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上厕所是件特别尴尬的事情,它非常不雅,但又是人类必不可少的活动。无论你是宿儒大德名将美人,都逃不过这个。曾经有副对联:世间贞洁烈女入内宽衣解带,天下英雄豪杰到此忍气吞声。虽是戏谑,却也可证“如厕”一事何等重大。

既然逃不掉,就得有所讲究。历朝历代多少高人殚精竭虑绞尽脑汁,就为了把这件事办得妥帖点、风雅点。

佛家最喜欢洁净,最讲究宝相庄严,所以对如厕这件事也特别上心。《三千威仪经》里说“若不洗者不应绕塔礼佛读经。不礼他不受他礼。不应啖食坐僧床。不得入众。由身不净故。能令诸天见不生喜。所持咒法。皆无灵验。”

意思是,你上完厕所不洗手,不许读佛经,不许绕塔礼拜,不许施礼,也不受别人礼拜,不许吃东西,不许坐床上,连老天爷都不待见你,让你念咒都不灵验。

翻开佛经,类似这种论述特别多,关于上厕所的规矩比比皆是,规章制度非常完备——当然,这是理论上的要求,这就好比党章对党员作风也做了严格规定,至于现实中是否这么执行,可就未必了。

先讲一个故事吧,这是《如毗尼母经卷》里记载的:

如来在王舍城传教的时候,城里有一位婆罗门比丘。他不知道吃错了什么,拉屎拉多了。古代没有手纸,这位比丘不得已,拿来几束筹草来刮屁股。谁知草硬肛软,他手法也有问题,一时不慎就把屁眼给刮伤了,给他疼得面色抽搐。其他比丘看见了都问:“你怎么表情这么痛苦?”比丘回答:“哎,我上厕所的时候擦屁股擦伤了。”

这事一来二去传到如来耳朵里。如来把他叫过去,训了一顿,说这事办得有点脏,影响太坏。要说如来也是操心命,他唯恐弟子们对这事掉以轻心,把其他人都叫过来,说开个会吧,然后对比丘拉屎做了极其详尽的解说:

先是进厕所的规矩:进去之前,要记得拿筹草;走到门前先弹指三下,大呼三声:penny,penny,penny(并没有)看看里头有没有人。如果厕所里没人,就把外衣脱在门口挂好;如果下雨天没地方搁衣服,就缠到身上。打开厕所门以后,先看看有没有毒虫。确认没有,要慢慢地撩起衣服蹲下,不能突然唰地一下子就把身体暴露出来。

 

这是很接地气的规矩,印度毒虫多,必须得仔细观察,不然就很容易被出事。《十诵律卷》里记载了各种印度和尚的惨事……比如一个比丘托着钵在巷子里走,蛇在房梁上拉屎落在钵里食中,比丘吃了食物就被毒死了。另外一个比丘来舍卫国见如来,住在屋子里,床上恰好盘着一条蛇,他一屁股坐下去,就被活活咬死了。过了五六天,其他人发现这里苍蝇特别多,才发现尸体。

 

如来心细如发,所以要特意提醒这个细节。

进入拉屎环节,规矩也很多。

如来说了:“若欲便利时。不得恣意用力放令出声。应当徐徐渐渐令出。”——不能一口气噗嗤噗嗤地喷涌而出,太不雅,得徐徐排泄出来,润物细无声……

从前有句俗话:“你管天管地,还管人拉屎放屁?”这话,可千万不能在如来佛祖面前提起。

别说拉屎放屁了,就连擦屁股,如来都有一套详尽的规定:

“拉完以后,用厕筹刮干净。如果没带厕筹,不许在墙上蹭干净。不许用石头,不许用青草,不许用土块、软木、树叶什么的擦屁股,只许用厕筹。厕筹的材质用木头、竹子或者苇,长的一磔,短的四指。用过的厕筹,不许和没用过的搁一起。”

擦干净以后,如来又说了,便后得洗手!厕所前得搁一瓶洗手水,瓶子必须是专用的,不能和别的瓶子混用。而洗手的方式,是先用右手拿瓶子,洗左手,再反过来。洗的时候第一遍用灰滓摩受,再用黄土擦一遍,第三遍用皂角,一共洗三遍。每次洗,都要洗到肘部才行。

你说说这得多细致。

撒尿也有规矩:“在小便的地方,摆放着专门的木屐。撒尿的时候,先踏在木屐上再撒,省得把脚弄脏了。”

听如来讲完以后,有弟子提出来,老弱病残该怎么办?如来对此也通融了一下,可以特“事”特办:“若有老病不堪远上厕者。听私屏处若大瓮若木筒埋地中作起止处。好覆上莫令人见。”

意思是,若是年纪大了或者生病走不动,就在住的地方弄个大瓮或木筒,埋到地下,拉到那里面,用盖子覆好,免得人闻见。

看到这么详细的规定,让人不得不感叹车田正美的人物设定巧妙:如来佛祖,他果然是处女座的。

但这还不算重口味。

 

其实如来对厕所如此高标准、严要求,也是有缘故的。他的儿子罗睺罗,从前就因为这事受过委屈。

罗睺罗是如来的亲生儿子,跟着他爸修行。他开始修行时只是个小沙弥,没资格和比丘同住,只能在厕所睡觉。一天晚上厕所里来了一条毒蛇,如来爱子心切,就走到厕所门口,故意问里面是谁。罗睺罗说是我。如来问你为何住这里?罗睺罗实话实说。如来当即把所有比丘都叫过来,说出家人要有慈悲之心云云。

父子慈爱之心,跃然经上。

如来既然这么说了,从此以后,佛家对厕所的卫生标准要求比较严格。《中天竺舍卫国祇洹寺图经》描述过如来在祇园精舍用的厕所样式:“次北第六院名为流厕。有大高屋三重而立。飞桥双上甚自清净。下施厕坑砌以伏窦。天帝手作上无臭气。大渠从大院北西注。南入厕院伏流入窦。北出会于大河人无见者。一切比丘皆此便利。”

一看就知道是精心设计过,追求清净,防止臭气洋溢——当然,这是效果图,真实情况绝非如此。

 

《释氏要览》曾经就厕所名字做过专题讲解。

 

“说文云屏蔽也。释名曰。厕杂也。杂厕其上也。或曰溷溷浊也。或曰圊圊清也。至秽之处。宜洁清故。今南方释氏呼东司。未见其典。”

 

《释氏要览》把厕所称为雪隐、后架、屏厕等。雪隐佛家厕所在南方一些寺庙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东司,《释氏要览》作者表示不知道为啥。因为他是北宋僧人,而东司、东净实际上是唐代的说法,指专门给通晓世法的僧众准备的厕所,与专门给学问大德用的西司、西净相对。差不多相当于行政和研究部门的区别,还有专司负责扫厕所的叫净头,别小看人家,那也是四十八职事之一的正规编制。

 

那么佛家对厕所到底是怎么个态度呢?《诸德福田经》里有个故事:

如来在跟弟子讲宿命轮回,说我前世有一世,生在波罗奈国,就在大道旁边打扫厕所。一国人民,都很感激我的作为。因为这个打扫厕所的功德,我天生洁净,遭遇劫难的时候也不会被污秽污染,这才成了佛。

说完以后,如来做了一偈颂:

忍秽修福事,我人所不污。

造厕施便利,烦重得轻安。

此德除贡高,因解生死缘,

进登成佛道,空净巍巍尊。

 

可见只要有了慈悲济民之心,即便是厕所这等污秽之地,同样可以生长出大功德,做出大善行来。如来的本心,就是如此吧?

43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