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死者代迎,十八岁女性。死亡时间2016年9月28日上午十点,地点N高中A座教学楼第十层天台,初步判定为跳楼自杀。”年轻巡警目不斜视,在办公室内立正汇报。

刑警宋昱皱眉问道,“初步?尸检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话音刚落,肖文手拿报告朝着宋昱急速走来。趁着宋昱打开文件空隙,他简要叙述调查结论。

“初步为是自杀。监控显示只她一人上了十楼天台。身边同学、朋友、老师、家人未发现她与人交恶,她被视为榜样。只一点,听说最近一次考试成绩大幅度下滑,似乎压力不小。所有人说是压力太大......”

宋昱文件尚未细看,便将之摔在桌上,肖文识趣闭嘴。

宋昱年纪不大,大学毕业不过两年便被任为A市第一大队刑警队长,不少人曾怀疑他的背景,也有人去扒其背景。

怎么说呢,宋昱的后天确实够硬。

爷爷是将军级别,爸妈在本市也是响当当人物。不过这小子的实力也是惊人。

许是家族遗传,他竟从高中开始协助警方办案,当时主要任——罪犯画像师。由于年龄较小,再加上家人刻意保护,关于宋昱的档案记录也只有警方内部才能查阅。

大学四年所参加的大小案件,多不可数。若就事论事,宋昱如今的位置多少还有点屈才。

“‘所有人说?’” 宋昱站起身,拍拍肖文的肩膀,“警察是听所有人说来办案的?证据?动机?确定一个人是自杀还是他杀、死亡原因、他杀理由、自杀动机,都给我拿出证据!你、我是干什么的?是让死者走好,生者得到解脱。而不只是找到罪犯,将他们关进监牢,案件存封文库。懂吗?”

宋昱年纪虽小,脾气不小,架子自然也是不小,训下属时一板一眼。

一顿训下来,众人不敢吱声,一个个默默退出办公室,各自回到岗位全身心投入此次案件。

人走后,宋昱将散在桌上的文件又重新梳理一遍。

案件发生已过整整26小时。

目击者、案发现场、走访人员,正如肖文所说所有线索都指向自杀,只缺了一样——动机。自杀动机是什么?

其实还有一条线索,是他们未曾知道的,除了宋昱。

凌晨,宋昱接到一通越洋电话,对方声称是代迎的网友来自加拿大,她们彼此一直是电话联系,但代迎最近情绪似乎不是很好,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条线索。

“情绪不好?”

“是的,代迎最近情绪不是很好。你能告诉我,代迎在学校的真实情况么?”

宋昱奇怪,“怎么这么问?”

对方解释,“我们经常是在半夜打电话。尤其是最近几次不像聊天,更像是她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事后她会说自己有点累先聊到这,不像之前还会听我说上几句。”

宋昱问,“她最近同你都说些什么?”

对方说,“我想想”,顿了几秒,又说,“她问我,为什么有人会在不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下,全凭他人一面之词便给受者下定义。”

宋昱愣了半秒又问,“还有其他发现么?“

对方说,“对了,她曾说过压力大。”

宋昱食指敲击桌面,仔细回想凌晨的电话。

情绪不定?压力?其他人怎么说来着?乖孩子?好学生?从小被当做苗子培养,一次模拟考压力便被放大了?

“不、不对!”

宋昱翻开代迎学籍档案,早在高三春季开学时,学校已将她列入保送名额。一次两次成绩下降,不会影响最终结果。

所以,“不是升学压力,那是?”

宋昱忽然想起在高三时自己曾遭遇的情况。

第一次协助破案是在高一,那时宋昱并未帮上多大的忙,照他的话来说只是与同学聊聊天。

当时案件是一起校园性侵案,因为话题敏感学生不敢多言,见到警察或是陌生脸孔,都会远远走开。

那段时间,宋昱家俨然成了第二警区,后来不知为何,宋昱便被推出来成为警方眼线,以便协助警方获取更多线索。

事实证明,宋昱不愧是警察世家,该案件很快有了实质性进展。然而,宋昱的平静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不知是谁,将宋昱协警的事给公之于众,一段时间内曾有不少学生包括外校,会特意到宋昱教室处等着他下课,只为看一眼。其中路近的,会趁着体育课时间偷偷想到宋昱所在学校。

人的疯狂,你永远猜不透。

同样猜不透的,还有人性。

接着,宋昱被扒出“官三代”。

有人开始怀疑他进重点高中的方式;有人会在背后议论他作为新生代表的能力;有人开始注意他的一切行为举止,试图找出破绽。

他们并不在乎宋昱做过何种努力,他们只想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宋昱现有的一切,完全是家人的庇荫。

人对自己所缺之物,分外敏感。越是完美无缺,越是能引起周围人的过分关注与恶意揣测。 

你不清楚其他人在什么时候,会对你产生恶意。可能是你爸妈买上了村里第一辆轿车;可能是你新买的鞋是他想要的;也可能仅仅是你被老师叫出去,开了会小灶。

宋昱脑里忽然闪过一幅画面,他给肖文打去电话,电话刚接通,他亟不可待说出自己想到的事情。

宋昱说,“你让小林去找代迎班上成绩前三的女生。然后将她带到操场上,找人多的地方,问问她几个问题。”随后,宋昱将自己想好的问题一一说与肖文。

距离案件发生36小时,肖文带着录音回警局已过1小时。

“代迎?她啊,还以为大家与她善意交好,只不过是想在考试时让她帮一把而已。

“孤立不是很正常么?家境好,相貌好,成绩好,所有学生时期该有的,她都有。谁不嫉妒?谁知道她现有的一切是怎么得来的?

“都说她是花钱进来的。成绩?哼,花钱买答案不就行了?她爸砸钱不就可以么?还要我告诉你其他用钱买到的东西么?

“关系好?表象!表象你不知道么?谁会站出来说自己不喜欢她?大叔,这是命案,没人想沾染。

“你还不知道‘杀人墙’吗?还以为你们已经查到‘杀人墙’了呢。有什么?你自己不会去看么?置顶的,去看看就行,看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还有,想让一个人承认自己嫉妒他人是很难的,这相当于让他承认自己不如别人。”

宋昱按下暂停键,“杀人墙?”

肖文回道,“是N高中贴吧上的置顶贴。上面贴出,只要你在置顶帖上写下你最讨厌人的名字,并列出此人的十大恶行。他会在一个月之内死去,无论是谁。”说到这,肖文停顿下来。

宋昱接过话,“所以说,你在‘杀人墙’找到了有人写下了代迎的名字了?”

肖文点头,“置顶上的首位人就是代迎。还有,我们找到了能证明她是自杀的证据。”

肖文说完拿出一直拎着的手提电脑,开机、登陆、查找一气呵成。

他打开“杀人墙”,置顶贴不知被谁删去,只留下唯一回复者——待隐的回帖。

“不分真假、不明是非、不辨黑白。你没有理由的恶意,是杀死我最大的动机。”

63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