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周六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明媚,天上有云但不多,是一个适宜野外活动的好日子。两个人背上行囊,准备上路——但是该怎么走,她们却有些迷糊。

 

 

古北口的长城体系,简单来说分为东、西两大部分。东侧蟠龙山,西侧卧虎岭,一左一右夹住古北口镇险要,潮河、汤河穿镇而过。大张和小张最初选择的路线——也是最受旅游者欢迎的路线——是从蟠龙山进入长城,一路向东,到金山岭、司马台一线,一般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沿途还有各种景点。但是从古北口车站到蟠龙山,需要先往东走,过了潮河以后从巴克什营拐过去。对于没有汽车的大张和小张来说,这段路太折腾了。

 

 

于是大张就问国老头,能不能就近从卧虎岭直接爬上去到金山岭?国老头听完以后,连连点头,指着远处说:“过去一公里就到咧。”

 

 

大张之前查过资料,攻略上说卧虎岭是未经修复的野长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不建议攀爬。但大张和小张想,出来玩岂不就是要享受这种野生的乐趣吗?于是决定还是去爬卧虎岭。

 

 

唯一麻烦的是,昨天晚上太过慌乱,她们睡前居然忘了给手机充电,现在两部手机的电量所剩无几。大张出于谨慎,建议说把手机关掉,反正这附近信号也不好。

 

 

离开村子以后,她们按照国老头指点的方向,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远处巍峨的卧虎岭长城走去。这一路上莺歌燕舞,郁郁葱葱,两个人快活得好似学校春游一般。她们一路玩闹,不知不觉间脚下的地势逐渐险要起来,两侧山势愈发挺拔,回头已看不见古北口车站与附近的那个小村子,整个山里似乎只剩下她们两个人。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两个人停下脚步,环顾四周,发觉正置身于一处半山腰,卧虎岭长城仍在远处,看起来并没有接近多少。她们喘着粗气,感慨乡下人和城里人对里程的概念真是不一样。国老头嘴里的“一公里”,感觉已经有城里“五公里”那么长,怎么走都走不完。

 

 

她们又沿着半山腰走了一阵,大张说国老头会不会指错了路,这样走下去,怎么也不像是会靠近长城的样子。小张倒看得开,说既然来了,就随着性子走下去呗。她腿脚灵便,三跳两跳跑到前面去了。

 

 

大张看着她的身影消失,无奈地摇摇头,坐在石板上旋开水壶喝了一口水,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打开手机的GPS定位一下。就在这时,前面突然发出一声小张的叫喊。大张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看到小张站在一处高坡上,眼睛死死盯着地面。大张急忙登上坡顶,去拽小张的胳膊。不料她脚下一个踉跄,两个人都摔倒在地,叽里咕噜地顺着坡势一口气滚到了坡底。

 

 

大张从地上爬起来,头发上挂满了蒺藜,一摸扎手。她一边摘一边抱怨:“你刚才到底在看什么啊?这么不小心。”小张坐在地上,一指大张身旁:“大蛇,就在你旁边。”大张悚然一惊,登时不敢动了。她慢慢把头偏过去,看到身旁地上赫然卧着一条长长的灰白色东西。正好把她们两个围了一个半弯。

 

 

大张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是什么巨蟒,再定睛一看,如释重负,伸出手敲了小张脑袋一记,骂道:“靠,死丫头,一惊一炸的!北京附近哪来的蟒蛇啊!”

 

 

原来横在她们身旁的,不是什么生物,而是一条灰白色的狭长废墟。它四周都被绿草掩映,所以猛一看好似一条潜藏于草莽山沟中的石蟒,看上去还挺唬人的。大张走过去观察了一番,发现这废墟颇为奇怪。

 

 

它很窄,两侧边缘有两条长石铺的地基线,之间目测只有七十到九十厘米,不足一米。但这废墟特别长,她们顺着蛇身走了几步,发现废墟蜿蜒延伸到远方的草丛里。如果不是小张登上刚才那个高坡,根本发现不了。废墟中间没有钢筋,没有水泥,只是堆积着各种矩形的方石与碎砖,砖头的样子与长城砖类似,想来也是个古代建筑残迹。

 

 

小张忽然抬平胳膊,眯着眼睛指向废墟:“我的直觉告诉我,沿着它走,就能抵达长城。”小张平时喜欢玩塔罗牌,总说自己的体质有一些特殊的感应,很受公司一群小姑娘的崇拜。大张对这个说法一向嗤之以鼻,不过现在也只好聊胜于无,姑且这么相信。

