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个人叫潘文骢,年纪有二十岁。他平日好赏东瀛影画,日夜观看摩玩,从来不知疲倦。

 

中元节过后的一个深夜,忽然有人拍潘文骢的家门,声音急切。潘生连声询问,却没人回答。他把门打开,发现外面站着一个美艳俏丽的女子。女子说她被坏人追赶,迫不得已来求助。潘生想到平日里圣人的教诲,就收留了她。

 

女子进屋之后,屡次挑逗,潘生却不为所动,始终待之以礼,并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即使柳下惠看到这样的情景,都要感叹。

 

就这样过了三天。潘生与他的朋友沈生视频通话,结束后忘记关掉摄像头,就出门去了。沈生通过摄像头,看到女子脱下人皮,里面居然是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恶鬼拿出笔来,在人皮上勾画,皮上女子变得更加俏丽。

 

不料人皮突然开口说话:“你行的都是旧时浅陋的办法,纵然把我画得如明妃、洛神一样美貌,又有什么用呢?”恶鬼很愤怒:“你只是一张薄薄的画皮,有形无质,如果不是我填实其中,驱使行动,你什么也做不了。难道一张画比活人还有用吗?”画皮说未必不是这样呢。

 

于是恶鬼藏匿起来,只留下画皮挂在墙壁上。潘文骢回来后看到这样的景像,异常喜欢,用手指抚摩着画皮,完全沉溺其中,精气渐渐都被吸走。

.

幸亏沈生通知了公安局的僧警,及时赶到,将恶鬼和画皮收伏。潘文骢大病了一场,几乎丢掉了性命。后来听说恶鬼被佛法感化,成了著名的同人大手,信徒很多,一时传为美谈。至于画皮流落到了哪里,就不知道了。

 

笔记主人评说:三代的礼法,未必能行于春秋;秦汉的风气,到明清也看不到了。世情总在变化,如果一味拘泥于古法,就会遭遇挫折。在当下这个时代,人们喜欢二次元胜过三次元,就连鬼怪去害人,都不得遵从风俗啊。

25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