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张国的生命,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了。

 

 

他现在最悔恨的,是挖出这么一个该死的玉瓶。

 

 

国庆那天他去北京京郊爬山,一进山他就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快过来,快过来,快过来。”张国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他最大的毛病是好奇。于是他就顺着声音,来到大山深处。

 

 

在那里,他看到一个废弃的墓穴,这个墓穴少说也有两千年了。张国拿起铲子,往下面挖去。这一挖,就挖到了午夜十二点,他终于挖出了一个小小的玉瓶。

 

 

张国晃了晃瓶子,似乎是空的。这时候声音在张国的脑海里再度响起,让他把瓶子打开。张国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发了什么疯,鬼迷心窍一般,随手把符咒撕掉,然后扭开了瓶子。

 

 

先是一阵阴森森的狂笑,然后有一股黑烟从瓶中涌出。霎时间飞沙走石。张国吓坏了,他想转身逃走,但两条腿发软,根本动弹不得。很快黑烟凝聚成了一只惨白的鬼脸,悬在半空睥睨着张国。

 

 

“我要感谢你这个蠢货,把我从两千年的禁锢中释放出来。”鬼脸说。

 

 

“那……那我能走了吗?”张国吓得脸都白了。

 

 

鬼脸仰天长笑,吐出一根青森森的舌头:“我已经被困两千年,魂魄太虚弱了,碰到太阳就会消散。我需要一具青壮男子的躯体精血来助我复活。你既然机缘巧合自投罗网,那就怪你命不好吧!”

 

 

张国苦苦哀求,鬼脸却不为所动:“念在你救我出来的份上,我给你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去料理后事。现在是子时,明天的午夜子时,阴气最盛的时候,我会准时出来收你的性命。不要妄想逃跑,我会化成缠魂丝,牢牢地缚在你的身上。”

 

 

鬼脸又发出一声长笑,化成一截细丝,缠在了张国的心尖。

 

 

张国连滚带爬地跑回城里,找到一位最负盛名的道士,恳求他驱鬼救命。道士取来各式法器。可惜他用尽办法,那鬼脸所化的丝线却不为所动。道士说这只鬼怨念太强,只有让它暴露在阳光下,才有机会消灭。

 

张国瘫坐在地上,喃喃说这怎么可能,那鬼太狡猾,只有午夜阴气最盛的时候才会出来。道士捋髯一想,说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

 

 

过了十二个时辰,那丝线倏然一动,又变成了鬼脸模样,浮在空中大叫:“张国,时辰到了,快快来受死吧!!”

 

 

话音未落,它忽然觉得身上一片灼热,仰头一看,一轮巨大的艳阳在半空。

 

 

“这,这怎么可能!!午夜怎么可能会有太阳!”鬼脸惊恐地叫喊道,然后在阳光的威力下化为齑粉,魂飞魄散。

 

 

“呼,还好道长你想到了这一招。”张国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道士戴上太阳镜,笑嘻嘻地说:“谁让这鬼在坟墓里呆了两千年,不知道世界已经大不相同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地拿起行李,离开肯尼迪机场。

 

38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