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一年有十二个月,十二年为一个轮回。

时辰需要守护,人间需要象征。所以天地之间,一共有十二种属相,每一种属相,都代表了一年。很久之前,天帝发下一道仙诏,诏告全天下的鸟兽,要他们在日出前来昆仑山。天帝会依照他们登上昆仑之巅的次序,选出十二种动物,来当作十二属相的代表。

有一个好奇的记者去问天帝 ,为什么会选择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来当属相呢?天帝说:“如果你对一件事情很好奇的话,最好自己去问。”

这十二只动物如今分布在不同时空不同地点,于是天帝给了他一把司南——这像是一把勺子,在地上一转,就可以指向南方——可以保证他不会迷路。

记者拿起司南,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以下是他发回来的专访。

 

十二属相之兔

兔是第一个主动来找记者的动物。

记者原本打算前往月亮采访,可就在动身之前,兔子就降临在他身旁,背后是一轮璀璨的满月。

兔子戴着礼帽,身穿燕尾服,赤红色的眼睛上悬着一只单片眼镜,胸前还挂着一块怀表,看起来像是个绅士。它走到记者面前,优雅地坐下,像是个人类。但记者注意到它始终保持着兔子的形态。

“你是第一个对十二生肖的起源产生兴趣的人,为什么?”兔子彬彬有礼地称赞道。确实如虎所说,它的神态始终是那么安详,如同一潭平静的水,连语调都没有起伏。

记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时空的起点,盘古的斧凿斩碎了混沌巨蛋,我诞生于天地初开时的第一缕光芒中。阴阳交汇赋予我以灵智、玄黄错跱铸就了我的躯壳,让我成为天地之间永恒不灭的存在。可是,就像是宇宙的诞生也是个意外一样,就在我的人格即将成型的那一瞬间,也出现了意外——最后一片破碎的混沌不知从哪里悄然飘来,留在我的灵魂深处,为我纯粹的灵智注入一丝意外的变化。”

兔子平静地指出:“混沌意味着不确定,不确定导致未知,未来带来的是疑问,而疑问则产生了好奇心。是这样吧?”记者很意外:“你看起来相当了解这样的心态嘛。”兔子只是笑了笑。

记者继续道:“就是这样。好奇心对我来说既像是诅咒,又像是一种无法治愈的恶疾。当我心中对任何事物产生疑问时,它就会变成尖利的硬刺,刺入我的魂魄,让我痛苦万分。只有当我寻求到疑问的答案后,它才会暂时消退——于是,我被迫徜徉于天界与人间,穿梭在时空的洪流,追寻着各种各样问题的答案。”记者苦恼地揉了揉脑袋,补充了一句:“我别无选择。”

“我能理解这种心情。“兔子同情地点点头,把话题进入正轨:“我无法给你完整的答案,只能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事情。”兔子把单片眼镜摘下来,揣在怀里,睁开赤红色的眼睛:

“我和其他十一只动物都不一样。我是唯一一个去过仙界并且归来的动物。”

 “月亮?”记者问。

兔子嘿嘿一笑,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

在所有动物的眼中,我是一个幸运儿。广寒仙子在很早之前,就把我召入广寒宫,随侍她左右。这不算是个苦差事,我只要陪她说说话就可以了。广寒仙子说过,其他动物太愚笨了,只有我富有思辨头脑和睿智的洞察——哦,对了,那时候我的眼睛还不是红的呢。

有一次,广寒仙子和到访的真武大帝打了一个赌。他们想知道,谁的宠物脚程更快。广寒仙子的宠物是我,而真武大帝则派出了一只乌龟。真武大帝的安排让广寒仙子十分惊讶,乌龟怎么可能快过兔子?她是个狡黠的女人,很快就想通了,也许这是真武大帝不露痕迹地讨好自己吧。

乌龟是个挺老实的家伙,没长翅膀,也没被施加什么特别的法术,总之就和普通乌龟一样。这样的家伙,我很轻易就可以跑赢。比赛即将开始时,那只乌龟忽然开了口,对我说:“你如果要超越我,必须要穿过你我之间的中点。可当你越过中点时,我又朝前移动了一段距离,我们之间产生了一个新的中点。你必须再穿过这个中点,才能赶上我,可新的中点又出现了……所以按逻辑来说,你永远不可能超越我。”

我不知道这是谁教他说的这句话。如果是别的动物,大概会一笑置之。但我却陷入沉思,因为这只乌龟的结论虽然荒唐,逻辑上却无懈可击。我站在起点一动补动,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而乌龟趁着这次机会爬过终点,赢得了比赛。

广寒仙子不太高兴,不过也没特别表示什么。赌约就这么结束了。我对那只乌龟却突然产生好奇。

众所周知,广寒仙子是服食了不死药才得以飞升的,并让她摆脱了寿命的桎梏,我一直很好奇它的原理。听了乌龟的话,我忽然有了一个理论——哦,严格来说,是猜想——乌龟的悖论似乎不只能应用于距离,还可以应用在寿命上。假设一个生物的寿命有极限的话,那么他必须要渡过人生的一半,才能接近大限。如果他不断要渡过中点,那么永远无法接近大限。

不死药的作用,大概就是让这个悖论成立吧。

我很好奇,不死药的长寿原理真的如此吗?所以我准备做一个实验。广寒宫里还有最后一粒不死药,我还有专门捣药用的实验室。我特意邀请乌龟过来做客,然后把它杀死,一杵杵捣碎,掺杂在不死药里

哎?你为什么面露惊讶?那个悖论是乌龟想出来的,所以把它作为原料,可以更好地研究不死药的原理,这不是很合乎逻辑的判断吗?你说友情?乌龟和我关系确实不错,但这跟实验有什么关系?

