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赤峰原来是个商埠,颇为繁华,三教九流都在这里聚集,信仰也是杂七杂八,什么财神庙、龙王庙、九神庙、大仙庙、清真寺、福音堂,鲁班庙、喇嘛庙、老爷庙,供什么的都有。

赤峰有句当地的歇后语,叫做马王庙的和尚——吃僧。解放前在二道街有个马王庙。这庙何时所建,早没人知道了,却有三个奇处:一是虽然名字叫马王庙,里面正供 的却是佛爷,左右偏殿分别供着灵官马元帅和土地爷,三个神仙各居一处,互不干扰。二是这庙的结构和寻常庙宇不同,一进门是一面墙——不是照壁,而是一堵封 天截地严严实实的砖墙,只能往右转直行,才到正殿,中轴线和庙门成九十度角;第三个奇处,是这庙里住着三、四个和尚,这些和尚腿都有点瘸,他们不分什么住 持知客,也从不做早晚课,也不接法事,连钟都懒得敲。他们每天早上准时打开庙门,从隔壁对夹铺买上几个对夹皮儿——对夹是赤峰小吃,油酥面饼夹熏肉,面饼 本身就很香,所以也有人只买皮儿吃——权当吃素,然后拽出张桌子和板凳,坐在那儿卖香,晚上天一黑就收摊儿关门。庙里就靠这点香火钱活着。

别 看这庙小和尚懒,香火倒还不错。这庙的三个殿都没有香炉,只在小广场上搁着一个大铜方口香炉。有香客想来上香,就去和尚那里买支香,想拜哪边的神,就冲那 边殿门拜一拜,拜完了再插到香炉相应的一边去。三个神仙分三个边,其中要属土地爷的香火最旺,靠那边的香炉总是插得特别满,好似一只拱背的刺猬。据老一辈 人说,这土地爷不是一般神仙,叫做猍犭呆大仙,猍犭呆是赤峰土话,发音是Lai(一声)dai(轻声),意思是草原上的狼。蒙古族对狼有特别的崇拜,赤峰 是汉蒙混杂之地,这个信仰也就传过来了,和中原的黄鼠狼黄大仙传说混在一起,成了赤峰当地土地爷——大仙在庙里的泥像还是传统土地公公的模样,泥胎彩塑一 个和蔼老头,双目炯炯有神。唯一的区别是脖子上多了根哈达。所以当地人有时候也管马王庙叫猍犭呆庙。

靠着庙里的这些香火,这些马王庙的和尚生活过的很滋润,隔三差五还能出去下个馆子,去的还是赤峰当时最有名的饭店鹿鸣春,荤腥都不忌,酒也能喝。久而久之,老百姓们有了句歇后语:“马王庙的和尚——吃僧”,在赤峰指的就是你这人又馋又懒。

这些和尚最初是从哪里请来的,没人说的清楚。有外地的皮货商人路过,说听和尚口音像是关外的,指不定是逃过来的胡子。不过这些和尚除了懒散以外,倒从来不惹是非,其中一个还会点医道,能帮左邻右舍看个头疼脑热伍的,附近居民也就没往深里头想。

拜 神跟开饭店差不多,你这儿的人越多,人越来你这里。猍犭呆大仙的香火越来越旺盛,远超其他两家,一个方香炉都快插不下了。就有当地的缙绅提出来,要不干脆 把大仙请出来单立一庙吧,省得在这小庙里跟人瞎挤。马王庙的和尚一听,可不干了,他们全指着这大仙过活呢,挪走了他们可全都得喝西北风了。

缙绅都是在当地有势力的人,说你们都是拜佛爷的,这大仙跟你们不相干,一定得挪。结果没过几天,有一天早上,和尚们打开殿门一看,大仙的泥像半吊在空中,悬梁自尽,眼睛都快凸出来了,脖子上还栓着那根白哈达。

和尚说这是大仙不愿离开,以死明志。大家都乐,哪有神仙上吊的,肯定是和尚们故意搞得鬼。缙绅们也不客气,直接上报赤峰县,县知事就派了警察来,以妖言惑众的罪名一古脑把他们全抓走了。

说 来也怪,第二天早上,又有怪事发生。头一天和尚们都被抓走了,香炉里的香没人收拾,可到了第二天,原本靠着大仙这边插得满满的香,少了三分之二,全跑到佛 爷和马王爷那边去了。有人说,这是大仙自己拔的,意思是不想走,情愿分香火给其他两位。还有人说,这大仙再厉害,他也不过是个土地神,还能大过佛爷去?平 时他屡占香火,惹了佛爷不高兴,这是在赔不是呢。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县知事不信,说肯定还有漏网的和尚藏在庙里,里里外外搜了一遍,什么 都没搜到。县知事没辙,就把香炉给搬走了,庙门贴上大封条。没过两天,这位县知事因为处理旗务得罪了个蒙古王爷,被人一纸告到蒙藏院,给撤职了。大家都说 这是神仙降罪了,但到底是马王爷显灵、佛爷显灵还是大仙显灵,谁也说不准。于是流传下了另外一句歇后语,叫“拔香撤炉子——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

