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去西安,专程去了一趟碑林博物馆。我在那里有三样东西要看:一是《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这是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的最早记录;二是《大唐三藏圣教序碑》,集的王羲之字,用的李世民文,赞颂的是玄奘法师的事,全明星阵容啊。第三样东西不是碑,是个棺材。

碑林的大部分宝贝,都在七个展室里头。我转完以后,在旁边还有一个石刻艺术馆。艺术馆里的东西不多,但个个都是精品。一进门,就能看见昭陵六骏中的四匹。再向左转,灯光陡然黯淡下来,四面墙壁刻意用了暗红色,气氛陡然变得幽邃深沉,如同步入墓穴。首先看到的是李寿的棺椁、墓门和兽首龟形墓志。我能从纹饰细节上看出唐代文化的雄浑大气,不过这毕竟是棺椁,再精美,始终还是会透出一丝从另外一个世界传递出来的寒意。

2016120177bc096515fa42e62553608b3dbc344e

我后来明白博物馆这么摆的道理,先用李寿棺椁把气氛营造出来,把你慢慢带入墓葬情境,然才是重头戏。

在李寿墓门的另外一侧,我看到了我在碑林想看的第三样东西。

李小孩的石棺。

这个石棺不大,长一米九二,宽零点八九,高一米二二,勉勉强强可以盛下一个小孩的身体。但是石棺的形制就很厉害了,石顶刻上殿顶九脊,还雕出了瓦片相叠的效果,瓦当上绘有莲花纹。下面四道方柱分出三间殿堂,中间有一道石门,门板,门框,门额,门槛、门钉、门环一应俱全,门上阴刻两个侍女——活脱脱是一个缩微版的宫殿模型。

20161201b09c3e445ce248b24d903670a41f5243

古人说“事死如事生”,但把一个石棺雕刻得如此精致用心,可不多见。

大家可能觉得棺主的名字挺怪。其实她本名叫李静训,乳名叫小孩。从这名字就能看出她多么得大人宠爱。当然,静训这个大名我也特别喜欢,中正平和,是个很适合女孩子的名字,一听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头梳双髻的清秀小姑娘。

北周有一位名将叫李贤,他有个儿子李崇,一直跟着杨坚打天下,可惜死的早。杨坚很念旧情,对李崇的儿子李敏十分照顾。杨坚有个女儿,叫杨丽华——这个名字就太俗气了,我认识好几个——是北周宣帝宇文贇的皇后。宇文贇死后,静帝宇文阐尊封杨丽华为皇太后。隋朝建立后,封为乐平公主。杨丽华有个女儿叫宇文娥英,选中了李敏为婿。两人很快生了一大堆子女,其中老四姑娘起名李静训,就是棺主。

李静训身兼宇文、杨两大皇族血统,出身高贵,从小就被杨丽华养在深宫,深受宠爱。可惜天不假年,小姑娘到了九岁就死了。杨丽华大为悲恸,下令厚葬。

这个厚葬,可真的是非常厚的葬。

这个石棺在1957年西安城西的梁家庄附近出土,研究人员开棺以后,一共发现两百三十多件随葬品,金银珠宝、首饰项链、金钗戒指、玻璃漆器、丝绢瓷具、甚至还有波斯风格的金银杯、波斯萨珊王朝的银币和香水——总之李静训生前能想到的日用品,都被她姥姥杨丽华一古脑塞进去了。

这些东西做工都非常精美,随便拿一件出来都价值连城。其中最漂亮的,在李静训的脖子上,挂着一串项链。这串珍珠宝石金项链号称文物史上最精致的饰品。

抄一段介绍吧:

“项链由28个金质球形链珠组成,每个球形链珠均由12个小金环焊接而成,每个小环外又有小焊珠一圈和大焊珠5颗,其上再各嵌珍珠10颗,珠光闪闪,璀璨夺目,28个金质球形链珠由金线穿起。项链的下端,居中为一个大圆金饰,上面镶嵌一块晶莹的鸡血石,在鸡血石四周嵌有24颗珍珠。这块鸡血石纯净晶莹,虽在地下埋了千余年仍然鲜艳如新,光洁明亮。最下挂一心形金饰,上面镶嵌一块长极为罕见的青金石。鲜红的鸡血石、宝蓝的青金石、洁白的珍珠,在纯金的烘托下,交相辉映、雍容华贵。”

201612015800e8680280b4f3f91675d965ea994c

可惜这些随葬品并未在棺旁展出,只能在网上找几张图片。

不过我既不是女性也不是龙,对这些东西虽然好奇,但也不是多么渴望。我真正想要看的,不是这些东西。

这尊精致的石棺并没有装进玻璃罩里去,也没设置隔栏,只竖了一块禁止触摸和用闪光灯拍照的牌子。换句话说,你可以在保证不违反规定的前提下,无限接近它,观察其上细节。

我围着石棺转了好几圈,弯下腰,竭力控制住自己要去摸的冲动,鼻尖几乎触到棺壁,尽量贴近,从瓦当上的莲花纹到侍女的胸部,看了个巨细靡遗。不过因为光线过于黯淡的缘故,我一直没找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我抬起头,觉得有些晕眩。这里毕竟太闭塞了,让我觉得墓门似乎已经关闭,开始呼吸困难。

这一天博物馆人很少,导游都不来。我没办法,只得走出去,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一回头,看到一位坐在入口门槛的阿姨。阿姨穿的是工作制服,肯定是碑林工作人员。我走过去,问她您对这里的展品熟吗?阿姨摆摆手,尴尬地说她只是保洁,不负责讲解。我不甘心,拿出导游资料来,说这个棺材您熟吗?

