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刚踏出家长会议室,小涵知道她妈要准备说些什么了。

果然,小涵紧跟在妈妈身后,看着她在前面有条不紊梳理衣服、扯平褶皱、招手打车。一边做着事,一边不忘时刻回身教育小涵。

妈妈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凡事忍着点,不要逞一时之快。”

小涵撇着嘴,“可是,我不开心啊。”

妈妈停下脚步,“你骂回去,打回去,开心了?”

小涵,“嗯”了一句,并且很认真的点头。

车没招到,倒是将小涵不开心的点给找出来了。

她妈蹲在小涵面前,说,“小涵,我知道你肯定是有委屈对不对?”

小涵点点头。

她妈又说,“但是,你也知道。对方骂你一句,你一旦回嘴,对方会继续说你十句。有时候可能会上升到动手,对不对?”

小涵又点点头。

她妈摸摸小涵额头说,“乖,既然这样,那就我们小涵让让步,行不行?多多担待那些小孩。刚刚在会议室里,老师不是也说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这不是她妈与小涵首次谈论“多多担待”其他小朋友的话题,说到底是因为小涵的脾气像极了她爸,别人惹她不高兴了,她怎么也得给惹回去。

怎么能吃亏呢?不让自己吃亏是她妈给小涵的定义。

实际上小涵通常情况下很少与人交恶,你想啊,才多大的孩子?小涵今年才上三年级,能交恶到哪去?只是小涵对很多事情看得通透,要是与她多待几日,恐怕会有人说她早熟。

主要也是随她爸的性格,她爸是个书呆子,与小涵交流时总会说一些特深奥的话,她不懂就去查字典,字没认全便将她爸书房里的上百本中外名著翻了个遍。

是的,翻了个遍,至于她到底看了还是懂了,谁也不知道。

于是,小涵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什么事都得与其他小孩不一样,这样才能体现自己的长大。

比如,在学校受欺负了,她从不向老师打小报告。

其实,她不知道,也正是因为这点,其他孩子才会如此明目张胆欺负她。

再比如,小叶要玩她的手工小船,她不干。

小叶是谁啊?班级里的破坏王啊!小涵辛辛苦苦与她爸妈搭建的小船,怎么敢放心给她玩?结果,忘了小叶还是个爱哭王,没借成便开始哭。哭得撕心裂肺,最后把旁边小美给吓哭了,最后教室里的小朋友都哭了。

最后只剩小涵乖乖坐在桌前,特淡定的继续摆弄自己模型小船。后来,老师就进来了啊。

至于老师打电话给她妈,顺便开了一场家长会,小涵到现在也弄不清是什么原因。

因为不是第一次被老师喊过来开家长会,并且还是一个人的家长会,她妈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鬼知道她前一秒有多忙,下一秒就得到学校替小孩听老师教育。

要是发生大事可以原谅,可小孩子之间的问题,能成什么大事?但是也不能向老师反驳,只能让小涵多担待。

她知道,小涵会明白她是为她好。只是她忘了,小涵也只是小朋友。

多次类似话题的讨论,小涵决定下次要是有人再招惹她,她得确保在发火之前先跑到小角落,自己慢慢磨磨怒火,等到火消了再出去。要不然,还是会出现现在的情况,让她妈苦口婆心说她不认同,偏偏自己还得假装认同的话。

再后来,小涵干脆什么事都自己解决。

最好的方式,她知道。无非就是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做到与其他小朋友一样,包括吃饭、睡觉、打豆豆。

豆豆真的有其人,学校有名的孩子王小圣,经常欺负豆豆,不仅自己欺负,还得带上其他人一起欺负。小涵虽说没有帮腔,但渐渐地由最开始抵触此类行为,帮助豆豆反击,到看着其他人笑骂豆豆不再阻止。

其实小涵心里不好受,因为她还挺喜欢豆豆的,如果他不是老流鼻涕的话。

小涵在学校不再做出与其他人不同的事,她会收敛起那个独有的自己。只有在夜深人静,或是独处时,她才会拿出日记写下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出了学校大门,步入社会成为自由人后,她会与租友出现生活习惯上的不同,爆发点最大的是私生活与三观上的出入。有时候打电话回家,无意会流露出自己的不满。

她妈一听便会说,“在外面,不容易。能忍让便忍让,有什么事回家再说。”等到回家后,什么事都不想说了,怕他们担心,怕他们焦虑,小涵想着什么事都自己来吧。

后来的二十年,小涵皆是这般度过的。

听多了“能忍则忍,能让则让”,小涵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得挺憋屈的。

她一直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忍让那些让自己不快的人,不快的事。

她听她妈的话,忍是忍了,让是让了,最后自己不开心了。

门外传来阿唻的哭声,阿唻是小涵的儿子,今年三岁。怕是与其他小伙伴闹得不愉快了,小涵也没多说什么。等着阿唻哭闹一会后,擦擦脸上的泪水他又想出去了。

小孩子都这样,忘性大,哭过就好了,好了又想一起玩。小涵没阻止,倒是她妈特心疼自己外孙。

她妈蹲在阿唻面前说,“和别人好好的玩,不要打架,让着人家小弟弟小妹妹,知道吗?”

阿唻很认真的点头,并高高兴兴出了门。

小涵等她妈进厨房时,她特意跑出去,喊住阿唻。

她说,“阿唻,下次不要哭着回家。如果你惹别人生气了,记得道歉。如果别人惹你了,你要让对方道歉。懂吗?”

阿唻的神情,好吧,一看就不懂,才三岁,没有隔代继承他外公。

小涵想想又说,“没事,以后我教你。”

这下,阿唻懂了。

他说,“好。妈妈,你教我。”

70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