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

邓钰那晚的模样,虽然已经过了整整两周,但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段时间社区王大姐在茶余饭后,至少得说上三遍。可惜,后来被小区保安给口头警告了。

保安说,“王姐您老这样说,让业主很为难啊。照这样传下去,谁还敢租咱们这小区,您说是吧?”

王大姐仔细一想,好想的确是这个理。

上次还听隔壁小区朱姐也是在说这件事,好像聊的对象原本是准备住咱这小区的住户。后来不知怎么,那两小姑娘立马就办了退租手续,现在思谅,估计是与这件事有关。

王大姐点点头,却一个劲强调,她说的都是真的,至于别人说的,那就不干她甚事了。

王大姐是名副其实的社区委员会主任,同时也是流言蜚语必经之所。邓钰差点被谋杀的事,保安也是听了不少版本。虽然业主让他注意此事,不能再让这件事口口相传。

但他也蛮想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样,以及这件案子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于是口头警告后,他忍不住也问问王大姐。毕竟,王大姐的消息灵通与准确率还是有保障的,

只是,当他问起时,王大姐也含糊起来。

她说,“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还想去看看小钰来着,结果第二天她就搬家了。到现在也不清楚她去哪了,她人不见了,我也不好问其他人。难道我去问警局啊?这要是去问警察,指不定会不会将我当成嫌疑犯呢。”

保安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好奇怪,这件事最后的结果反倒是没多少人知道,甚至可以说也没多少人关心事情的结果。可能是人们对这件事过程的好奇度,远远超过这件事结果了吧。

(二)

案件已经发生了三周,宋昱才接受上头临时下发的任务。

“三周?没破案?”肖文拿到资料时,也是头疼万分。

上次的分尸案才送来几天,现在又派了个无线索案件。要是在案件最开始调查几天转过来,没准还可以查到一丝线索。可是都过了这么久,难不成真当老大是福尔摩斯·宋昱?

宋昱敲敲办公桌,“受害人已经搬离住处,是在案件发生一天后。虽说案件已经过去三周。如果小区没有熊孩子捉迷藏与捣蛋青少年探险之旅的话。案发现场除了灰尘增多外,其他的应该不会变。”他看了一眼肖文,“所以说,你现在去勘察现场,没准还能看出蛛丝马迹。”

肖文“腾”地一声站起身,快速将资料卷成圆柱,塞进口袋。不说二话,便朝着案发现场赶去。

宋昱坐在电脑前,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受害人除了当初报案时被带到警局录口供,竟再也不见踪影,连案件后续也未问。

难道不应该是随时追问案件调查进展么?

宋昱记得曾有案件才过10小时,受害人便请律师说要告当时的负责人。

理由是,“由于未抓住罪犯,导致我不敢出门。我要求因案件进展慢而带来的一切损失与开销,皆应由警局支付。”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不得不让两名警员24小时,随时随地、随陪随到,直到破案。

这位受害人倒是不同于常人,不仅不问,干脆第二天便搬离住处。

受害人名叫邓钰,今年二十三岁,之前在杂技团表演高空舞蹈,后因《无声》讽刺寓言小说直指杂技团内部不为人知的黑幕,而受誉一时。

后果很显然马戏团班主直接辞退了她,也正是同时有出版社高薪聘其为专栏撰稿人。可是结果不尽人意,之后她并未有多少作品出现在大众面前。即使有,也是反响平平。

可能是出于面子问题,也可能是出版社的人才调动,总之她被安排到了别的工作,再无其特有的专栏出现。

宋昱十指相交触于额间,大家都在找线索,却无人再找上邓钰。忽然,他抬眼看了眼出版社官方网站上标注的地点。

(三)

肖文手拿收集的材料,汇报,“头儿,现场被捣乱了。听说是邓小姐第二天离开时,发了很大的火,将东西全部捣乱,之后拉着行李离开了。”

“其他人怎么说?还记得当时情形么?”宋昱问道。

其他人?肖文缩了缩脖子,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的女人都会像那位社区王大妈,一听自己是调查的警察,连忙拉住自己坐在一旁,进入整整一小时家常。肖文试图也是真的有打断,但王大妈很厉害,说着说着又回到家常。

