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贝不住闯苦海幽州

 

我把他搀扶起来,上下检查了一番。贝不住浑身都是擦伤,但总算四肢俱全。困龙山的悬崖底下都是红杉大树,张开的树冠形成一层层保护伞,有效地进行了缓冲,要不然我们都得摔成肉泥。贝不住缓缓睁开眼睛看看我,嘴唇张合,却听不清他说什么。

 

我想给他找点喝的,可背包里的水壶已经被摔裂了。我心想这附近这么多大树,一定有水源,于是起身在四周找了一圈,很快发现有点不对劲。按道理我已经到了地面,应该能看到这些红杉木的根部才对,可我举目望去,却发现视线所及都是树木的中截,就好像我站在二层楼上平视树林一样。我小心地朝一个方向走了几步,脚下忽然一空,险些滑下去。

 

这时我才看清楚了。我们落下来的位置不是地面,而是一个距离地面有五、六米高的平台。这平台宽约三十多米,表面包着一层极厚的青绿苔藓,还挂着一圈圈的紫色玛瑙藤和厘藤,跟周围景致并无二致,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我扶住伸上平台的一截枝桠,翘首朝远处望去,依稀可以看见这平台相当长,它在丛林半空蜿蜒伸展,宛若飞蛇,绿色的躯干在远处逐渐与密林溶为一体,再无任何痕迹。

 

我找不到下去的路,只得悻悻返回。好在贝不住这时已经恢复了神智,除了虚弱一点以外没什么大碍。他问我其他人在哪里,我说不知道,不过四个人同时跌落,就算有所偏离,应该距离也不会太远。贝不住从他的背囊里拿出一枚信号火箭,一抠底部,火箭嗖地飞到半空炸裂,发出巨大声响和耀眼的光芒。

 

如果甄缳和大营子看到这信号,就会赶过来或者也发出同样的信号。我和贝不住等了半天,树林里却仍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音。我把刚才勘察的结果告诉贝不住,分析说他们可能没掉在平台上,而是落在两侧的地面。他听了眉头紧皱起来,沉思了半天,忽然抽出一把工兵铲,在地上铲起来。我一楞,以为他脑子摔糊涂了,甄缳和大营子再怎么摔,也不可能砸到地下去啊。

 

贝不住却没理睬我,很快就把这一块的苔藓和藤萝都铲干净了,露出一片黑幽幽的硬质地层。工兵铲磕到上面,发出铿锵之声,却再也铲不动了。贝不住拿指头丈量了一下,掂起铲子又在旁边铲了起来,这次当他挖到黑硬地层时,地面出现了一片白色。

 

我好奇地凑过去看,发现这白色的形状很有规律,是一个笔直的长条矩形,一看就是人工产物。贝不住见到这个长长的白条以后,很是满意。他走到白条的一端,沿同一方向相隔半米,又开始挖,结果又挖出一条完全一样的白条。

 

贝不住如释重负,把工兵铲放下喘了口气。我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贝不住点起一根香烟,说你知道古北京和哪吒之间的传说么?“

 

我摇摇头。贝不住嘿嘿一笑,吐了口烟圈,说你听说过明朝吧?我说听说,是不是那个专门产明器的朝代?贝不住啐了我一口:“呸!没文化!明朝都没听过?”

 

他见我一脸茫然,一脸鄙夷懒得解释:“反正就是古代一个朝代吧。开国皇帝朱元璋让刘伯温修建北京城。刘伯温知道这里叫苦海幽州,有一条孽龙为害。要想把城修起来,就必须镇住孽龙。他观风测水,决定依照上古凶神哪吒的模样。一共修了九道门,其中正阳门是哪吒的脑袋,其他八门就是他的八支手臂。这哪吒身上的法宝还特别多,脚下两个风火轮,脖子上挂着乾坤圈、混天绫,这四样法宝化成了北京城的四环,而那条被降伏的孽龙,则盘着围北京城一圈,成了第五道环。所以这北京城,又叫做九门八臂五环哪吒城。