阿姨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一亮——怎么描述呢?她的双眼就像是浑浊的泥水投下明矾——她先冲我嘿嘿一笑,然后用另外一种嗓音说:“来吧,来吧,这个我知道,我带你去。”然后自己主动向着展厅深处走了几步,转过身来向我缓慢地招手。门口亮,展厅暗,所以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于是我跟着她,又一次来到李小孩的棺前。整个展厅特别安静,就我们俩站在那儿,注视着石棺。

“你从这里钻进去。”阿姨忽然说。

我吓了一跳!什么?她是说这石棺有个洞,让我钻进去吗?且不说博物馆有规定,就是让我钻,我也不敢啊!

再一看阿姨的手势,我意识到自己理解错了。

展厅的布局是这样的:李寿的墓门悬在一面红墙上,那面墙的另外一侧,陈列着李小孩石棺。石棺不是紧贴墙壁,所以恰好留出一条窄缝,可以容一人进去。如果想看到石棺冲墙一面的细节,必须得从这里看。

201612017cd0da9d7f7ecef99bd83c4dd65ce1c1

(就是这面墙和石棺之间)

我看看阿姨的脸,没什么反应,壮起胆子,从这条缝隙走了进去,来到石棺和红墙之间的狭窄地带。嗯……说实话,有点害怕,如果石棺这时候突然往墙边一靠,我就会被拦腰截断。

阿姨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看看棺殿上的殿脊,再右边一点,对,再右一条。”

这些殿脊不是真的用瓦搭成,而是用石头雕出形状,所以特别光滑。我不能开闪光灯,还不能碰到棺材,只能心惊胆战地瞪大了眼睛,按照阿姨的指示找。

然后我终于看到了,看到了我想要见识的东西。

在石棺靠墙这一侧的殿顶,在靠右的一条殿脊(我太过紧张,忘记数第几个了,太不专业)上,我看到了四个字:

开者即死。

20161201fcbea53b42d4e5e4902fa9c5853c7be0

虽然我早就在资料上知道这四个字,虽然我想要看的,就是这四个字,可在看到的一瞬间,心中仍是一惊,随即升起一股寒气,萦绕四肢。

一个九岁女童的棺材外,怎么会写这么一句话?

语气狠戾决绝,还带有一丝惊恐,和墓志铭的风格完全不同。这不像是大人对孩子的追思,更像是面对危险时的威胁。

看这四个字的位置,与整体风格不符。显然在打造石棺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个设计,这四个字是后加上去的。

从李小孩夭折到盖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

是不是因为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宫斗,杨丽华才搞出这么一个诅咒?

不知道。

李小孩的父母,后来遭遇挺惨。她外祖母杨丽华死前恳求隋炀帝杨广善待女儿女婿,杨广也确实没辜负嘱托,对李敏和宇文娥英照顾有加。后来民间有谶谣,杨广怀疑和李敏有关,逼他自尽。李敏吓到不行,跟别人商量,又被宇文述打小报告,结果被杀,宇文娥英很快也被赐鸩酒身亡。

这么来看的话,李静训的早夭,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希望她已经托生到了一个好人家,继续受父母宠爱。

我离开石棺,觉得有些郁闷,又看了几张绥德汉画像砖,才缓和过来。这些汉砖画很可爱,有点二,又有点萌,只有二货能拯救我忧郁的灵魂。只是我没想到汉代的兔子捣药,竟然是这么一副彪悍模样。

20161201e1519398b45ad478a21df425a1628cd7

20161201b57966416f3059a63040c0fe15733f97

附李小孩墓志铭:

隋左光禄大夫歧周刺史李国公第四女石志铭并序

女郎讳静训,字小孩,陇西成纪人。上柱国幽州总管壮公之孙,左光禄大夫敏之第四女也。族纂厉乡,得神仙之妙;家荣戚立,被日月之辉。况复淑慧生知,芝兰天挺,誉华鬓发,芳流肇悦。幼为外祖母周皇太后所养,训承长乐,独见慈抚之恩,教习深宫,弥遵柔顺之德。既而繁霜昼下,英苕春落,未登弄玉之台,便悲泽兰之天。大业四年六月一日,遇疾终于汾阳源之宫,时年九岁。皇情轸悼,撤县辍膳,频蒙诏旨,礼送还京,賵赙有加。以其年龙集戊辰十二月己亥朔二庚申,于京兆长安县休祥里面万善道场之内。即与坟上构造重阁。遥追宝塔,欲髣髴与花童;永藏金地,庶留连于法子。乃铭曰:

光分婺女,庆合天孙,荣苕比秀,采璧同温。先标陵淑,早习工言,生长宫闱,恩勤抚育。法水成性,戒香增馥,金牒旦窥,银函霄读。往从舆跸,言届河汾,珠涓润岸,镜掩轻云。魂归秪阁,迹异吴坟,月殿回风,霜锺候晓。砌凝阴雪,檐悲春鸟,共知泡幻,和嗟寿夭。

 

368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