这次调查使得肖文在后来案件中的调查模式发生了改变,凡事调查对象是上了年纪的中年大妈,必然是选择退而求其次之法——让别人来问。

王大妈中途说累了,出去了一下估计是倒水。肖文趁此准备开溜,结果刚走到门外,结果被拦截回来,并且这下出现了另一个人——本区保安。

可能是这两位之前讨论不少,所以这次丝毫不需要肖文拉回话题,王大妈与保安径直聊到了一起,中间未断一秒只说此案件。

两人就像是在唠家常,完全当肖文是个透明人。

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听到的再也不是官方的回答与家常。接下来的两小时倒是信息量挺大,但是其中的真实性有待考察。

事情发生在10月15日,也就是三周前,大约是在夜里十二点左右。突然小区内里传来尖叫声,撕心裂肺。

几乎是一秒内,小楼瞬间灯火通明。大家皆将自家窗户打开,往声源处望去。发现一男一女站在黑漆漆的空地上,女的正大声尖叫。众人以为莫不是遇到歹徒或是欲行不轨之人?

王大姐第一个冲出房门,手里揣着平日里拿来栓门的大铁棍。结果等到王大姐到时,众人竟是听到平日里最胆大的王大姐的尖叫声,丝毫不亚于之前的尖叫。

接着竟是听到铁棒掉地的声音,再接着便看到王大姐冲到黑暗处,然后众人眼前出现了第四人。

因为是半夜光线很暗,再加上那人一身黑很诡异。

所以没有任何人在楼上注意到,其实在王大姐下去之前,楼下是三个人。

是邓钰。当时的邓钰一身黑,包括头部。倒不是因为她的长发乌黑挡住脸,而是有人用黑色塑料袋将她的头给蒙住,并且蒙得很严实,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不得动弹。

若不是半夜有人经过,很可能邓钰就会没命。因为王大妈上前解开邓钰头部塑料袋时,她已经因缺氧而窒息晕厥过去。

邓钰当即被送到医院抢救,抢救之后便有警察上前例行询问。邓钰说她在睡觉,其他的自己不知道。

她太过平静,平静得让王大姐忍不住向警察重复再三,自己发现邓钰时她的状况。

王大姐说,“警察同志,这人丧心病狂啊!全身黑头上还套着黑袋子,这是要杀人灭口啊!要不是我、要不是那对小情侣,指不定现在邓小姐是死、被杀了!”

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警方根据受害人邓钰的口供及案发现场调查所知,这不是单纯的入室抢劫,更有可能是杀人未遂。

可是,既然是有意杀人,为什么会在不确定下手对象是否死亡的情况下,就离开了呢?

警方问邓钰,是否与人发生矛盾或最近是否有不寻常的事发生。

邓钰不假思索摇摇头。

经过附近踩点,邻居、朋友、同事等调查中,警方发现邓钰是十足十的宅女,但与人打交道却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比如说:周末双休时经常多做几份菜,送给左邻右里;也会在傍晚时下楼在小区花园与小朋友一起玩,并教他们手语。

听了肖文的长篇累牍般汇报,宋昱皱皱眉,“捡重点。”

肖文撇撇嘴,“第一,邓小姐身边目前尚未发现可疑人;第二,邓小姐生活圈很正常,无不良嗜好可能引发的刺激行为;第三,邓小姐身体健康,无精神病史;第四,马戏团已经很久未联系,暂且未发现属于报复的迹象。”

宋昱见肖文脸上不情不愿,笑着说,“下次再被唠家常,你拿出点警察的严肃感,让对方有什么说什么。”

肖文挠头,“这样不太好吧?要是被人说成摆脸色怎么办?”

宋昱正色,“人命,不该严肃吗?!可能就因为他们说的家常太多,将有头绪的线索排在后面,导致犯罪嫌疑人长时间在外流窜,加大破案难度!”

肖文瞬间站得笔直,回答,“是!”

宋昱摆摆手,“算了,就你这性子,还有得是时间磨”,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你去查查邓钰最近在杂志社的工作是什么。”

说完,宋昱拿出笔在便签上写下邓钰工作地点。

(四)

肖文到达目的地时,杂志社忙的不可开交,尽管知道他是来查案的,可依旧没多少人搭理他,估计是觉得与自己无关吧。

肖文站在办公区域中部,看着周围的人来来去去,时不时有人对他说“借过借过”。他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来捣乱的,心里觉得不太好意思。

可也就是同时,他想起了头儿说的话,顿时拉下脸随手拉住一小姑娘,是前台。

肖文说,“邓钰在哪?”

