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年有十二个月,十二年为一个轮回。

时辰需要守护,人间需要象征。所以天地之间,一共有十二种属相,每一种属相,都代表了一年。很久之前,天帝发下一道仙诏,诏告全天下的鸟兽,要他们在日出前来昆仑山。天帝会依照他们登上昆仑之巅的次序,选出十二种动物,来当作十二属相的代表。

有一个好奇的记者去问天帝 ,为什么会选择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来当属相呢?天帝说:“如果你对一件事情很好奇的话,最好自己去问。”

这十二只动物如今分布在不同时空不同地点,于是天帝给了他一把司南——这像是一把勺子,在地上一转,就可以指向南方——可以保证他不会迷路。

记者拿起司南,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以下是他发回来的专访。

 

十二属相之牛

牛隐居在一片深深的灰色宫殿中。这座宫殿占地极广,其中却只有一种建筑,那就是围墙。围墙用青砖和条石砌成,百转千折,无头无尾,盘成一圈圈杂乱无章的通道。

寻找正确的路径花了记者不少时间,他最终找到了正确的路,来到宫殿的中心。这里没有金碧辉煌的宝座,只有一个简陋的木棚。一头骨瘦如柴的牛正卧在木棚里,它只露出一颗硕大的牛头,身体的其他部分被一块发臭的破布盖住。

它对记者的到来没有什么反应,牛眼冷漠地移动了一下。在记者把请求重复了三次之后,它才缓缓开口:“你想知道在昆仑发生了什么?”

“是的。”

牛思考了很久,说:“如果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告诉你。”

记者爽快地答应了这个请求。于是牛抬起头,望着天空慢条斯理地吐露出它的故事。

我和我的弟弟,是牛族族长的两个儿子,我们彼此关怀、敬爱,都愿意为对方付出牺牲。有一次,我们两个来到一处幽静的池塘边,看到池塘里有一位女子在沐浴。我们借助灌木丛的掩护靠近偷窥,一下子惊呆了。那是一个多么漂亮的女人啊,婀娜的身材,光洁的脊背,乌黑油亮的长发,以及在水中那优雅的动作。我们彼此对视,发现我们兄弟俩同时爱上了她。

可是女人只有一个,必须要有一个退出。于是我们相互约定打赌,胜的人去追求她,输的人也不许心怀怨恨,要一如既往地热爱兄弟和他的爱人。我从头上取下一只牛角,在地上用力转动,当牛角停止时,尖端指向了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拥抱了我,满怀歉疚。我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不要放弃这个机会。我望着我的兄弟一步步走向池塘的背影,心中既遗憾又高兴。那只牛角是我的,我可以控制它的转动。我很喜欢那个女人,可我看得出我弟弟更喜欢她。我能做的,就是遵守约定,默默地祝福他们。

很快我的弟弟回来了。他化成了人形,身边就站着那名女子,她羞涩地垂下头,任由我弟弟牵着手。可我惊讶地发现,女子身上穿的居然是一件绯红色的卷云羽衣。这是只有天庭的贵族们才有资格穿的衣服。我问了她几句,得知她竟是天帝最小的一个女儿,叫做织女。我心中一沉。天帝会允许他的女儿和低贱的牛族青年交往吗?

可我看到弟弟兴奋的眼神,把质疑的话咽下去了。我做了一个决定,就让他们幸福而懵懂地生活下去吧,其他的事情,让我来守护。

于是,我弟弟以一个人类青年的形态,和织女生活在一起。而我留在了他们家里的牛棚,化身成一头普通的老牛,看护着他们。我每天从牛棚里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我弟弟学人类的样子扛着锄头种地,织女娴静地留在家里纺织,其乐融融。我深深爱着他们两个,就这么看着他们,就很幸福了。

好景不长,天帝很快发现了这件事,把织女抓了回去。我和弟弟急忙去追赶,结果天帝用指尖在空中划了一道银河,挡在了我们面前。我弟弟和织女两个人隔河哀叹,他们日日哭泣。我的心在淌血,却无计可施。

这时候,天帝发下了遴选十二地支守护兽的诏书。我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如果我率先登顶昆仑之巅,就可以要求天帝撤回银河,让我弟弟和织女重新在一起。

在出发的时候,我遇见了猫。这是个很健谈的家伙,他谦逊地表示自己没有机会获得第一,但很看好我,还请我喝酒。推杯换盏之间,我听到它无意中提及了一则流言,说弱水岸边有棵不死树。不死树会被老鼠啃倒,变成一座桥通往昆仑捷径,要比陆吾之门近很多。

我当时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涌现出一阵欣喜,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赶了过去,可我在弱水旁边,惊讶地看到几乎所有的鸟兽都来了,看来它们全都听过那则流言。

这一下子可糟糕了,牛族在动物里的脚程是倒数的。我们行色匆匆地通过不死树之桥,朝着昆仑之巅狂奔,我一点优势都没有了,很快就被它们甩在了后面。

我气喘吁吁地向前跑去,很快我看到兔子一闪而过。这可有些奇怪,兔子虽然弱小,但脚程在动物里可以排到前三,它怎么会落在大队后面呢?我想喊住它,可前方涌现出迷雾,它很快就消失了。我再往前走,看到前方似乎有一个洞口。可洞口和我之间被一道深涧隔开,根本无法过去。我还看到深涧边缘的树草一片狼藉,地面上还残留着血迹,似乎发生过什么剧烈搏杀。

不过我顾不得思考这些事,尽快登顶才是最重要的。我退回到原来的地方,看到迷雾已散,一只老鼠朝前晃晃悠悠地走去。鼠的精神状况不太好,不过这正是我的机会。我尾随着它在昆仑山中转了好几圈,终于接近山巅。山巅上一片寂静,这说明目前还没有一只动物登顶。我心中一阵狂喜,我赌对了!