 

我悚然一惊:“你是说……”贝不住指指下面:“咱们脚下站的这快地方,就是当年这条孽龙,也就是古北京的五环——咱们这算是进到城市边缘啦。”

 

我抬头看了眼高处的困龙山,大概有些明白了。当初古北京地陷,估计就是沿着五环一圈下陷,周围地势抬升,形成了一圈高山环绕拱卫。我们没有爬山,而是从穿山的隧道里跳了下来,也算是阴错阳差。

 

“那这一段段的白线是什么?”我问。贝不住道:“这个白线,在倒斗上有个说法,叫做‘龙筋’。北京的环线之上,都有这么几条龙筋,有的是虚线,有的是实线;有的是黄龙筋,有的是白龙筋,还有的是双筋。但每条龙筋,指向的都是进入古北京的正确方向。只要跟着它走,就不会迷路,最终会给我们指向哪吒的陵寝。”

 

我听贝不住的意思,这次进京的真实目的居然是潜入哪吒陵寝,连忙说咱们得先找甄缳和大营子他们呀。贝不住摆摆手:“他们一定是落在五环两侧了。咱们在环线上干站着没用,只能跟着龙筋走,找一个出口下去,再折返回来。”我将信将疑,但他是领导,只好听他的。

 

贝不住拿着铲子在前头,一路走一路挖,用他的话说,这叫敲龙筋。随着他一铲铲地挖,龙筋越来越多,它们都是白条,排列成一条直线,偶尔也会看到些弯曲的。若不是这些龙筋指路,估计我们就稀里糊涂地从五环上掉下去了。

 

我在后头跟着,心中突然升起一个疑问。贝不住似乎对古北京很熟悉,这真的是他第一次来么?

 

我正瞎琢磨着,前面贝不住忽然欣喜地喊了一声:“看到出口了!”我走过去一看,地下的龙筋发生了变化,不再是虚线,而是一个向右拐的大箭头。这个指示太明显了,我与贝不住加快脚步,果然在前头不远,五环忽然在侧面分出一条向下倾斜的小坡。我们顺着小坡走到地面,脚踩到松软的泥土上,心里这才踏实了一点。

 

“咱们赶紧折返回去找他们吧。”我催促道,生怕贝不住会抛弃他们两个,自顾进城去找宝藏。贝不住站着没动,我又催促了一句,他回过头来,神情古怪:“不用找了,他们在这呢。”我循着贝不住的手指方向一看,登时大惊。

 

原来在这个下坡出口处,有一座诡异的人类建筑横亘在路中间。这建筑的造型类似于古代牌楼,上面是一个平顶,立着几个高杆灯和架空电缆,一片熏黑痕迹。从平顶伸下来四根柱子,将路分隔成了两半。每一半路的尽头都有一座偏厢,偏厢旁边伸出一根直直的横杆拦在路中间,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在这座建筑的另外一侧赫然是一道巨大的青灰色岩层裂隙,正对着牌楼的两条通道。裂隙的外围微微拱起向上,边缘嶙峋尖锐的怪石无比狰狞,好似是隐伏在地下的一头巨兽张开了大嘴等待着吞噬猎物。

 

而真正让我们惊讶的是,两个和我们款式一样的大背包胡乱扔在偏厢旁边,地上有一道醒目的殷红血迹,从牌楼一直延伸到满是清白粉末的地面,最后拖进裂隙里,在怪兽齿缝中间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我们快步走到牌楼,看到旁边还有几个散乱的脚印——毫无疑问,甄缳和大营子其中一个人受了伤,被不知什么东西拖进了这个裂隙;而另外一个人则追了过去,慌乱中甚至连行李都没带上。

 

贝不住观觇了一下地势,掐指算了算,神情变得十分严峻:“风水上有个说法,叫做龙头向水。这五环乃是孽龙所化,它在这里分出龙头,附近必有大水。若我估计不错的话,从这个裂隙一路往地下走去,恐怕终点就是被九门八臂五环哪吒城镇在上头的——苦海幽州!”

