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年有十二个月,十二年为一个轮回。

时辰需要守护,人间需要象征。所以天地之间,一共有十二种属相,每一种属相,都代表了一年。很久之前,天帝发下一道仙诏,诏告全天下的鸟兽,要他们在日出前来昆仑山。天帝会依照他们登上昆仑之巅的次序,选出十二种动物,来当作十二属相的代表。

有一个好奇的记者去问天帝 ,为什么会选择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来当属相呢?天帝说:“如果你对一件事情很好奇的话,最好自己去问。”

这十二只动物如今分布在不同时空不同地点,于是天帝给了他一把司南——这像是一把勺子,在地上一转,就可以指向南方——可以保证他不会迷路。

记者拿起司南,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以下是他发回来的专访。

 

十二属相之虎

要找到虎并不算容易,非常忙碌,经常跟随主人前往各地,很难找到踪迹。记者经过一番艰苦的联络,它的主人终于给它放了半天假,允许接受记者的采访。

虎的样子很疲惫,额头上的“王”字有些萎靡不振,眉眼之间是深深的皱纹,毛皮黯淡无光。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它听到记者提出的要求以后,眯起眼睛,露出感慨的笑容:

“你说那一夜的昆仑山啊……”

没等记者继续发问,老虎已经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了。

你知道的,我们老虎是万兽之王,是野兽中最强大的存在。强大,就意味着自由,意味着随心所欲。对我来说,这世间几乎没有什么能阻挠我、限制我,几乎是绝对的自由。

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死亡。

我看到过我父亲去世前的样子。曾经一声怒吼就让百兽震惶的它,躺倒在洞穴里一动不动,爪子蜷缩着,毛也掉光了,嘴里一颗牙都没有,卑微的像只老鼠。在死亡面前,自由和生命都终将被终结。

我发誓自己绝不能落得和父亲一样的境地,我对自由的向往,绝不能被死亡束缚。

我听说昆仑山上有一种仙药,叫做不死药,吃了以后可以长生不老,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所以当天帝颁布十二生肖在昆仑山竞争的消息时,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生肖什么的,我没兴趣,但只要能进入昆仑山,就有机会弄到不死药。为此我特意找到了兔子,这家伙号称是兽族里消息最灵通的,什么都知道。它对昆仑山相当熟悉,也许会知道不死药的所在。

兔子始终闭着眼睛,一脸沉静,仿佛这世界上任何消息都不会让它动容。有传说兔子是百兽之中唯一与仙人接触过的动物,但具体如何我不清楚,也没兴趣知道。只要它能满足我的要求就好。

得知我的来意以后,兔子沉默片刻,说不死药被天帝放在了巫咸之洞。巫咸之洞的位置并不固定,只有触动机关才能开启。我问那机关是什么,兔子说是一棵在弱水岸边的不死树,只要它倒下,巫咸之洞就会在前方开启。

 

“可是,你确定要去偷不死药吗?长生的代价,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大。”兔子问我。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它话里的深意,满不在乎地回答:“还有什么比超脱了生死的自由更好?”

“可问题有两个。一是不死树会自己恢复,所以几乎不可能彻底弄倒;二是那条路距离昆仑之巅是远路,去了巫咸之洞,就没机会争夺属相名次了。”兔子提醒我。

我说第二个问题不是问题,我对属相排名没兴趣;第一个问题倒是有些头疼。兔子说它会帮我想办法。

果然,没过多久,兔子跑过来对我说解决了,那棵不死树会按时倒下,只需要我付出一点虎威作为代价——虎威是我族特有的东西,凡是得了我们赐予虎威的动物,都会带着真正虎族的威严——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为了长生不老,这点代价不算什么。

到了那一天夜里,我来到弱水旁边等待。兔子办事不错,那颗不死树果然很快倒下,我飞快地冲过树去。和我一起冲过去的还有其他动物,不过无所谓了。他们的目的是昆仑巅,而我只想去的是巫咸洞。

我越过弱水,飞快向前,很快道路的前方涌现出一大片迷雾。我知道这是巫咸洞开启的征兆,它会暂时改变前进的道路。我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去,我距离绝对自由,只有咫尺之遥!

