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长梦》制作周期并不长,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外加上,原本的日程计划便是拍摄与后期同时进行,以留出充足的主创宣传期。

无论是投资方,还是买下放送版权的一线卫视,都对暑期档即将上线的《长梦》寄予厚望。

因为参演了大热剧《长梦》,池晴此后又接到些剧本,陆怀远建议她先放一放,《长梦》半月后即将播出,一切待播出效果下来,再决定也不迟。

池晴明白陆怀远为她的考量,《长梦》是华际主投的,她也只领了新人的片酬,若下一部戏接公司以外的,那酬劳的起点,便举足轻重了。

她这段时间总忙着与剧组一同宣传,和陆怀远见面的时间比较少,像这一些的事情,也多是睡前通话里带过的。

池晴忙,然而,陆怀远也忙。

从前是他一人忙,池晴等他忙完的时候,可现在,两个人倒是凑成了一对陀螺,各自绕着各自的圈转。

“想我吗?”陆怀远有时为了逗她,也会这么问。

“不想。”

“真的不想?”

池晴想了想,又说:“也就一点点吧。”

陆怀远笑,“好,那等忙完这一阵。下个月我生日,到时要不要跟我回去见家里长辈?”

何止是意外,池晴一怔,没有答话。

她与陆怀远的关系是稳定了,但见家长?

一想到自家的现状,以及彼此的差距,池晴只觉得抗拒异常。

她的沉默,在两人的通话间,被电磁波放大。

陆怀远道:“怎么,还没想好呢?我可不等人的。”

池晴小声说:“不急吧,我妈你还不是没正式……见过。”

“池晴,讲道理,那是你拦在我前面。”

陆怀远笑着问她:“你既不让我去医院探望你的家人,也不同我回去,我若说没想法,也不是实话。”

池晴有些恼。

“你别胡说,不是你说的,等忙完眼前事?《长梦》马上也要跑宣传,你明明知道,不是时候。”

陆怀远回:“我知道,人只要不情愿,就永远不是时候。你不急,换我急,还不成吗?”

池晴一顿。

“陆怀远,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信网上那一些有的没的。”

池晴知道,陆怀远有意玩笑她与季云宏的绯闻。

社交网络上,自己与季云宏的亲密剧照,一遍遍换着法子上热门搜索,她明白,整件事情定是有人刻意为之。

华际这边不能,陆怀远与她的关系,大家心里都清楚。

那就只有季云宏的经纪公司了,其实这事儿操作起来的难度并不大,当红小生自然受人关注,八卦媒体捕风捉影,再多两个匿名知情人爆料,买一些媒体公关稿。

因为是现代剧,他们便将剧本情节拍摄的场景,当作池晴与季云宏的日常相处来炒。

特定角度的照片,挑出容易造成误会的几张,大肆传播。此举令季云宏的部分粉丝感到不满,跑到池晴新开的社交账号下质疑嘲讽。

——炒作,不要脸!

——我看像整容的,就那双眼皮,也太显眼了。

——拜托你离我老公远一点……心机*

也有路人因为热度前来围观,见了过分的评论,为池晴鸣不平。

——明明挺漂亮的。

——这年头脑残粉怎么就不留点口德,即便他俩拍戏拍出了事儿,光骂人女演员,也是够了。

池晴挺淡定,有空上去发几条花花草草,自拍倒很少发,一开始不习惯,想不出写什么,后来干脆开始推荐自己感觉不错的小众、独立电影。

影评寥寥几句,简单朴实,中肯不装。池晴别具心思,也常提一提一些优秀的影视插曲,也算将自己的兴趣爱好分享了出去。

渐渐的,池晴也有了粉丝关注,外加上谭晶有意帮她宣传,所以时不时@她打趣互动,一些路人便对她添了好感。

陆怀远提了这事,池晴倒正好要与他商量。

“要不要让公司发个声明。”

陆怀远笑答:“你不是不在意的吗?”

池晴憋了一口气。

“好,当我没问。”

陆怀远道:“不必。”

“为什么?说实话,我并不……”

陆怀远打断她,“我知道。但是,池晴,你如今的粉丝基础和公众认知度远不如他,相信我,现在贸然发声明,只会有反效果。”

“……好,”她应了一句,“我听你的。”

陆怀远道:“嗯,那你预备怎么补偿我?”

“你真是……”

她说不下去,闷闷的。

陆怀远却道:“池晴,等时候到了,同我一起去接阿姨出院罢。”

陆怀远是说真的。

她到底心中一暖,不忍拒绝,答应了一句。

“好。”

……

《长梦》正式定档。

谭晶和池晴参加完卫视组织的记者会,约好一块吃个饭。

她们找了个僻静的地儿,吃日料。两人的场合,彼此都很放松,包厢木质拉门一关,看着满桌的美食,相视而笑。

几杯清酒下肚,谭晶心情大好,调侃起池晴。

“哎,我见那姓季的,倒像真对你有点意思,你没见上午在台上,他眼神就一直粘着你?”

池晴不以为然。

“净瞎说吧你,知道你最近人逢喜事神清气爽,不怪你口无遮拦。”

谭晶笑:“我正经谈个恋爱,又怎么得罪你啦?”

池晴问:“你和魏方真定了?”

谭晶歪过头,大约因为空腹贪酒,耳根内侧渐泛起粉色,一时竟也不好意思起来。

“八九不离十吧。”

池晴心里祝福,也叹:“真的?那好啊。”

“等忙完《长梦》的宣传,下个月我国外还有一个秀,他呀,非要同我一起去,说给我拍拍照也好。”

自与魏方复合以来,谭晶整个的精神状态大别于前,每日见人都笑嘻嘻的,笑容中少了以往的世故,多了安定与真诚,让人看着觉得心暖。

蜜里调油,谭晶经年抽烟的坏习惯,倒也被魏方软硬兼施,逼着戒掉了。池晴不得不佩服对方能耐。

“真羡慕。”

谭晶睨她一眼,笑道:“羡慕什么呀,除了网上闹的这些花边糟心了些,我见你也过得不错啊,咱们陆总最近规矩多了,都不见什么新闻呢。”

池晴道:“说你说你啊。”

“好好,说我行了吧。”

“你和魏方以后什么打算,准备公开吗?”

“嗯,我们商量等我完成这次的工作,从法国回来,就去领证。”

池晴讶异,“这么快!”

“我和他都想好了,人生不易,都不想再错过彼此。日子再挑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我最近特别喜欢小孩子,上次慈善晚宴的Charles夫妇你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

“他们的女儿最近生了一对双胞胎,前两天特地把照片发给我看,哎哟,真可爱死了,眼睛都还没怎么睁开,小腿蹬啊蹬的,成天抱成一团,洗澡都要两个一起洗。”

池晴打趣。

“你这也太心急了。婚礼还没办呢,就想要孩子了?”

谭晶嘴角不自觉地扬起,酒窝浅浅,笑意深深,神情柔和安宁。

“已经商量过了,我们不打算办婚礼,这次去法国,准备呆得久一点,全当度蜜月了,法国那两位Charles还总催呢,让我介绍魏方给他们认识。”

池晴道:“意思是,我想当你的伴娘,都当不成了?”

“池晴,不伤心。不然补偿你,当我孩子的干妈,如何?”

她笑了,真真正正的开怀。

“好吧,我勉强接受。”

 

 

54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