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高老今年七十古来稀,原本一家人生活挺好。

儿子考上知名大学,毕业后在某国企上班,三年后娶了位贤惠的儿媳。而自己老伴与儿媳之间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婆媳关系。

总之,一家人和和睦睦,经常会收到周围人家的艳羡神情。

后来,一切都变了。在二十年前的一个下午他们的家变了,甚至是他们的世界崩塌了。

在儿子婚后第二年,他的大孙子阿温出世,一家人的喜悦无以言表。从那天开始,阿温成了他们所有人的重心。

在给孩子吃零食方面,小高、儿媳与自己的观点出现分歧,并且屡次强调让高老不要带阿温去零食店。

高老自知他们说的是有道理,但耐不住大宝孙的软磨硬泡,看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瞬间将其他人的话放于耳后。

趁他人不在,他会经常带着大宝孙逛街买零食。

高老知道要是买很多零食回去,一定会受一顿说,所以买什么零食他会多方考虑。

当然了,他不是随便什么零食都给大宝孙买,比如:五毛钱的辣条,他从不会因为大宝孙的委屈样而心软。

那天,同往常一样,高老带着大宝孙去街上买零食。

那一年因着中秋恰好处在国庆期间,连放了十天大假,街上的人、车挤在一处,有的地方缝也不见一毫。

大宝孙平日里常吃的零食由于大促销,眼看快要售罄,高老松开大宝孙的手,见缝插针混入抢买队伍中。

没曾想,一松便是二十年。

二十年,他再也没见着自己的大宝孙,也没牵过他的手。二十年过去了,他一直处在自责中。

阿温被拐了,高老不愿回忆。

他怕大宝孙会遇上坏人,被拐卖到黑心作坊,成了器官寄生体。他宁愿祈祷,大宝孙被卖入无子孙的人家,起码可能还有被疼爱的机会。

然而,他最怕不是这些。

他最怕的是,等到他们在街头遇上的那一天,会无法辨识。

他怕大宝孙不记得他,更怕自己没能想出他长大的样子。

高老不愿记起那天的情形,他不想猜测孩子被拐后可能出现的一切不好的情况。

离大宝孙被拐,已经过去二十年。

家人由最初的痛哭流涕,到现在渐渐寒心。由最初一见高老便忍不住会责怪、会怒骂,到现在不言不语,会反过来安慰高老。

无论其他人是否原谅自己,高老不会原谅自己。

二十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孩子的踪迹。

前几年会天天上访警局。

可是随着时间的一次次推移,一年年过去,走访的地方一处处缩小,嫌疑人的排除,可疑人的减少,他知道剩下的路只能靠自己。

高老从十六年前,开始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四下寻找线索。

有时外出一个月,有时外出三个月,时间最久是长达半年。他在路上修鞋、擦鞋,偶尔会去饭店洗碗,十六年就这么熬过来。

高老知道自己这个年龄,其实很难在外面吃饱、穿暖,但很幸运,在路上他遇见的都是好心人。

会有人拿出不知放了多久的鞋,让他修补;也会有人免费提供餐宿,前提是在忙的时候要帮上忙,高老做事认真,偶尔还能拿到小费。

只是那些小费全被他放进沿途所经的寺庙中。

他能做的,除了寻找还有祈祷。

儿子、儿媳以及老伴都劝他不要再继续,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能再见的机会已渺茫。

只是他怕,万一孩子在前面不远处等着他去解救,而自己在两人相隔不到十米处止住了步伐,怎么办?

高老这次去的是云南西南的偏远山村,离家不过半小时。

半小时前高老接到电话,说是网上有人发帖,曾在云南见到与高老描述的孩子有相似的人。

发帖是小孙女教他的,孙女是在大宝孙被拐四年后出生的,家人从未想要隐瞒什么,所以当孙女能独立思考时,他们决定告诉她这个家曾发生过什么。

孙女一直很期待,期待有一天她能见到不曾谋面的哥哥,所以她也是高老在这个家中强劲支持者。

他们两在家时会一同谋划,想更多的方案去寻找踪迹。

孙女曾说,“爷,我包揽线上消息,你负责线下探访。但是要注意身体,量力而行。路上随时保持联系。”

 因为知道这条路还很远,高老一直有在保持锻炼,身子硬朗着,这点孙女还比较放心。

 但云南的西南小山村,比以前去过地方都远。高老不打算告诉家里人,怕被阻挠。而且这次走得匆忙,几乎是对方刚挂电话,高老便开始打包行李。

“云南那孩子二十来岁,手上也有烫伤,与您在网上发的小孩图片中的烫伤位置是同一处。有人试图找其他人打听那孩子的情况,但所有人要么不愿开口,要么支支吾吾,总之很可疑。”

不知道为什么,高老听完后心里一直忐忐忑忑。他静悄悄,在不让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偷偷装上几套衣服,带着足够的钱,踏上了云南路。

高老走后不久,小高与妻子从房内走出,两人看着高老远去的背影。

妻子哽咽着说,“真的可以吗?”

早在一星期前,他们接到警局的消息,说是找到他们当年失踪的孩子。只是接到的消息,是孩子出了事故,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无效死亡,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其证件可疑,通过多方查证发现是二十年前的被拐者。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想该怎么告诉父亲,后来发现无论怎么说,他们也开不了口。

他们决定让这件事就此定格,也让父亲不再路上奔波。

他们要让父亲找到他的“大宝孙”,尽管这个这个大宝孙是假的,是他们托人找来最接近的阿温的代替者。

与其告诉他残忍的事实,不如造一个美好假象予他,让他结束不会有结果的征程。

小高说,“会可以的。”

33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