 

 

这条石蛇废墟在山里一路穿行,时而越过丘陵,时而绕行林中。这两个姑娘有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向导,也不辨东南西北,跟着石蛇埋头疾走。

 

沿途大张发现有几段废墟还没有完全坍塌,尚留有残壁或石顶。从这些断垣残壁推断,废墟在未损毁前,大概高度只有50厘米,上头还加了盖子,构成了一截宽70厘米、高50厘米、长度未知的方形管道。大张小张都不是考古专家,对这下水道一样的东西到底干嘛用的茫然无解,也不是特别关心。

 

 

她们走了约摸半个多小时,石蛇终于在一处山隘中止,它的尾巴与一堵高大的青砖石墙垂直相接,构成一个“丁”字。管道和墙壁之间被砖头弥合的严丝合缝,怎么看都像是从长城上接过来的一条下水道。

 

 

“会不会是用来让什么东西进出的啊……”大张看着这构造,没来由地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这时候小张发出一阵欢呼,说看我的直觉灵不灵?她抬头一指,大张看到那高大的石墙上有一个残缺不全的烽火台。

 

 

毫无疑问,她们终于抵达野长城了。而且更幸运的是,管道与长城相接的那一段恰好已经坍塌,城墙像是被炮弹打中的巨人,下腹部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碎石与断砖如内脏般流泻到地面,堆砌成高低不平的形状。人们踏着这些阶梯,轻而易举就可以翻上那些废墟,踏入长城之内。

 

 

她们两个一看到长城,顾不得研究那段奇怪的管道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了,两个人兴奋地往长城里面冲。这里的城墙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凹陷处,所以离地面最近,两翼展开向上变得很陡峭,比古北口火车站下山还陡,步道上勉强能看出台阶的痕迹。她们两个选择了向右侧攀爬,手脚并用,费了不少力气,终于爬到了烽火台的顶端。

 

 

这时候她们才发现,这一侧看着低矮,另外一侧却是险峻山崖,几乎是九十度角的峭壁,下面是看不到底部的深谷密林。侧面的垛口已经全没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城墙,没任何防护。人站在边缘下看,双腿会不由自主地变软。望着如此壮丽的山景,两个人都非常兴奋,又是叫又是跳,充满了成就感。

 

 

这时候,小张出了一个主意,她觉得应该沿着城墙继续朝前爬,起码爬过十几个烽火台,才算真正到过野长城。大张手搭凉棚向远处眺望,看到这一带的长城不是一马平川,而是随着山势跌宕起伏,往返盘转,很难看到全貌,也不知道状况如何。大张有点犹豫,觉得这么走有点危险,但小张坚持要去,反复恳求,还说直觉告诉她这一路会非常顺利。大张磨不过,只好同意,不过她叮嘱小张,说一定要沿着城墙内侧走,绝对不要靠近峭壁那一边。这一带太安静了,万一出了事,想找人来救都很难。

 

 

出发前,大张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是上午十一点整。

 

 

接下来的方向叙述非常混乱。大张后来一直坚持说,她们在向东走;而小张则认为是在向西,但做为叙述者的我的朋友,则坚持说她们应该是往东,然后伸手指向南方。这种前后矛盾让我大感困惑。事实上,我一直认为,她们从开始跟随管道废墟开始,就已经丧失了方向的正确判断。

 

 

我仔细研究过古北口附近的卫星地图。国老头最初给出的方向就有大问题——从卧虎岭走长城绝对到不了金山岭,因为两者之间隔着古北口公路与潮河,没有城墙相连。作为本地人,国老头不应该不知道这些。他为什么说谎?不知道。

 

 

而大张小张她们也肯定不是在卧虎岭,因为卧虎岭可以俯瞰到铁路,她们不可能忽略。

 

 

唯一的可能,是她们被国老头的”一公里”指错了方向,又被石蛇废墟稀里糊涂地带入了卧虎岭以西的野长城,和最初计划一路向东的路线完全相反。这一带因为地形太过险要,几乎没有游人,而且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就连当地人也很少进来。

 

 

当时的大张和小张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只顾着高兴一路攀爬。她们翻过六、七个烽火台以后,坐下来吃了午饭。大张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没有信号。小张还拿起石头,在城墙上歪歪扭扭地刻下一行字:到此一游。