新 上任的县知事留过洋,不信这些东西。他审问和尚们的来历,和尚们拿不出度牒,也不开口。县知事少不得动用点手段,打得他们嗷嗷叫,连街上都听的到。从那天 开始,庙里又开始闹妖了,经常半夜传出哭声尖叫声,开门检查,什么人都没有,马王爷的神像缺了几块,像是被什么动物啃下去似的。县知事不信邪,从朝阳请来 几个和尚进庙,没呆两天,和尚们全吓跑了,说什么也不留了,说这庙太邪性,一到晚上那几尊神像跟活了似的,直盯人。这一家伙,吓得附近居民都不敢在家呆着 了,纷纷要求释放和尚。县知事没办法,把和尚们放回庙里,怪事立刻全没了。县知事嘴上说是因为查无实据,予以释放,背地里偷偷去了好几次三道街的福音堂, 很快皈依上帝。

经过这事以后,马王庙的大仙名声更显了。有一个从锡林郭勒来的牧民进城办事,听说马王庙香火旺,一时好奇就过来转了一圈。一进庙门,他就跟同伴说这庙蹊跷。同伴乐了,说你不放羊改当风水先生了?

说 者无意听者有心,附近正巧有个警察所的长警,听得懂蒙语。他听见牧民嘀咕,就过去亮出证件,问他怎么回事。牧民告诉长警,这庙的结构,有点像是狼窝子。草 原狼这种动物,特别狡猾,它们的窝不是直统统的一个大洞,窝口特别狭窄,一进去,里面一定会有个大拐角。这样外头不知里面虚实,枪和弓箭走直线打不到,烟 也不好走,谁想爬进去,狼就守在拐弯的地方,吭哧就是一口。有句古话,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说的就是这件事。狼窝太窄大人进不去,只能让小孩子往里爬, 小孩子一爬过那拐角,外头的人就看不见了,生死凭孩子运气。

草原上狼害多,这个锡盟的牧民打狼打多了,熟悉它们的习性,所以一看这个马王庙进门居然还拐大弯,跟狼窝似的,立刻就觉得熟悉。长警听了,赶紧把这事汇报给上峰。那时候赤峰的警察所长官是由县知事兼任,他听说以后,立刻叫来几位缙绅,如此这般地安排了一下。

当地缙绅出面,说大仙护佑一方,既然不愿搬家,那他们打算捐钱给重塑金身。和尚们不干,缙绅们说不塑金身也行,捐个金座总行吧。这回和尚们没办法,只得同意。没几日,金座做得了,是个莲花台的形状,外面镀了一层金,很是精致。

换座仪式那天,县知事和一干缙绅耆老都去了。工匠们把莲花台放好,再把大仙的塑像往上抬。这一抬不好,出事了。这莲花金座看着是个平底,其实边缘的莲花瓣大小不一,容易晃荡,上头再加上泥像那么重的东西,一下重心不稳,哗啦一下摔到了地上。

在众目睽睽之下,大仙的泥胎被摔了个粉碎,从里面居然掉出一具老狼的干尸。狼头是被劈开的,平摊开来,两侧的狼眼正对着塑像的两个眼睛。现场一片哗然,县知事立刻喝令把和尚们逮住。和尚们想跑,可都瘸着腿,哪及得过官差如狼似虎。

马王爷和佛爷的泥像也被砸开。佛爷像里藏着一只狐狸的干尸,也是脑袋剖开平摊,双眼对佛眼。

马王爷倒是清白无辜,里头啥也没有。官方很快帖出告示,说这些和 尚都是东北跑过来的胡子,身上背了人命,所以在赤峰隐姓埋名。如今已归案,不日将明正典刑云云。

但赤峰地面上还流传了另外一个传说,说猍犭呆庙那几个和尚 都是狈变的,所以前腿瘸。狈不是天生天养,是狼和狐狸交配杂交才生得出来,所以这些和尚要把自己父母供奉起来,挤占了马王爷的地方。

据说 那些和尚在押送刑场的半路,被察哈尔的胡子给救了,重新落草为匪;也有人说。救和尚的不是胡子,而是一大群狼,那些狼半路把行刑队给团团包围,死活不走。 直到队长放了人,它们才簇拥着和尚离开。走的时候,好些人亲眼所见,那些和尚是把上半身趴在狼身上,慢慢离开的。过后那几年,草原狼灾闹的特别凶。

经 过这事以后,猍犭呆大仙在面儿上被禁绝了,可私底下老百姓信的就更多了,都说狼狈有灵性,都能化成人形,那得多大能耐。官府不让,他们就偷偷祭祀。至今在 头道街兴隆小学的东侧,还有一条胡同,叫做大仙庙胡同,以前就是祭猍犭呆大仙的地方。那条胡同特别狭窄,两个人对行得有一个人侧身。胡同尽头是死的,是堵 砖墙,墙上没门,却有个大门框,这是因陋就简学的马王庙的狼窝规制,觉得大仙能住的舒坦点。在门框上写着大仙祠仨字,当然猍犭呆是不敢写。

笃信这个的老百姓们就在这里上香设祭,越传越灵,后来不知是谁又给门框上补了一块小匾,上书:有求必应。久而久之就有了另外一个赤峰当地歇后语:大仙庙的匾——有求必应。

3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