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肖桃从小是个叛逆不羁的女生,最喜设法转变他人想法。

从不穿bra属于解放身体自由,到什么人应该做什么事,什么事又应该怎么做。她会一丝不苟向身边人灌输,她所理解的一切。

因为自己的脾气,肖桃自小也是得罪不少人。

同学、朋友、老师、亲戚,皆有得罪。肖桃觉得自己也蛮幸运,大家最后倒还是挺认同自己说的。

其实他们都知道,自己心思不坏,只不过是想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

肖桃在大学散伙饭上,喝的比较多,临走前不知抱着谁哭得稀里哗啦。本以为对方也会同自己一样,肯定是舍不得各自分开。

却不曾想,肖桃第二天醒来后,脸色一直不太好。这导致当天午饭闺蜜于囿愣是不敢叫上她。

肖桃一整天都躺在床上仔细琢磨,昨晚听到的话。

“你要学会收起你的小性子,大家都是在忍让你。出了校园,可不能这样了。”

肖桃气呼呼翻身侧卧,“有胆,明着说!”

她想着,既然对方说“大家”,那边是有至少三人以上相互说起她的脾气。背后说闲话,让她逮着看不撕了他们的嘴!

但是在她醒着的时候,从未有人这么与她说话。肖桃一度怀疑是不是记忆出了错,或是将他人的记忆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真正与学生时代分别是在三天前。

三天后肖桃只身来到魔都,应聘自己第一份工作。很幸运,只她一人来面试。

肖桃回忆自己的表现,又加上当场面试官的反应,且不说自己是否超常发挥,应有的实力算是尽了全力吧。

退场时,肖桃给在场之人甜甜的笑容。她走出会议室,顺便帮他们关上门。

结果肖桃没注意身后,不小心将身后的人撞倒,对方手上拿的文件飘洒一地。肖桃赶紧道歉并捡起地上的纸张,整理好准备交给对方。

肖桃看着文件上的标记按顺序整理好,一共两百来张纸页,准确来说是两百多张面试名单。原来那天是面试截止日,肖桃的对手早在前两天已经前来报道。

肖桃脸都快绿了,自己选的工作也没多高大上,竟然一群985、211的本科、硕士,甚至是博士也来凑热闹。肖桃将名单还给对方时,手都在颤抖。

她没忍住,“真是浪费。”

被撞的人自是知道肖桃什么意思,“哼,我们公司要求是高,去年还有教授来应聘呢!”

肖桃撇撇嘴,“所以才说是浪费,他们完全可以找更好的工作。”

对方说,“工作难找,你不知道么?”

肖桃说,“工作不好找,大家都一样。我只是觉得他们是在浪费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

对方不自觉拉高音量,“怎么就浪费了?你觉得他们浪费了,那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比不上他们,觉得他们是你现在应聘的强劲对手!”

肖桃想着,自己铁定是选不上了,索性自己说个够,才不管他们怎么想。

她想完便说,“销售而已,哪来的那么多要求?会动嘴皮子,将每一个产品被说得天花乱坠,让客户点头掏钱。”说完,肖桃两手一摊,脸上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对方说,“亲爱的,销售中的说话技巧、实例列举、数字攻击、购买引导,这一串串的流程,是需要你结合你学过的知识完成的。并非你观念中的卖东西,懂吗?”

肖桃还想论论自己心中的销售,结果对方丝毫不给她机会。

对方说,“亲爱的,以后说话带着脑子,但别带上你的惯性思维。”话音刚落,甩着头发扬长而去。

晚上回到住的地方,肖桃打电话给闺蜜于囿,大段大段的吐槽,让肖桃畅快许多。

良久,于囿说,“记不记得我让你收住你的小性子?”

肖桃想了一会说,“靠,原来那晚是你说的!”

于囿说,“废话,除了我,还有谁敢向你谏言?就你那臭脾气,别人说一句你便回击十句,不争出个高低对错,誓不摆休,一言不合甩脸走人。就拿你刚说的这件事为例,他们怎么决定自己要应聘的工作是他们的事。你可以发表评论,但是你能将你的想法强加于人。人是会思考的独立个体。别人怎么想、怎么做是他的决定。别想着让他人遵循你的想法来做,明白么?”

肖桃不太高兴,只是“哦”了一声。

于囿说,“别不高兴,教你一方法,以后可以试试。”

肖桃说,“你说。”

于囿正色,“角色扮演。人前马首是瞻,人后独立宣言。”

肖桃说,“人前是人,人后是鬼?”

于囿叹息,“让你啊,以后在工作上老板就是老板,说什么需要什么,你给他办到。至于上高皇帝远的,你也要遵循他的话,因为就算山高路远,他还是可以断你粮草毁你军马。”

肖桃说,“额,你什么意思?”

于囿说,“在外面,别人说的就听着,至于做不做或是改不改,由你自己。反之你说什么,别人听着就听着,不听随他意。”

肖桃嘀咕,“可是,之前大家不都是这样的么?我说什么他们都听着呢。”

于囿说,“哼,谁说他们听着了?不过是知道与你多说无益。”

于囿停顿了一会,没听到肖桃搭话。

她又说,“你不想改变,他人也是不想改变。每个人都试图生活在自己想要的环境中,但是又有几人能如此自由生活?你想不一样,可以。前提是你的不一样,不会影响你任何方面。”

肖桃说,“复制人生,我不喜欢。”

于囿说,“你可以不一样,在你为王的世界里。”

于囿刚挂上电话,便见着男票手拿水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

于囿白眼一翻,“干嘛,想说什么?”

男票说,“我记得昨天是你辞职的,是吧?原因还是因为与上司争论,对吧?”

于囿说,“没错,就是姐姐我。你想咋地?”

男票说,“我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没想到你还能这样劝小桃。话说回来,你怎么昨天没在心里这样劝你自己?”

于囿双手撑脸说,“哎,我也是知道后果才会反思啊。既然自己走过弯路、吃了苦头,总要有点收获给小桃。”

67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