可惜实验不算成功,我把最后这一枚不死药吃下去,除了眼睛变红以外,没有特别的感觉。看来,乌龟没有让不死药变得更加特别。

广寒仙子回来以后,看到我赤红的双眼,立刻觉察到我所做的一切。她十分愤怒,把我贬下了凡间。不知道她是为了给真武大帝一个交代,还是单纯心疼最后一枚不死药被我浪费了。

下凡对我来说,未必是件坏事,我正好可以在凡间继续我的实验。可惜不死药我手边也没有,只能诱惑其他动物和人类去昆仑山窃取。比如我曾经诱惑巫咸族的那些勇士过去,他们却变成了僵尸被困洞中。在这些不同的实验观察中,我慢慢地摸清了不死药的特性。它会让服食者不老不死,但也会让他们丧失神智,变成僵尸。乌龟悖论的副作用,大概就是如此。

唯一的例外,大概只有我。我除了眼睛发红,没有别的异状。

恰好就在这时,老虎过来找我,提出它的要求。我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老虎这么强大的生物,如果吃了不死药,会是什么效果呢?

于是,我答应帮助老虎,继续我的实验。

我听说猫在到处兜售它的不死树计划。我一听就知道这计划非常荒唐,不死树的位置根本不是近路,反而是最远的路。猫的计划肯定是把其他动物引过去,它好趁机从近路夺取十二生肖的头筹。

但这个阴谋,反而对我的计划是好事。只要猫说服鼠啃断那棵不死树,就能触动机关打开巫咸之门,老虎就可以进去拿不死药了。为了确保猫的阴谋能顺利实现,我还说服虎借了一点虎威给它。

选拔之夜开始后,我故意晚走一步,在旁边观察。不死树倒下以后,动物们一涌而过。机关被触动以后,前方的道路被雾气笼罩,悄无声息地切换到了巫咸洞入口。老虎一马当先,钻进洞里去了。

紧跟在老虎后头的是龙等其他动物。如果他们也都进了巫咸洞,将对我的实验形成干扰。为了避免这种状况,我不得不快走几步,超过落在队伍最后头的牛,启动了另外一个机关。道路再度切换,把那些动物都传送到了阆风崖。而我也赶紧进了巫咸洞。

实验进展很顺利,老虎打败了巫咸勇者,得到了不死药。可笑的是,它甚至怀疑我对不死药起了觊觎之心,试图把我干掉。这些愚蠢的生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安抚老虎道:“那种东西啊,我已经见过太多次了。如果你对我有疑心,那么我就在这里止步,目送大王长生不老吧。”

老虎真以为这是一句祝福。可笑。

就在我即将目睹不死药在老虎身上的效果时,意外发生了!

巫咸洞居然再度开启,而且与阆风崖连接在了一起。老虎和以龙为首的动物们发生了冲突,了打起来。虎从风,龙从云,龙虎相斗,风起云涌。

本来这与我也没关系。但我观察了一阵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仔细一想,发觉所有这些事关联在一起,有一种奇妙的阴谋味道。

巫咸洞的意外开启,绝不是意外。一定有人故意在背后操作,把它和阆风崖连接到一起。那家伙的目的,就是促成龙虎相斗,制造风云,遮蔽整个昆仑山。

不,准确地说,是遮蔽天帝旁边的天镜。那面镜子可以观察到一切,当然也包括昆仑本身。龙虎相斗的风云把镜子遮住,那家伙就可以在昆仑山为所欲为了。

那么它到底是谁呢?

我想到这里,突然无法按捺自己的好奇心。我必须要知道它是谁,那么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抵达昆仑山巅,在那里一定会有解答。

于是我飞快地朝昆仑山巅跑去。当我即将抵达的时候,老虎居然也飞过来了。他穿过了无数中点,迅速向我接近。悖论毕竟只是悖论,无法在现实中实现。我看着老虎,忽然想到了那一只死去的乌龟,它当初也一定在终点线前等待着我很久吧?

我退后一步,安静地等到老虎抵达,我才迈过线去。这和老虎没关系,我想稍微纪念一下那只乌龟。

可惜此时的昆仑山巅已经没有了天帝的身影,镜子也掉在地上,变得粉碎。奇怪,明明老鼠和牛抵达的时候,天帝还在。在牛和我之间的短短时间内,昆仑巅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想知道。

我看了一眼老虎,发现它也变成了僵尸,和巫咸勇士没什么不同,略感失望。我把镜子碎片递给老虎,告诉他不死药的真相,然后就离开了。

我现在的好奇心,已经不是不死药了,而是这次十二属相选拔背后的黑手身份。

兔子讲到这里,就闭上了嘴。记者忍不住追问:“那么黑手到底是谁呢?”兔子耸耸肩:“这个,就要等你自己去发现了。”

记者无奈地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别的动物吃了不死药,会变成僵尸。而你却只是眼睛变红呢?”

“很简单,因为不死药会侵蚀服食者的心,让它僵化、枯萎,导致全身僵尸化。而我根本就没有心,对这世界没有感情,只有好奇。”兔子优雅地鞠了一躬,冉冉朝天空飞去。飞到一半,它忽然又笑了:“这种情况,我可不是第一个。广寒仙子当年吃了不死药,来到月宫时,也没变成僵尸。这也是为什么她对我情有独钟,把我重新召回月宫去。”

说完兔子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朝着月亮飞去。

月光大盛。

32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