许是肖文的颜色过于严肃,姑娘愣了半秒连连回答。

她说,“邓钰一个星期前就未出现了。具体情况我这边不是很清楚,听说是在家休息。你可以去问问余主编,是负责邓钰新书的主管。”小姑娘说完,右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方向。

肖文点点头便走向余主编的办公室。

知晓肖文来意后,余主编说,“邓钰?一个星期前,社里开会让她专心在家写新书。”她紧张地问道,“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肖文皱眉,“没有没有。她是在写新书?我听说她上一部小说是在十年前叫《无声》?之后十年间再无作品?”

余主编不高兴了,“警察同志不是无作品,只是无销量而已。我相信这次的小说《死亡成名》出来,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她语气坚定,丝毫不掩得意,话锋一转,又说,“不过,上次你们已经有人来问过了邓钰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还要问一遍?到底是什么事?”

肖文眉头皱得更深,看来搜查科的人对这件事相当保密啊。

一般而言,除非是受害人要求的,在外部调查时要注意保护其隐私,包括一切有关事情的任何细节问题。可是通过同余主编交谈,她似乎并不知道邓钰发生了什么。看来邓钰是提前要求了。

可是为什么呢?

肖文离开出版社后,将询问得到的消息在电话里向宋昱汇报,头儿听完后也是吃惊。

随即又想到按邓钰的性格来说,保密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对一个有自闭倾向的人来说,任何事情最好只有自己知道,以防他人寻寻问问,可以减去不少不必要的交流。

宋昱问道,“《死亡成名》?你回去问问主编,能不能要到这部小说的提案。”

肖文疑惑,“有关系么?”

宋昱解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晚没人发现她的话,她必死无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写的很可能是自传式小说。而通常情况下,自传式小说内容,会带有一定的真实情况。唯有真实经历才会让读者感同身受。”他顿了顿,“十年间未有让人再记起她的作品,应该会很怀疑自己吧?难得有一部小说成型,而且听你刚说的,那位余主编对这部小说倒是很期待啊。”

肖文问道,“头儿,你是说她可能是因为想体验死亡,才会编造出这场事故?可她明明反手被绑在身后,头戴黑色熟料带,不可能啊 !”

宋昱笑道,“一个人也可以很简单完成这些,尤其是对于曾从事杂技演员的邓钰来说。但是,目前你先帮我搞定《死亡成名》的部分内容。”

肖文立刻回道,“是!”

没过多久,肖文发了封邮件给头儿,上面是他在余主编那看到的《死亡之名》手稿。

他想着,若真如手稿中所写,那么这并不是一桩“室内杀人未遂”,而是“自杀未遂”。

肖文当即一一拍成照片发给头儿。他又编辑短信,语气颇为调侃。

他写道,“我们貌似打乱了人家的计划。“

打乱?宋昱指尖敲击桌面。呵,恐怕还有助推作用。若是等这部小说问世,再加上宣传时“无意”透露自己曾遭遇的情况,以及警方尚未破案。恐怕这效果不亚于花上几百万找来当红明星助阵吧?

他盯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邓钰博客,博客更新停留在一周之前。

“感谢电影《大卫戈尔的一生》,让我看到生的希望。”

(五)

邓钰从小对于“选择”有莫名的偏执,她认定自己选择了便不能后悔,后悔则意味着能力有限,对自身认知不足,才会导致现在的生活丝毫感受不到快乐。

就像现在杂志社的工作。

《无声》之后鲜有成就,导致最后自己由人前转到人后。十年如一日,好不容易支撑到现在,却在看了那部电影后瞬间被打垮。

双手打上死结后再将头部套上袋子,头部蒙住在40秒之后才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也就是说在40秒之内双手反扣在后便成。

40秒?呵,对于表演曾从事杂技十余年的人来说,3秒足矣。

那晚邓钰吃了丰盛的晚餐,准备好一切。

“你说,我会不会成为世界悬案?”邓钰看着镜子里一身黑的自己笑道。

37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