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个骑士,他作战勇猛,身先士卒,是王国里最勇敢的人。有一次,一条恶龙出现在城堡上空,骑士与它展开了殊死搏斗。最后恶龙终于离开,临走前把骑士的心脏抓破,让他濒临死亡。

国王很焦虑,请来了许多医生,为骑士治病。可每一个医生都说,他的心脏已经破损,很难救回来了。就在这时,一位穿灰袍的魔法师出现在城堡里。魔法师告诉国王,这一颗心脏已经无法使用,但他可以为骑士安装另外一颗心脏。问题在于,究竟要选择什么材质来制造。

“如果选用黄金做心脏,那么他会变成一个慷慨大方的人。”魔法师说。

“哦,不,不,他可是一位骑士,我可不需要慈善家。”国王拒绝。

“如果用白银做心脏,他会变成一个理性睿智的人。”魔法师说。

“哦,不,不,王国顾问这个位子我已经答应给别人了。”国王拒绝。

“如果选用红宝石做心脏,那么他会变成一个高贵典雅的贵族。如果用琥珀的话,他就会变得多愁善感;用铸铁,他会铁石心肠;用丝绸的话,他会变成全天下最温柔细腻的人。”魔法师一口气说了几十种材料,可国王都拒绝了,他担心从此骑士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最便宜的材质是什么?”国王问。

魔法师说:“玻璃。”

“就用这个吧。”国王说,没再提性格的事。

魔法师警告说:“这种材质会让骑士的个性发生变化。”国王一挥手:“价格会有变化吗?”

“那倒不会。”

“那就用这个好了。”

于是魔法师从工坊里弄来玻璃,做成一颗晶莹剔透的心脏,放进骑士的胸腔。这颗心脏很快跳动起来,和原有的一样强健有力。

骑士醒过来,一切如常。国王非常高兴,号召王国里的每位居民都捐出两枚金币,用这些钱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典。在庆典上,大家纷纷举杯祝福骑士,骑士也举杯做出回应。一位美丽的小姐对骑士说:“讲讲您和恶龙战斗的事情吧,我听说您的心脏就是被它抓破的。”

哗啦。

大家的耳朵里忽然发出一声清脆的破裂声。所有人左顾右盼,看是不是哪个粗心的侍者把酒杯打翻了,可是地上干干净净。

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大家吓坏了,连忙把他送到魔法师那里去。魔法师检查了一下,告诉国王:“玻璃是一种非常脆弱的材质,稍微受到刺激,这个心脏就会开裂。你们不能让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伤害,一丁点也不许。”

于是国王下达了一个命令,谁也不许在骑士面前提起恶龙的事。

骑士回到自己的队伍里,他的伙伴纷纷向他表示慰问。他最好的一个朋友拍着肩膀,叫着他原来的绰号:“嘿!傻大胆!”

哗啦。

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因为他怀疑他们在讽刺他有勇无谋。

经过抢救,骑士又一次活过来。他无法在军营呆着,国王把他派去一座庄园。庄园安逸而宁静,骑士每天坐在庄园门口,晒着太阳。一个崇拜英雄的小孩子跑过来,他看到一条饿狼在附近转悠,想借骑士的长剑。

“反正你暂时也用不着它嘛。”小孩子说。

哗啦。

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他怀疑小孩子在讽刺他无所事事。

经过抢救,骑士又一次活过来。他不得不离开庄园,来到城堡的塔楼之上。在这里,他遇到了国王的女儿——一位漂亮的公主。公主小心翼翼地与骑士对话,两个人聊得很开心。第二天,公主没有准时赴约,她送来一封信,说她外出参加一个舞会。”

哗啦。

骑士疑心公主想要在舞会上认识别国的王子,他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

公主没办法,只好把骑士带上。他们来到另外一个国家,王子走出城堡迎接,亲吻公主的手背。哗啦,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

“您的鞋子太破了,要补一下吗?”鞋匠问。哗啦,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因为他认为鞋匠在批评他的穿着,伤害到了他。

“这块烤肉可以切小一点再吃,你也不想弄脏衬衣吧?厨子提醒说。哗啦,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因为他认为厨子在批评他的礼节,伤害到了他。

“你可真是有点强迫症呢。”王后开了个玩笑。哗啦,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

“王朗!你这皓首匹夫!苍髯老贼!”吟游诗人在讲述一个来自东方的古老故事。哗啦,骑士面带痛苦,仰面倒了下去。他觉得被骂死的王朗是在影射什么。

骑士变得越来越敏感,他的玻璃心脏变得越来越脆弱。无论人们谈论什么,哪怕是最轻微的言语和玩笑,都会导致那颗玻璃心破裂,让骑士面露痛苦,仰面倒下,仿佛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骑士变得尖刻、偏执以及多疑,为了保护自己的玻璃心脏,不得不紧握着长剑,把一切看起来可能会伤害到他的人都提前斩杀。这让整个国家变得鸡犬不宁。为了防止他再次受到刺激,国王给骑士订制了一副耳塞,只要戴上它,别人什么话都听不到。骑士戴着它走在路上,发现这东西果然很管用,人们蠕动嘴唇,却听不到声音。

可他总觉得越是听不见别人讲话,就越可疑。结果骑士还是挥舞着长剑,继续伤害每一个路过他身边的人,任凭他们如何辩解都不行,因为他现在除了玻璃心,还多了一副耳塞,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国王试图让他把耳塞摘下来,可谁一靠近他,骑士拔剑就砍。

国王找到魔法师,要求给骑士换一个心脏。魔法师说已经晚了,他的玻璃心碎得太厉害了,那些玻璃渣几乎堆满了整个胸腔,让他的胸腔变得越来越狭小。除非把这些碎渣一点点都清楚掉,否则换什么材质的心脏,骑士的性格都会是这副德性。

国王说那我们该怎么办?魔法师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他放逐到城堡外去,免得给别人带来麻烦。国王叹了口气,说我果然不该贪图小利买玻璃心这种便宜货。

骑士得知这个决定,觉得自己的玻璃心彻底破碎,哗啦,他面带痛苦,仰面倒地。这次没有人再来救他了。

骑士的心脏碎成无数的尖锐渣渣,随风飘扬,有些人离得近了,就会被扎中。这些渣渣特别细小,能感应到特别细小的事,并因之碎裂,越碎越小,越来越渣,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这就是骑士玻璃心的故事。

30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