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五章祭神台脱难祸不单行

 

我们抬头一看,原来隧道拱顶上并排镶嵌着三、四排管道,顺着隧道的走势而走。咝咝的声音就从这些管道里传来。不用问,当我们一头扎进隧道时,蛇群也选中了它们最擅长的路进来。贝不住那几声敲击铁长娘的声音,也许赫兹数与蛇类的听觉正好吻合,刺激到了它们的凶性,这才循声追杀过来。

 

“咣当”一声,年久发脆的管道断裂开来。数不清的毒蛇从里面流出来,张着大嘴扑向我们。我们二话不说,朝隧道前头疯狂地跑去。

 

在黑暗中我们一口气跑了大概两三公里,我的肺火烧火燎的,几乎喘不过来气,两条腿也酸得不行了。一个踉跄,我差点被铁条绊倒,身后一条大蛇直起身子咬过来,脑袋突然爆裂开来。我一抬头,看到甄缳手里拿着一个大东西,胖乎乎的闪着寒光。

 

“沙漠之鹰。”甄缳简单地解释了一句。我不知道啥是沙漠之鹰,但这玩意的威力可着实不小,不像激光枪是用高热照融目标,而是在目标体内爆炸。大概是化学能推动的上古火器,不知道甄缳是从哪里弄到的,想必是天坑里的某个将军墓吧……

 

“快看前面!”大营子从包里抓出一个手掷的照明弹,扔了出去。整条隧道一下子被照的如白昼一般。身后的蛇群骤遇强光,都一下子蜷缩起来,压力顿减。我们看到前方在隧道的右侧,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豁口,似乎是一个平台。在照明弹熄灭之前,我注意到平台中间还有向上的楼梯,也许那就是隧道的出入口。

 

“快去那里!从楼梯走!”我对所有人喊道。大家看到有出路了,无不精神大振,快步跑过去。平台距离隧道地面稍微有点高,大营子先爬上去,然后把我们一个个拽上来。毒蛇无手无足,这台子这么高,而且又是近乎直角的坡度,它们爬上来得花上不少时间。

 

我们不敢耽搁,沿着楼梯爬上去。楼梯的顶端,是一片宽阔的空地,空气隐隐有陈腐的味道。我们拿手电晃了一圈,这一片空地被一些铁制的坚固栅栏所分割,形成内、外两个区域。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在空地里到处都是人类的骸骨。这些人类骸骨躺倒在地,姿势各异,但手里无一例外都捧着一件器物。器物的形状都是矩形,有大有小,我认出其中一些器物和我买的那台赝品iPhone很像。

 

贝不住端详了一阵,却是面露喜色。他说这应该就是古人用来镇压那两条铁蛇的祭坛。在古代蛇即是龙,而哪吒在古代传说里是降龙圣手。古北京自诩哪吒子民,镇伏蛇神的建筑自然必不可少。如今看到这镇铁蛇祭坛,说明离哪吒陵寝又近了不少。

 

这些祭品手捧着明器,被活活杀死在这里,应该是古人意图以魂魄锁住蛇身。哪吒并非善神,降伏龙蛇也要掀起腥风血雨,不知要坏掉多少人的性命。这时候我注意到在一处角落里,有一台巨大的机器,两头有滚带。一具骸骨侧立在旁边,更多的骸骨排在旁边,摆出将供品放在滚带上的姿势——这应该就是负责鉴定祭品的神职人员了。

 

大营子看到人牲手里这么多值钱的玩意,眼睛都红了,想俯身去捡,却被甄缳一把抓住。甄缳瞪着他,说你亵渎蛇神好几次了,惹出多少乱子,再随便乱动,谁保证不会大难临头?贝不住也说,这才是古北京外围,进了城宝贝更多,没必要现在就把背囊装满,丢了西瓜捡芝麻。大营子这才悻悻缩回了手去。

 

我们爬上来的位置位于内圈之内,它和外圈之间用栅栏相隔,之间有五六个通道相连。这通道十分怪异,两侧是两个厚墩子,墩子中各伸出一片厚厚的铡刀,交对在通道正中。贝不住拿出考古学家的派头道:“你们看到了么?这就是古代墓葬所谓的‘内圈注死,外圈注生’。那些要被处理的人牲,都是在这里行刑。把脑袋伸过去,两片铡刀这么一错,唰!脑袋就飞了。”他忽然把手掌砍在大营子脖颈上,把大营子吓得原地一跳,脸色煞白。

 

我和甄缳都是哈哈一笑,大营子一路上惹了这么多麻烦,吓他一吓也是应该的。我再去看那一排五六个摆在一起的断头台,虽然隔了这么多年,那两片厚厚的铡刀依然杀意凛然。甄缳小声对我说,她父亲也曾经进过类似的隧道,说铡刀交错是大凶之地,要尽快退走或绕行,不要穿行。我问她为什么,甄缳却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次大家都决定听甄缳的,没人再笑话她迷信。有些忌讳虽然听着离奇,却也有它的道理。我环顾四周,如果想从内圈走到外圈,不走断头台,就只能从栅栏跨过去。这些栅栏倒是不高,就是麻烦点。大营子对断头台心有余悸,率先翻了过去,然后贝不住也跨过去。甄缳个头比较矮,我把她托起来抓住栅栏的顶端,那边大营子接好,把她顺利接了过去。

