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年有十二个月,十二年为一个轮回。

时辰需要守护,人间需要象征。所以天地之间,一共有十二种属相,每一种属相,都代表了一年。很久之前,天帝发下一道仙诏,诏告全天下的鸟兽,要他们在日出前来昆仑山。天帝会依照他们登上昆仑之巅的次序,选出十二种动物,来当作十二属相的代表。

有一个好奇的记者去问天帝 ,为什么会选择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来当属相呢?天帝说:“如果你对一件事情很好奇的话,最好自己去问。”

这十二只动物如今分布在不同时空不同地点,于是天帝给了他一把司南——这像是一把勺子,在地上一转,就可以指向南方——可以保证他不会迷路。

记者拿起司南,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以下是他发回来的专访。

 

十二属相之鼠

 

记者在一处小城镇中找到老鼠的踪影。

它变成了一个人类,头戴着一顶绿色风帽,穿着一件绚丽的彩色衣服,手里还拿着一把笛子,慵懒地在城中的一片围墙下晒着太阳。几个小孩子在它身边叫着闹着,它随口吹上几小段旋律,换来一片欢呼。

记者问老鼠:当初你是怎么赢得第一名的呢?

 

老鼠说,我们鼠是兽类中最卑微的一族,因此我们一直秉承着祖先的训示,要信守承诺。对朋友一定要尽心尽力,这是我们的生存之道。当天帝的诏书传遍天下后,所有的鸟兽都很兴奋,我们却没兴趣,我们太弱小了,没法跟别人争。

我最好的朋友猫找上门来。猫告诉我,它决心要去争取一下十二生肖的位置,希望我能帮他。

猫的计划是这样的:昆仑山四周被鹅毛都无法漂浮的弱水所围绕,只有一座遥远的陆吾之桥可以通行,而那座桥上上有危险的开明兽把守,十分危险。猫说在弱水的某一处岸边,有一颗巨大的不死树。只要把不死树弄倒,就可以在弱水上搭起一座桥。这是一条近路,可以最先登上昆仑之巅。

可是不死树会自己恢复,一般的锯子和斧子根本砍不倒,所以才叫做不死树。唯一的办法,是把整个鼠族集合起来。老鼠的繁殖数量非常多,所有老鼠同时去啃树干,就可以把不死树弄倒。

猫给了我一支竹笛,说为了避免被其他鸟兽发现这个秘密,它先不会靠近,等到树倒以后,让我吹这个笛子发出暗号,它就会赶过来。

到了那一天,我带着整个鼠族找到了那一棵不死树。这树还真是高大啊,抬头几乎看不到树冠,赤红色树干粗得像是天宫的梁柱。我一声令下,所有的老鼠都趴在不死树粗大的树干上,亮出牙齿开始啃。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因为不死树实在是太粗了。很多老鼠啃着啃着,牙齿都掉了。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完成了任务。大树轰然倒地,横在弱水两岸。我非常高兴,赶紧顺着树干爬到对面,用笛子呼唤猫过来。我的同族则一直攀在树上,继续啃,防止不死树自动恢复原状。

 

可我吹了很久,没有看到猫的身影,反而看到一大群鸟兽冲过来。鼠族太弱小了,我根本无力阻止,只能看着它们踩踏着木桥穿过弱水,扬尘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该在陆吾之门那边吗?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荒凉的弱水河畔伐木?难道是猫不小心泄露了这个秘密?他为何迟迟不来?是不是被这些鸟兽灭口?

一连串疑问在我脑海中盘旋,我却一个都得不到答案。

而且,现在我还碰到另外一个难题。不死树正在慢慢恢复,如果它恢复直立状态,攀在树上的老鼠将会全部掉进弱水淹死。可如果现在它们离开,猫来了以后就没桥可走了。

我决定信守这个承诺,要坚持到猫的到来。我一边吹着笛子,一边看着我的同胞们牙齿缝流出鲜血,爪子被树皮磨光。可只要笛声不停,就意味着猫还没来,他们就不会退开。

承诺比性命还要重要,这就是我鼠族的坚持。

在笛声之中,不死树慢慢直立,我的同胞一只只掉进弱水,纷纷淹死,只剩下一个站在对岸泪流满面吹着笛子的我。

回去的路被切断了,我别无选择,只得朝昆仑山顶走去。一路上,我不停地吹着笛子,希望猫有机会能听到,却从来没有得到回应。说来奇怪,刚才明明那么多鸟兽从这里走过去,我却一只都没见到。

我就这么走啊走啊,突然间我的耳边响过一声炸雷,让我惊醒。我环顾四周,看到天空风云变幻,再定睛一看,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接近昆仑之巅了。我迈步向前,看到天帝站在宫阙门口,似乎已经等候我很久。

 

天帝告诉我,我是第一个抵达巅峰的。这让我大吃一惊,连忙问猫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帝拿出一面镜子,镜面如水晶般纯净,可以看到每一个生灵的过去和未来。

我看到了昆仑山的全貌,一下子就惊呆了。不死树这里其实是最远的路,中途要路过好几条岔路、悬崖和洞穴。然后我看到猫的身影在陆吾之门一闪而过。

那一瞬间,我全都明白了。

猫骗了我,也骗了所有的鸟兽。他让我把不死树啃倒成桥,又放出谣言这里是捷径,把鸟兽们都引过来。这样一来,在其他竞争者在远路跋涉时,它就可以独自大摇大摆地通过陆吾之门,率先抵达山顶。

这就是我牺牲全族和信任换来的结果。

记者问:“可是,如果它走的是近路,怎么会是你得到第一名呢?”

“我不知道,也不关心。”鼠平静地回答,抓起笛子说:“从那以后,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不信守诺言的人,他们应该遭受和我同族一样的苦难,被淹死。”

鼠冲记者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把笛子横在嘴边,边吹着美妙的音乐边朝城外走去。那些在它身边的小孩子,突然像着了魔一样,也跟着它离开。慢慢地,全城的孩子都跟着它出了城,浩浩荡荡,朝着城边的一条大河走去。

昆仑山的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记者发现,只访问一个属相是不行的。于是,他为了探寻更多细节和真相全貌,踏上了寻找第二位参与者的路。

下一个,是牛。

3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