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李旭跳上公交时衣服被门给夹住,摆弄了好久才将衣角给拉扯出来。

司机从倒视镜中,看着后面追赶的一群人逐渐不见身影,这才回头打量了一眼刚上车的李旭,这小伙子不要命的往车上跑,还被一群人追,不是流氓就是混混。

他的眼神不是很友好,不小心被正抬头的李旭看到了。

李旭大声嚷嚷,“看什么看,再看挖你眼珠!玛德!不知道我在赶车吗?!车门迟点关会死啊?!”

李旭语气不善面容狰狞,边叫骂边往司机方向走去。

赵硕恰好坐在司机右斜对角处,李旭接近时他悄悄伸出右腿,前者没注意脚下的情况几乎是瞬间中招,随后赵硕也很“及时”伸出手扶住他。

赵硕赔笑,“抱歉抱歉,”话锋一转,“兄弟,后面那些人追你干嘛?”

李旭手一挥,“还能怎样?不就是羡慕爷么!爷就这么稍稍动动手指头,瞬间有钱进账。”说完,他很是欣赏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钱来得太容易,他们眼红。”

这时,旁边大妈挑眉,将身子凑了过来,“哪有那么好的事,钱还能动动手指头就飞进你口袋了?”

赵硕笑道,“当然有,一个电话找三五十人发小广告,专在人流量大的路口、商场发,一天下来每人扣上一二十元,一边抽烟一边监视,。结束时少则三百多则一千。”

李旭脸色一愣,“你怎么知道?”

赵硕递根烟给他,“我之前也是做这一行的,尤其是在大学城附近。”说到这,他微微抬起手臂捅了一下李旭,低声言语,“大学生嘛,李哥,你懂的。廉价劳动力,都是群毛头小子最容易说话。偶尔遇上软弱的额,少给三四十也不成问题。”

赵硕抽了一口烟,讥笑道,“他们钱拿到手只会在心里安慰自己,虽然不多但至少是自己双手挣的。”

大妈还想问问啥,但是自己的目的地到了,她满腹惆怅下了车。

赵硕与李旭说的很欢乐,尽管车上的人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也不自觉将他们视为相见恨晚的两兄弟。

不过,也确是如此,李旭看着面前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赵小弟很是满意。同行的人不是相比攀比便是相互抢生意,难得遇到志同道合的,幸好赵小弟现在转行了,要不然与他说了这么多行道里的小九九,指不定会被他用上。

赵硕贴耳轻言,“李哥,下一站,我就到家了,要去你去我家聊聊?小弟我生意不是很好,想暂时缓缓。”

李旭不动声色拉开与他的距离,语气不善,“怎么?想回来抢生意了?”,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赵硕讨笑,“哪能啊哪能啊!”说完拉着李旭,让他重新坐了下来,“李哥,我最近手上有点资源,是那方面的。”

李旭不解,“啥?”

赵硕拿出手机打开相册,一张香艳万千的少女照片在两人瞳仁中浮现。

李旭仔细看了看,这姑娘好像自己见过,好像是前段时间小桃介绍过来兼职发传单的。他摸了摸胡渣一脸淫笑,上次聚会这姑娘被小周灌了几杯,散场时两人在不远处欲拒还迎的。现在看照片里覆盖再小姑娘胸上刺有纹身的右手,不正是小周么?呵,没想到小姑娘隐藏得够深,还有这活呢?

赵硕问道,“你认识,对吧?”

李旭笑道,“在我这做过兼职,平时看着挺好的,没想到也是这活呢!”

赵硕一把扣住李旭肩膀,“走,要不要去我家喝口茶再回去?她晚上准备回来。”

李旭邪笑,“好啊,晚点回去也没事。反正家里也就我一个人。”

赵硕住的小区是帝京江厦,当地有名的豪宅小区。

李旭边走边盯着前面带路的赵硕,刚开始看着时还以为只是装得人模狗样,现在一看住在这般高档的小区,怎么还会做这种事?

他快步与赵硕齐步,“住得这么好,还外出讨生活呢?”

赵硕笑道,“交了个家里不同意的女朋友,只能找点邪门歪道挣挣钱。”

说着说着便到了37层,听说此处最高层就是37层。

这!岂不是晚上还能在阳台将帝都美景一览全无?要是再倒上一杯红酒,身边来几个金发女郎,那得多逍遥快活啊!李旭眼前浮现心中所想,不禁笑意更深。

赵硕打开房门后,将房门反锁。

他说,“李哥,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红酒。”

李旭笑道,“那得多麻烦你,”他搓搓手,“不过,小妮子什么时候到?可不能等得太晚,明个还有活。”

赵硕笑道,“这么着急?”,随即指向另一间关上门的房间, “就在那,你去吧。她早在里面等你了。”

李旭迫不及待走向房门外,先是试探性敲敲门,“小妹妹?”见里面有“呜呜”声,他变得更加急切,开门时也不忘回头看一眼赵硕。

后者则伸出手,示意,“您随意”。

赵硕从李旭跑向房间开始到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一直盯着他,将他脸上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包括现在打开房门后身子僵硬纹丝不动。

赵硕走上前,“怎么?不合口味?”

李旭脚步虚浮,浑身颤抖,往身后一寸一寸挪。赵硕一把拢过他的肩膀,重重拍了几下。

他又说,“李哥!打起精神啊!来,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他将李旭王屋内推,随即关上了门。他对着床的方向说,“小周,有人来陪你了。你不是一个人哦~”

躺在床上的是小周,他的四肢被绳子绑住,脸上、下身全是血!

估计是反抗时被打的。李旭初见时心里一怔,小周嘴上全是血,并未用胶布粘住。但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不喊出声?

他微眯上眼仔细一瞧,小周的嘴巴用针线缝上了!

李旭瞬间醒悟,转身准备伺机而逃,但是他忘了自己是被赵硕推着进入屋内。此时在他眼前,赵硕举起手中的高尔夫球杆,朝着他的额头来了一棍。

李旭倒在地上,由于离床过近倒地时后脑勺撞上了床角,他没有力气举起手去探探后脑勺的伤处,他只知道很疼,他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他的眼正巧对上床头挂着的黑白照,是之前在赵硕手机里看到的照片里的小姑娘。他突然想起那晚聚会结束后,在离餐厅不远处,他看见小周背对着自己与小姑娘站在一起,后者像是在挣脱好像也喊叫了几声,但是他没有上前,万一只是两人笑闹呢?自己上前不成笑话了?

李旭咧开嘴笑了,鲜血从嘴角流出,呛了一下咽喉,他剧烈咳嗽起来。他心里想着,不就被人玩了一次吗?小姑娘可真是看不开,有什么比命没了可怕?她男朋友也是够蠢的,为了一个已经不干净的女人,身犯命案,还是两条人命,真是蠢货!

赵硕在走动,他的脚踩在李旭的脸,手中的球杆在摇晃不停。

他又哭又笑,“小瑜,这是给你陪葬的第二个礼物。在你头七之前,我会让所有人出现。下一个是给你介绍兼职的余桃。”

他扔下球杆,走到衣柜前,“余桃在经管系上大三,平时喜欢与人在第六空间K歌。” 他转过头,向着女友遗像一笑,“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在那里找到了兼职。明天就去上班。” 

他换上新的衣服,将遗像取下来抱在怀中。

他说,“明天,我会带她来见你。在你面前,惩戒她。”

36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