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代迎一向认为,看网上的匿名口水战,不如多看几集灰太狼。起码灰太狼是光明正大的想抓羊、吃羊,而非躲在背后使绊子不以正面示人、不,示羊。

上周三体育课,代迎未去上课,而是回到教室继续看试题。同桌阿莉提前回到教室,见代迎未上课,便闲聊了几句。说着说着,阿莉像是很惊讶。

阿莉说,“原来你这么有趣啊?!”

原来?有趣?代迎不禁觉得好笑。

现在只不过解释自己大姨妈来了,不能剧烈运动才不去上课。以及耍了小小的心思,骗她不是在看试卷而是在看小说。这样便算是有趣?

代迎问,“我之前很无趣么?”

阿莉说,“之前大家都说你,只知道学习。与人交流少,大家本想找你一起玩来着,结果每次找你,你都在看书。不过,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也会看小说啊~”她笑得眼角出现纹路,“还说你清高呢~”

话音刚落,阿莉觉得自己说错了话,直看着代迎。

代迎笑道,“哪里清高了?我难道不是逗比类型么?”说完,还做出搞怪表情。

阿莉笑说,“算了,逗比不适合你,还是清高适合你。不过,上次你拒绝校草,倒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你们两成绩名列前茅、门当户对的。要是真在一起,估计老师也不会说太多啊~”

代迎随口说道,“才高三,不想早恋。何况,我又不喜欢他。”忽然想到,阿莉似乎对校草还蛮上心的,而且班上早恋的人好像也不少,代迎看向阿莉。

果然,阿莉说,“哎哟,还是你的眼光高啊,校草都看不上。乖宝宝,当然要以学习为主啦。早恋啊,还是留着我们这种人来吧~”

代迎知道自己又陷入了怪圈,怎么说怎么不对。索性,大家不要装了,反正就一个学期,高考后各奔东西。

她拿出放在小说下面的试卷,开始分析试题。

阿莉临走前说,“不过,你有空可以去看看‘杀人墙’,置顶帖是关于你的。”

“杀人墙?”

周末放假,家里难得清静,代迎忽然想起阿莉前几天说的话。其实,大家对自己的看法,自己早就知道,也明白根本没有解决之道。难道非得融入她们的圈子才算正常么?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说人非” 是其家训。

何况,在什么年龄段做什么事,代迎认为各凭性格。然而像她这么想,却是极少数,总会归为异类。

听到自己被送上“杀人墙”,代迎很是惊讶。自己不至于这么招人恨吧?她虽很少刷口水,但听周围人说起“杀人墙”倒也不少。

“杀人墙”是N高中好事者置顶的贴,一个月更新一次,至于具体是什么内容,代迎没细听。

闲来无事,又与自己有关。代迎好奇心猛增,打开电脑、登录贴吧。

“杀人墙”规则:

1、写下你最讨厌人的名字;

2、列举出对方的十大恶行;

3、过路人,若认识帖中人,留下你的看法;

4、一个月内,帖主不断更新对方的一切;

5、一个月后自行删帖,不扰对方;

6、如果你想让对方死去,请在发帖后告诉对方,让TA来“杀人墙”。

如果一开始知道看后的结果,代迎一定不会去看、去想、去猜。

包括去死。

一号字,宋体加黑,“代迎是个贱人,谁会不知道!” 大标题映入代迎眼帘。

最开始,代迎看到标题后,还只是笑笑,只当是玩笑或是言语攻击。帖子是上周二发的,虽贴出已过十多天,但前一秒依旧有人在回复。

之后,代迎越看越惊心。若本帖说的不是自己,光凭帖中大家说的话,代迎恐怕也会讨厌甚至是厌恶贴中说到的人。

连自认为控制力蛮强的代迎也会被影响,何况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

小到代迎说过谁的八卦,大到利用爸妈大学教授身份,通过非正规手段获取保送名额。所有被列举出来的事件说得有棱有角,好像这些事是当他们面发生的一样。

代迎一想到说的时自己,心里极不痛快。以前觉得,惹不起还躲不起么?现在才知道人家看你不顺眼,你躲到哪都一样。离得再远,也会有声音传入你耳中。

代迎打算不再花心思放于“杀人墙”上,她关上电脑,重新拿出书本。

那些人已有惯性定义,无论自己多努力,在他们看来都是为了掩盖背后的“恶行”。

只是一旦遇上与自己相关的事,人总会乱了分寸。

比如:昨晚代迎一夜噩梦,梦里所有人将她围在中间,用各种难听的字眼指骂她。

代迎想着可能是白天太过关注,才会有噩梦。时间长了总会过去,反正自己什么为人,她们迟早会知道。

至于始终认为自己就如“杀人墙”所说,这类人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回到学校,代迎走在路上会不自觉看向周围,她们在说着什么?有谁在注意自己?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么?

代迎第一次知道,一下课会有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并且还会朝着代迎望望。代迎没忍住,拿出手机打开网页,置顶帖阅读量已达10W,回复贴已有上千条。

“真想看看她那假清高下藏着什么样的嘴脸。”

“就是!校草都不接受,看她傲的!”

“心机女,看她最后会怎样!”

“要是没有她爸妈,还能这么傲?!”

回帖的内容愈加偏激,代迎看着心中大火,却找不到可以发泄的点。

晚上睡觉前,她照例给远在加拿大的朋友去了通电话,这次她只顾自问自说,没等朋友开导自己,她便挂了。现在她不想听任何安慰,她只想问清楚、问清楚一件事。

“为什么人会在不了解别人的情况下,全凭他人一面之词便给受者下定义?”

“为什么会有人期盼着自己死去?他们不是不认识自己么?”

一周过去,代迎睡觉前、起床前、吃饭前、看书前都会拿出手机看帖子的进展。现在,帖子的事占据她所有时间与精力。

一天天过去,代迎开始失眠。回帖像是被人转成语音,在她耳边循环播放,身边的人无时无刻不在看着自己。

“听说代迎已经知道‘杀人墙’的事了,不知道她会不会来看呢?”

“应该没有吧?要是看了怎么还会如此淡然?”

“对啊,要是看了肯定会小报告啊。”

“看了还能这么平静,那就不是‘清高’,而是‘变态’了。”

代迎蜷缩在被窝里,浑身颤抖、咬着嘴唇,手机屏幕暗了又亮、亮了又暗。

自己从小被教育礼貌待人,十几年从未与人发生多大矛盾。小学、初中都有能交心的朋友。

只是高中、高、中?代迎忍住泪水,高中呢?

不与人交恶,不与人玩笑,不与人论是非。不够么?

代迎看着手机,点开回复一栏。

“不分真假、不明是非、不辨黑白。你没有理由的恶意,是杀死我最大的动机。”

3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