朋友打电话吐苦水。

她说,“我不明白,难道说就因为我爸,便把我的努力全给否定了?凭什么他们只看到我爸,看不到我?”

突然茶水间门被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是李叔的儿子。看样子他像是听到了不少,铃钰心里本不快活,现在想着来了个找骂的。可惜,他是李叔的儿子,不是自己能动得的。

他说,“要我告诉你原因吗?”

铃钰有些纳闷,“什么?”

他说,“听说你从小被同伴捧着为‘女王’?”

铃钰点点头,扬扬眉,嘴角不经意露出微笑。

他又说,“那时候开始你的容光与你爸是分不开,现在也一样。凭什么你想要容光便要,等到觉得是累赘便责怪?你二十几年来,一直靠着受你爸的保护,现在想让别人看见你自己的努力。可以,再等上二十年。”

铃钰被惹怒了,她讥笑,“你与我有何不同?”

李叔的儿子与她一样,从小亦是在他爸的臂膀下长大。

他说,“与你,我有不同。至少,我没指望别人能看到我的努力,因为他们的眼睛只能看到我爸,我无法将他们的眼睛挖下来,按在我身上。”他顿了几秒,接杯水,“不是我们想让他们看到,他们便能看到。是需要等到他们愿意去看,才会看到我们。”

他喝了口水,故意忽略铃钰不太好的脸色。

他继续说,“吃了一辈子的皇粮,别突然抽风想体验体验剩食。”

3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