可当我走进洞里的时候,却一下子被震惊了。我本来以为里面会有精致的丹炉或宝阁,可我看到的,却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僵尸!这些僵尸身披铜甲,双眼发红,面目狰狞,潮水一样地朝我扑来。

这时兔子也出现了,它比我晚一步进入洞里。我质问它是怎么回事。兔子说:这些僵尸,都是人间巫咸一族的人,因为被天帝赐予了不死药,所以不老不死,以僵尸的形态活着。他们已经吃过不死药了,所以是不死药最好的卫士。

我抖擞精神,虎吼一声扑过去,与这些僵尸搏斗。巫咸僵尸很强,但比起我来说还差得远。我受了不轻的伤,但终于把它们全干掉了。在僵尸潮的尽头,一枚黄金色的药丸就搁在那里。我和兔子一起走过去,我忽然升起疑心,兔子的脚程比我要快,在这最后的关头,它会不会出手抢夺?那可是迈向绝对自由的不死药啊,这诱惑足以让一个懦夫变成勇士。

兔子看出我心中疑惑,停住了脚步,神态平静地说“那种东西啊,我已经见过太多次了。如果你对我有疑心,那么我就在这里止步,目送大王长生不老吧。”

我没有仔细琢磨它的话,既然它宣布放弃,我毫不犹豫地把那药丸吞下去。药丸一落肚,巫咸洞立刻开始震动,随即洞口再度开启。我发现自己置身于昆仑山中的一处悬崖边缘。这里叫阆风崖,很多动物簇拥在那里,他们身上伤痕累累,茫然不知所措。

我对他们没兴趣,准备悄然离开。可我忽然听到耳边传来猴子的一声惊呼:“又来了!这次是僵尸虎!?”所有的动物如临大敌,纷纷尖叫起来。我有些莫名其妙,再一回头,发现兔子不见了,那些被我消灭的僵尸纷纷重新站立起来,从巫咸洞里涌出来。

而在我对面,龙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高喊着:“大家快随我来,把这些僵尸送回洞中!”我很气愤,它怎么能把我和僵尸相提并论?可龙根本不听我解释,它的爪子飞舞,喉咙里吐出火来,竟然要把我置于死地。我不知道这条龙哪里来的怨气,一上来就针对我。我看到它的眼神赤红,仿佛急于证明什么似的。他们龙族和我们虎族本来就互相看不惯,既然它要打我,我也不客气。

于是我们两个狠狠地打了一架。虎生风,龙带云,我们打起来的时候,让昆仑山上风起云涌,遮天蔽日。其他动物也纷纷跟巫咸洞里冲出来的僵尸打起来,就连守卫陆吾之门的开明兽们都纷纷赶来,不过它们重点是瞄准了那群巫咸的僵尸勇士,倒没怎么来骚扰我。

我和龙狠狠地斗了几百个回合,龙忽然被一道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闪电击中,身形停滞了一下。我没兴趣跟它浪费时间,一抖身子,冲出这片混乱的僵尸战场。没人知道,我们虎族也有一对翅膀,不要紧要关头不会施展。

我离开阆风崖以后,看到失踪已久的兔子正朝昆仑山巅跑去。我有一肚子的问题要追问它,于是便追了过去。眼看就要追上它了,兔子却停住了脚步,对我说道:“我不会跟你抢任何东西,我可以让给你。”

“我不在乎什么名次!我需要一个解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怒吼道,然后发现自己因为飞得太快,已经冲过了昆仑山巅,恰恰比兔子超出一个身位——它根本一直在终点线前等着我超过去。

昆仑巅上非常安静,天帝不知为什么,没有等待着我们,只留下满地的破碎镜子。我对兔子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兔子附身捡起一片镜子的碎片,拿给我看。我对着镜子一看,发现里面是一只面色狰狞、满脸腐肉的僵尸老虎,双目血红。

“那些巫咸族的勇士你也看到了,吃了不死药,就会变成不老不死的僵尸。这就是代价。这样的事,我看过太多了,可从来没有人肯听我的。”兔子平静地说。

“我要杀了你!”

兔子睁开眼睛:“你会明白的。有的时候,死才是一种自由。”我挥起的虎掌停住了,这时我才知道,它的眼睛居然也是红色的。

我没有杀兔子,径直离开了昆仑山巅。无论如何,我终于吃了不死药,可以长生不老了。也许僵尸形态比较丑,但这个代价我也勉强可以接受。

可我很快就发现这只是我一厢情愿。作为一只不老不死的僵尸虎,寿命是永恒的,痛觉却和寻常动物一样。腐肉每天都会掉落,毛皮每天都会化脓,撕心裂肺的疼,永无休止。这就是不死药的副作用吧,结果永生对我来说,成了折磨。我试图自杀,却没有一次成功。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兔子说,有时候死其实才是一种自由。它见得太多了。

我走投无路,只能去恳求一位人间著名的医仙,希望他可以解除我的痛苦。那位医仙说我可以治愈你的痛苦,不过条件是你要当我的坐骑,驮着我去人间各地巡游。我开始不愿答应,可不死药的副作用实在太难受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

“讽刺吧?我为了追求绝对自由,选择了吞下不死药;然后为了摆脱不死药,放弃了自由,成为人类的坐骑。”虎苦笑着说。它看了看天色:“好了,时候不早了,我的主人差不多要出发了。”

然后老虎转过身去,缓缓离去。

“那么兔子后来呢?”记者问。

老虎转过头来,指了指月亮:“你可以去那里直接问它。”

39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