我垂下头去,鼻子里喷出气息,蹄子刨地,用尽全身力气开始狂奔。以我庞大的身躯,超过那只老鼠可谓是轻而易举。

山巅已经遥遥可见,第一名毫无疑问将是我的,我似乎已经见到弟弟和织女幸福的未来。

就在我的蹄子触及到山巅的前一个瞬间,天帝的身影陡然挡在我的面前。我惶然抬头,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然后掌心飞出一道霹雳,炸在我的心口,发出如雷般的巨响。我被炸得高高飞起。

一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用心,早就被天帝识破,他根本不会允许我成功,更不会给我机会向他许愿。所以他才会早早等候在昆仑之巅,用霹雳把我打下去。等我再次爬上去的时候,鼠已经跨过那条线,成功登顶。

 

我的四肢都已经麻痹,胸口还冒着黑烟。我强忍着痛楚,一点一点挪上了昆仑山巅。尽管我不是第一,可也算是排名第二。我恳求天帝赐还织女和我弟弟的幸福,他却脸色一变,转身匆匆离开,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发生,只留下一面镜子。

我看到镜子里出现了织女的脸,我惊喜地呼唤她的名字,她却开口说道:“我是天帝之女,我生来的职责,是为每一个生灵纺织命运丝线的女神,我与你们本不该在一起。”

“可是我弟弟一直在银河的另外一端等你啊!”我失声喊道。

镜子的绯红色云状边框开始蠕动,先是形成一片羽衣,然后羽衣开始抽丝,化成长长的丝线,丝线自行缠绕,最终变成了一个绯红色的线团。

“这是我返回天庭前留下的最后一团丝线,也是我为在凡间最后的一段感情纺织的最终命运。把这个拿给他,让他死心吧。”

镜子里的织女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消失不见。我拿起线团,把它远远地丢出去,可我惊讶地发现,线团的另外一端,正紧紧地牵系在我身上,让它无法远离。

织女是纺织命运丝线的女神。

这是她用凡间最后一段感情纺成的线团。

织女说的是让我弟弟死心。

这线团却紧紧地联在我身上的命运。

难道说……

我几乎不敢往下去想,因为那真相将会让我无所适从。我惶惑地收起线团,失魂落魄地离开昆仑山。

牛说到这里,闭上了眼睛,痛苦不已。

“后来呢?”记者追问,全然不顾他的感受。

牛头苦笑着仰望灰色的天空:“我既不敢去银河边告诉我弟弟真相,也没办法把这件事搁在一旁。这线团滋养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当初我没有让给弟弟,会不会现在我们三个人的命运都完全不同?我知道这些思考已经没有意义,可它总是挥之不去,如同毒药一样侵蚀着我的心灵。让我的爱欲变得无比旺盛,却又使我陷入深深的绝望。这种拉锯,最终让我变得无比疯狂。

一头疯起来的牛,威力堪比破坏神。我摧毁了无数的村庄,杀死了无数的生灵。我希望能用这种方式忘掉心中痛苦的挣扎。最终牛族的族长不得不大义灭亲,用我毁掉的城池材料,修建了这座迷宫,把我关在其中,任我自生自灭。”

说到这里,牛唰地掀开破布,站起身来。我看到的不是一头牛,而是一个拥有牛头和人身的怪物。牛头硕大,人身健壮,阳具高高翘起。

牛苦涩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看看,这就是织女最后那句话造就的我。理性让我做回一个关怀弟弟的好哥哥,所以我的头颅和从前一样。可我被织女点燃的爱欲却无法熄灭,这使得我的身体化为人形——这是我从池塘边开始就在生长的真实心愿,我没办法去隐藏,落得如今这副矛盾的模样,我没脸再去见我弟弟,宁可在这迷宫里藏起来……”

“那么……你要我帮你做的事是什么呢?帮你去天帝说情?还是去找你弟弟?”记者问。

牛摇摇头,拿起一个绯红色的线团,递给我。这线团四周弥漫着轻灵之气,只有最巧的手才能纺出如此精妙的东西来。

“把它拿出去,找一个勇者,交给他。告诉他这里有一只邪恶的生物,等着他来除掉。”

“可是这线团的一头,不是牵系在你这里吗?”记者指了指牛的胸口。

“正是如此。这样一来,他顺着线团就可以轻易找到我,杀死我,终结掉我的痛苦。”

对话结束了。记者没有继续发问,用手拿着线团离开迷宫。无论我转多少个弯,走的多远,那线团中始终会有一根绯色的丝线若隐若现,向着迷宫深处伸展而去。

不过记者并没有替牛挑选终结者,这不是我的工作。我把线团交给了一位迷宫附近的少女,她将对牛的命运做出抉择,来决定把线团交给谁——当然,她自己也将承受斩断命运丝线的后果。

至于记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一夜,昆仑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始终还是一团迷雾。

他接下来要找的,是虎。

29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