 

这四个字让我顿时不寒而栗,那裂隙张开的大嘴,看上去就更加阴森了。贝不住又道:“古人在此建起这个牌楼,又用横杆拦住,可见他们也对此地极为忌惮,生怕人误入导致大祸。”

 

我看这牌楼的底部颜色和周围土地有些不同,估摸着这东西跟五环或许本不在一起,只是因为地质运动机缘巧合落到此处罢了。但贝不住在那儿唾沫横飞喋喋不休,我也不好扫他的兴,遂闭口不言。

从我这个方向看去,这个裂隙如同是一个人被扯入九幽地狱前拼命仰头呐喊的一瞬间。朝里望去,只看到一片幽邃,想来连接到极深地底的苦海幽州也并非无稽之谈。我心里便有些踟蹰,他们两个不知被什么东西拖进苦海,若不去救,两人只怕是凶多吉少;若是进去救人,等于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我是来这里发财的,不是来送命的——但就这么走了,我良心实在是过意不去。我偷偷看了眼贝不住,他正盯着裂隙,嘟嘟囔囔不知在算些什么,看不出来他是打算进去还是不打算进。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天上突然“咔嚓”一声爆出一声响雷。我吓了一跳,登时瘫软在地,以为自己这点私心把老天爷给惹怒了。等我再一抬头,发现天色骤变,原本半阴不阴的天气陡然间黑云密布,好似五环孽龙唤出无数分身,狰狞地在半空舞动。山区就是如此,气流紊乱,气候变化快。没一会儿功夫,黄豆粒般大小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就砸下来了。

 

突然我眼前电光一闪,一道闪电就着雨势猛然砸了下来,距离我和贝不住只有三米远。我们还没来得及庆幸,又一道闪电落下,这次却是落到了我们身后。等到第三道闪电劈下来的时候,我猛然想到什么,跳起来大叫道:“这里是易落雷区!我们得离开这里!”

 

“怎么回事?!”贝不住有些惊慌地问道。我指着那牌楼顶端叫道:“我不知道这牌楼在古代是做什么的,但那顶端的几个高杆灯和架空电缆都是金属,是引雷的源头。而且又赶上低云雷,我们呆在这个牌楼下,太危险了!”

 

仿佛为了佐证我的话,天空不断舞动的黑龙们又喷吐出数道闪电,狠狠地砸在了牌楼附近。贝不住撒腿就要往五环上跑,却被我一把拽住:“现在绝对不能去,五环地势高,又是开阔地,容易被雷打中。”

 

“那我们躲在这里不动!”

 

“不行!如果雷电击中咱们附近的金属物体,会击穿空气,打到我们身上;就算没打中,也会产生跨步电压,一样是死!”我急忙嚷道——我还兼着给小学生上自然课。

 

“那你说怎么办?”贝不住有点气急败坏。我抓住他胳膊沉声道:“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躲进那个裂隙。”

 

此时裂隙附近的土地被雨点打的直冒白烟,让怪兽的大嘴看起来似是被雷雨赋予了生命,正悠然自得地吞云吐雾。“进洞!”贝不住反应也快,他大吼一声,撒腿就往洞里跑,还不忘拎起甄缳和大营子遗留在地上的背包。我也抱起一个,低着头往洞里钻去。在我们后头,天上的雷电发疯似地转着圈地往下打,把牌楼打得一片灿烂。我们倘若稍微晚走一步,如今便已成了焦黑肉干了。

 

别看裂隙入口很大,里面却并不宽敞,前后左右的洞壁都是无规律凸起的石突,简直像是蚯蚓的消化器官,几乎没有平整的地方。我们爬起来实在难受,打算只稍微往里挪一挪就算了。可这时,在洞口被雨点激起来的白烟也慢慢飘了进来,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我无法判断这是什么化学反应,但直觉告诉我还是不要接触得好。于是我与贝不住不得不呲牙咧嘴地扶着洞壁的石块,一步步往下走去。