吃过午饭以后,两个人开始继续沿着长城前进。

 

 

人的精神状态有时候很奇怪。当你连续做事情成功时,整个人就会变得好似打了兴奋剂一样,进入一种奇妙的亢奋状态。这种状态下你很难觉得疲劳,大脑与四肢变得非常敏锐灵活——但负面效应是,往往忽略掉一些至关重要的细节。

 

 

大张和小张就处于这种状况。经过了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和一上午的艰苦跋涉,她们终于得偿所愿,苦尽甘来,见到了专业驴友也很难见到的奇景,心中的兴奋与自豪就不必说了。她们身轻如燕,沿着长城废道一路走下去,连续翻越了不知多少烽火台,丝毫不觉得累。

 

 

可是她们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时间。

 

 

她们已经在长城上向西走了四个多小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即使现在往回返,回村子路上也要花上五、六个小时。等到夜幕降临,天色已晚,山里会变得非常危险。

 

 

更麻烦的是,爬野长城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一带长城地形非常复杂,而且城墙并不是一气贯通,中间有几处彻底断裂,无法通行,大张和小张必须下到长城旁边,从附近山势绕一个圈子到前头,再爬上长城继续前进。换句话说,那种“只要沿着长城一条线走,就绝对不会迷路”的想法,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一直到了三点半,大张才猛然意识到这个严重问题。她停下脚步,意识到时间已经来不及折返了。虽然大张和小张都很莽撞,但夜不入山这个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她们两个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发现唯一的办法,是继续往前走,从长城的缺口出去,找附近的人家借宿或者上公路。好在这是夏季,太阳落山时间晚。

 

 

她们从刚才的兴奋状态清醒过来,立刻发觉双脚如同灌铅一样沉重,举步维艰。刚才轻轻松松能跨过的城楼,现在却好似天堑一般,非得咬紧牙关才能勉强爬上去——要比喻的话,大概相当于周五下班和周一大上班的状态对比。说来也怪,心态一变,周遭的一切也都看起来大不一样了。原来那些壮丽崎岖的山色,不知为何变得格外狰狞;不见人烟的山谷也从“给人带来安详的幽静”变成了“我们被困在无人区”的担心。

 

 

两个人不再有欢歌笑语,都默不作声地埋头赶路。在途中大张又打开了一次手机,寄希望于对外求援或者GPS,可是整个天地像是被裹进孕妇的防辐射服,一点信号也没有。这让她们在心理上,更觉得孤独。

 

 

大张在前头正喘着粗气攀爬,忽然听到身后小张忽然停下了脚步,发出一声惊叹。她回过头去,问小张什么事。小张指着城墙边缘的一个垛口,上面不知被谁用粉笔画了一条长长的东西,样子有点像蛇,但是比蛇要长很多,也粗很多,头部是一个圆圈,中间裂开一个口。画风很稚嫩,很像是小孩子的涂鸦。

 

 

“这是谁画的啊?好好玩。”小张好奇地过去摸,手掌顺着蛇身贴在砖壁上。大张站在远处,恍惚看到蛇似乎动了一下,同时一声微弱的脆声响起,像是什么东西踩断了树枝。大张大惊,急忙扑过去把小张拽了回来。就在同时,整条蛇开始剧烈地舞动起来,还发出嘎啦嘎啦的摩擦声。大张与小张同时往后倒退几步,然后整个垛口直挺挺地朝着外侧深崖倒了下去,一边跌落一边崩裂,半空中散做无数碎砾,隔了很久才听见谷底传来响声。

 

 

原来这里年久失修,风化严重,城墙其实已经相当脆弱,刚才被小张那么一推,整个砖垛口哗啦一下,滚落到山崖下去。如果不是大张临时那么拽一把,那么小张也很可能随之跌落。

 

 

“你刚才到底看见什么了?”大张有点惊魂未定。小张歪着头想了想:“算是蛇吧?小孩子画的……”她的目光扫过去,忽然一亮:“看,那还有字呢。”

 

 

在崩塌的垛口旁边的城壁上还有一歪歪扭扭的粉笔字,估计作者是画完涂鸦以后很得意,特意加了这么一句注释:“这里是长城蛇。”蛇字的边缘很模糊,似乎是先写了个其他字,然后用手涂掉,再补上一个蛇字。

 

 