 

我定定心神,双臂撑住正要开爬,忽然听到身后咝咝声大起,看来蛇群们叠着罗汉爬上了高阶,朝着我们追了过来。我情急之下顾不得忌讳,转身冲到那条断头台通道前,把铡刀向两边拼命拨开,迈腿冲了过去。刚一过断头台,我迎头看到一具骷髅身体前倾扶在断头台另外一侧,手里似乎要往里插什么东西。被我这么一撞,这骨架哗啦一下散碎在地上。我手电一扫,看到骷髅手里还攥着一张小硬卡,不禁心中一动。

 

我是语文老师,但对于一些古代历史常识也略有涉猎。古人特别喜欢“卡”这种东西,在各行各业都有应用,有历史学家说过,古代史实际上就是卡的历史。在古董分类里,古卡是和古币分成一类,古钱叫古泉,取其泉流不息之意;而古卡则被称为古花,取其宜插宜刷之意。

 

古花数量大、珍品少。普通古卡不怎么值钱,但特定用途的卡片却价值不匪。那骷髅临死前还要把这卡插入断头台,想来不是凡品。这东西不占地方,我贪念一起,俯身将其捡起来揣到怀里,这才继续朝前跑去。

 

外圈旁边有一条甬道,旁边隐约还留一个字母C的痕迹,看起来像是一个出口的样子。他们三个见我跑了过来,一起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这甬道很长,黑漆漆的通道两侧都是女人和男人硕大而阴沉的脸,它们在阴影默默地注视着我们,表情模糊呆板。我们无暇去推究古人为何要绘制这些不合比例的壁画,只是闷头朝前跑去。

 

大约跑了两、三分钟,我们看到通道尽头是一个向上的水泥楼梯,约摸得有五十多级,尽头隐隐能看到光亮。我们精神一振,加快了脚步。越往上爬,空气越清新。可身后的蛇群也越追越近,我的后脖子已泛起有点被蛇信轻轻拂过的恐怖瘙痒感,不知是不是错觉。

 

眼看即将抵达出口,我三步并做两步,想快快跨出去。可跑在最前头的大营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出口边缘。我们身后三个人毫无心理准备,收不住脚,纷纷撞了上去。这一撞不要紧,我顿觉眼前一花,身体一轻,整个人已飞在半空中。

 

原来这个出口的位置,是在困龙山的半山腰,外头出去就是刀劈般笔直的悬崖,毫无缓冲。大营子一发现前头不妙,堪堪在边缘站住,后头人一撞,我们四个就这么成了飞仙。

 

我看到悬崖下是淡淡的雾霭,不知有多深,只是影影绰绰可见一些树冠。我闭上眼睛,听着风在耳边呼呼吹过,心中想这回惨了,连北京的边都没摸到,就死在这里了。

 

都说人在临死前思维转的特别快。我在落地之前,把自己乏味枯燥的人生飞快地过了一遍,发现实在是乏善可陈,惟有这生命的最后一天,还算多了点闪光。回头到了阴间,总算也能吹嘘说哥们儿我也干了一件常人所不能及的事情,进过古北京了!

 

我的身子从困龙山半山腰掉下去,很快跌入一片迷雾。在一片迷茫中。我的身子突然被什么东西给兜住了,下坠之势一顿,可但重力加速度不是那么轻易克服的,只听得撕拉一声,我撞破了兜底,又往下摔去。如是三回,我的外套一下子被一根粗大的树枝给勾住了。

 

我这件外套是贝不住买的,纳米纤维质地,防潮防火透气,而且强度极大。被树枝这么一挂,外套没坏,把我勒了一个眼冒金星,差点没背过气去。过了好久,我才醒过来,胸口疼的不得了,说不定断了几根肋骨,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我挣扎了几下,发现脖领子还被挂在树上,四肢悬空,晃晃悠悠像个布娃娃。我控制着身体转动,发现挂住我的是一棵胸围粗厚无比的红杉,接天连地,树冠几乎遮住了半个雾蒙蒙的天空。我一抬头,注意到几片大得不像话的叶子从红杉树冠的枝桠伸出来,在我头顶微微摆动。叶子呈纺锤状,颜色红白相间,两边叶边微微拢起,上面还有破损的痕迹。估计刚才兜住我的就是那东西,连兜了三回,这才减缓了落势,救了我一命。

 

等一等,红杉树是松柏目的植物,叶子应该是针状或者鳞状,怎么也不可能长出这么大的叶子啊。再说了,什么植物的叶子,也不可能长出这种颜色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着地。我估了估我到地面的距离,然后解开拉锁脱下外套,一只手拽住外套的下摆,慢慢把身体放下去,让脚底尽量靠近地面。一闭眼,整个人掉下去摔到泥土地上,疼得半天起不来。好在我松手之前调整了一下姿势,侧身着地,内脏没受多大伤害,不然一旦内出血,就只能是等死了。

 

我趴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算恢复了点力气。环顾四周。万幸我的背包就掉在附近,检查了一下,该摔坏的都坏了,摔不坏的都没坏。也难怪,它直落了一百多米,一点都没缓冲,可比我惨多了。我把背包稍微整理了一下,忽然听到附近传来一声呻吟。我伸着脖子找了一圈,看到贝不住躺在不远处的一个草窠里,一动不动。

 

(未完待续)

33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