 

我胸口的伤还没好,而贝不住也是伤痕累累,经过这么一番跋涉,两个人都精疲力尽,不得不停下来。好在我们刚刚爬过一个U形拐弯的通道,那些诡异的白烟应该飘不过来了,暂时安全。我们找了片勉强算是平整的地方,各自躺下。我拿出一盏应急灯点亮,看到四周逼仄的岩壁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层,上层褐黄,下层青灰,之间的分界岩线扭曲得厉害,像是一片三明治的两层。

 

那一条长长的血迹在这里仍可以看到,只是颜色淡了一些,希望不是因为流光了。

 

贝不住从包里拿出两根能量棒,分给我一人一根吃掉,然后拿出一瓶止痛喷剂给我们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可惜的是没有水了,我们只能舔了舔湿漉漉的岩壁。

 

“唉,早知道还不如去基因农场,至少不会死啊。”我解开上衣,给肋部喷涂药物,一边抱怨道。

 

“你还记得甄缳唱的那首歌吗?”贝不住靠着岩壁,忽然问道。我点点头,那歌旋律很古朴,只是歌词听不懂。甄缳说是古代传下来的,她只记得发音,什么意思早就失传了。之前贝不住还问我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谈话被甄缳打断了,就再没提起来。

 

“你莫非听的懂?”我问。其实我是随口敷衍,并没多大兴趣。

 

“我研究过古音韵,能对照着写出古字来,那歌大概能听得懂,只是我本来不想说——你可知道,这歌谣里反复出现的那句歌词是什么意思。”

 

“什么?”

 

“北京欢迎你。”

 

贝不住阴森森地吐出这五个字,外头恰好又是一声炸雷。我手里一颤,一下子把应急灯给打翻了。这里地势陡峭,应急灯叮里当啷地朝下面滚去好远,才被石头卡住。从这里俯瞰下去,下面闪着一片荧荧的幽光,仿佛北京城在苦海幽州的尽头正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贝不住见我这么紧张,轻轻一笑:“这首一代代传下的古代民谣,是先民留给给后人的警示啊,他们是想通过歌谣警告我们,一旦进入古北京天坑,就是有去无回。”说完他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把整首歌的歌词写下来。

 

我好歹也是语文老师,虽然不懂古韵,但只要它能写下来,我就能认得出。这歌词不算艰涩,我通读几遍,大概就掌握其中意思,根本不是贝不住说的什么警示,都是些中正平和的词儿。除了那句“北京欢迎你”听着有点恐怖以来,其他没什么特别之处。

 

我忽然心生警兆,从怀里掏出甄缳给我们的护身符,用手电去照。结果当灯柱移动到上面时,我惊愕地发现,上面的人头表情变了,眉毛微皱,嘴角后扯,眼神里透着一丝莫名的怨恨。我赶紧把这个发现告诉贝不住,说甄缳告诉过咱们,说人脸变,大祸现,一定要尽快退走。

 

贝不住不以为然地说:“亏你还是个老师,这些证件是纸质的,碰倒雷雨天气,空气湿润,肯定会发生变化嘛。古人迷信,才把这种自然现象和灾祸联系到一起,你怕什么?”

 

“万一甄缳说的是真的呢?”我一哆嗦。

 

贝不住看了我一眼:“富贵险中求,岂能被古人几句话就给吓倒。我告诉你,古董如人生,看的是缘、运、势、命四柱,但只要你够强,命可以逆,势可以反,运可以转——只有缘不能强求。古北京天坑在先民眼里,是危机四伏的死地,可对咱们可未必是。如今既然身已在此,就要一条路走到黑——你都已经进入古北京了,还想退出去?”

 

他最后一句让我沉默。确实,我现在就算想原路返回也不可能了,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北京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如今天地已辟,你还等什么,走吧!”贝不住做了个决断的手势,眼神灼灼。

 

 

(未完待续)

2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