小张蹲下身子想研究一下,她她告诉大张,很多时候,小孩子的胡乱涂写会隐含着一种预知的力量,能看到更多东西,比预言家还要准确。也许这段涂鸦试图告诉她们什么,或者预示未来命运什么的。

 

 

大张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件事。这里有小孩子的涂鸦,说明这一带不是人迹罕至,有居民点,所以小孩子可以跑到这种地方来。她很高兴,走到长城边缘眺望,可还是看不到任何文明的痕迹。大张有些不甘心,睁大眼睛继续看。结果她发现,在貌似不远的一处山脊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方方正正,肯定是人工物品,很像是一栋建筑。

 

 

大张松了一口气,她把发现告诉小张,说我们应该尽快离开长城,朝着那个建筑走去。有建筑,就一定有路,沿着路走就一定能找到人家。小张依依不舍地跟着大张离开,嘴里还念叨着:“长城蛇,长城蛇……原来写的是什么字呢?这里是长城什么呢?”

 

 

她们既然明确了目标,那么当务之急就是离开长城。可长城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这东西是古代为了防御敌人进攻而修建的。尽管过了这么多年,城头早已磨平,可主体高度还在。如果找不到一个像刚才那样的缺口,她们两个也是很难从长城爬下去。

 

 

大张和小张又爬过两个城楼,忽然听到了一阵小孩子的笑声。

 

 

她们已经快一整天时间没看到人影了,此时听到声音,无不大喜过望。她们三步并两步跑过去,看到在前面一个烽火台里,有那么三、四个小孩子钻来钻去再嬉戏。

 

 

这些小孩子大约都是七、八岁,穿着脏兮兮看不出颜色的运动服,在烽火台爬上爬下,玩的不亦乐乎。他们发现大张和小张朝他们走过来,忽然都安静下来,整个烽火台像是没人一样,静悄悄的。

 

 

大张摸了摸口袋,摸出一块饼干,带着笑脸晃了晃,想把他们叫出来,可小孩子们都不肯出来。这也难怪,改革开放都三十年了,早过了一块糖能唬走一群小孩子的时代了。

 

 

大张悻悻地把饼干收回去。小张从怀里掏出一本漫画书,这次倒是吸引了好几个孩子的注意。可他们也只是从烽火台中探出半个身子,不肯继续靠近。小张走过去,把漫画书递给他们,几个小脑袋凑到一起,一边翻阅一边嘀嘀咕咕的。

 

 

大张耐着性子等他们看完漫画还给小张,走过去问道:“你们知道怎么走出去吗?去那个地方。”说完大张指了指远处那栋建筑。

 

 

“哈哈哈哈,你们永远也到不了那里。”小孩子们一齐笑起来,笑声天真,但称不上无邪。笑声在空荡荡的烽火台里回荡。

 

 

“为什么?看起来不是很近吗?”大张一楞。小孩子没有回答,继续笑,好像这是一件很非常可笑的事。等到他们笑够了,其中一个孩子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很长哦。”

 

 

“什么很长?”

 

 

“当然是长城……”小孩子还没说出最后一个字,被旁边的同伴打了一拳,连忙闭上嘴。这群孩子,再也不肯跟她们讲话了。

 

 

大张小张没奈何,只得穿过烽火台,继续朝前走去。她们走出去大约一百多步远,大张一拍脑袋:“哎,应该问问他们,从这里怎么下长城。”她连忙折返回去,却发现整个烽火台已经空无一人。长城两侧离地面都很高,她实在想不通那些小孩子都怎么下去的。

 

 

大张有农村生活经验,知道小孩子和大人的视角完全不一样。他们往往能在成人眼中的绝境发现奇路,在枯燥乏味的地方发现乐趣。这附近,应该存在着一条可以让小孩子们钻出去的通道。

 

 

大张忽然想到,会不会在这附近,也有一条和石蛇通道差不多的通道。小孩子们如果弓起身子爬行的话,勉强可以顺着通道钻出去。她转了几圈,没发现什么痕迹。也许是被刻意藏匿起来了。

 

 

她又想起那条诡异的墙上画蛇,那会不会是小孩子们在钻通道的时候获得的灵感呢?

 

 

这些思考对她们的困境没有帮助,于是大张很快又折返到前方,跟小张一起继续朝前走去。小张听大张说完,一点也不惊讶。她说那些孩子的面相很奇怪,表情很模糊,跟我们是没有缘分的。大张仔细回想一下,确实如此,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任何一个孩子的长相了。

 

未完待续

24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