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神话里,有两个天体是永远不会被忽略的,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太阳光芒四射,一般都跟男性有关;而月亮高悬夜空之上,神秘而优雅,人们很自然就会朝着女性形象去想象。其中最著名的两位,一位是希腊和罗马神话里的阿尔忒弥斯/戴安娜,以及中国的嫦娥。

阿尔忒弥斯是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太阳神阿波罗的姐姐,月亮女神,同时兼具狩猎、贞洁等神职。不过严格来说,她只能是弯月之神,新月和满月另外有Phoebe和Selene两个女神负责。(或者说,Phoebe和Selene是她的两个分身)

阿尔忒弥斯的故事有很多,这里不必赘述。总之,她在希腊和罗马神话里占有重要地位,各地神庙不少,关于她的节日和习俗也有很多。其中有一个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在全世界各地都有盛行:每到阿尔忒弥斯生日的时候,希腊人会在祭坛上插满蜡烛,然后一口气吹灭,以求安抚月神,祈求良善。

她的出身略有争议,最主流的说法,是说她和阿波罗都是暗夜女神勒托和宙斯所生,这比较符合古人对天象观察的想象——太阳自夜里升起,月亮悬在夜空,正象征着男孩离开母亲,女孩依偎在母亲怀里。勒托生这一对姐弟也是吃了大苦头,被赫拉一路追杀到爱琴海中。勒托的妹妹化身为提洛浮岛,为她提供分娩场所,宙斯召唤来四根石柱把浮岛固定,波塞冬掀起浪涛挡住赫拉手下怪物的追袭。勒托在这一干亲戚的保护下,先生下阿尔忒弥斯,阿尔忒弥斯这苦孩子生下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助产士,帮妈妈把阿波罗弄出来。赫拉对她一直怀恨在心,到了特洛伊战争的时候,她找借口狠狠给了月神一耳光。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阿尔忒弥斯他妈是德墨忒尔,丰收女神。德墨忒尔不光神职是丰收,自己也挺丰产的,跟许多神都有过一腿。她跟宙斯生了个女儿珀耳塞福涅,后来被哈迪斯拐跑了,气得她抛下工作宅在家里,以致天地再无丰收,直到诸神逼着哈迪斯把珀耳塞福涅封为正室冥后,她才复出。德墨忒尔还跟小叔子波塞冬生了个诗人阿里翁,不过阿里翁是个窝囊废,除了吟诗什么都不会,有一次他坐船出海参加音乐节,堂堂海神和丰收女神的儿子居然被几个人类海盗劫持,亏得阿波罗化身海豚把他救下来。于是有人猜测,阿波罗这么热心,是不是因为跟阿里翁是同母异父兄弟的缘故。还有人进一步猜测——主要是阿卡迪亚人——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是一母所生,阿波罗的妈是德墨忒尔,那阿尔忒弥斯说不定也是。

德墨忒尔的风流韵事可不局限于同辈,她还曾经勾搭过一个叫伊阿西翁的小神。这个小神是宙斯和海中女神之子,居然也和德墨忒尔搞上来,还生出了财神爷普卢托斯和四轮马车的发明者、牧夫座的菲洛墨洛斯。为这事宙斯妒火中烧,把伊阿西翁给干掉了。希腊神话最大的魅力就在这儿——真TM乱。当然,这就是题外话了。

阿尔忒弥斯没什么前世,就是一位单纯的土生土长的希腊女神。不过关于她在后世的演变,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

在小亚细亚西岸有一座古代城市叫以弗所,位于通往爱琴海的巴因德尔河口,是希腊人的一个重要殖民点,曾经一度极其繁荣。这座城市最著名的地标,叫做阿尔忒弥斯神庙,最早是在公元前 652年开始修建,前后几次改建,延请了许多希腊名家,花了120年时间才修完。它落成之后,长425尺,宽230尺,有126根高60尺大理石柱,比帕台农神庙还要宏伟壮丽,位列世界古代七大建筑奇迹之一,成为小亚细亚城邦的阿尔忒弥斯崇拜中心。

到了罗马时代,索性把阿尔忒弥斯称为以弗所的戴安娜。(戴安娜是阿尔忒弥斯在罗马神话里的名字)按照正常思维,阿尔忒弥斯神庙里最重要的供奉,自然该是阿尔忒弥斯吧?其实不然。

1982年,土耳其在这个神庙遗址发掘出一尊雕像,都觉得应该是阿尔忒弥斯。但研究人员发现,这尊雕像和传统的希腊雕像略有不同,其中有些特征更像是大神母库柏勒。库柏勒是小亚细亚本土女神,神职是丰饶。信奉库柏勒的主要地区是小亚细亚中部,她的圣殿就位于伽拉特亚地区的佩西努斯。库柏勒的主要形象是一个黑石圣像,祭祀时要用猛虎拉车,带着雕像在各地巡游,以期获得丰收。它的神官都要经过阉割,还要随时随地陷入疯狂状态,大母神就喜欢看这个。

后来希腊人跑来殖民,把库柏勒吸收进了地母盖亚的形象里,混为一谈。当地人的信仰受到压制,却一直没有彻底灭绝。于是在修建阿尔忒弥斯神庙的时候,这些人偷偷地掺入私货,把阿尔忒弥斯的形象混入库柏勒的部分特征。明里说是拜祭月神,其实心里头拜祭的仍旧是库柏勒大母神。

前面我讲过,有一种说法认为阿尔忒弥斯他妈是丰收女神德墨忒尔,说不定这个说法,就是从丰收女神库柏勒这传出来的。

库柏勒大母神和阿尔忒弥斯之间,确有相通之处。库柏勒大母神有一个爱慕者叫阿提斯,是司掌牧者的小亚细亚自然神。打猎的时候被野猪给弄死了…(小亚细亚的神仙真废物啊),库柏勒大母神让他复活,侍奉在自己身边。这个功能,和阿尔忒弥斯的早期神职狩猎很相似。

顺便说一句,阿提斯这个神挺惨的。库柏勒大母神的侍奉者必须阉割,阿提斯不愿意,跟比提尼亚的桑伽里奥斯河神女搞到一起。库柏勒大母神勃然大怒,砍了神女的命运之树,神女就死了。阿提斯吓得屁滚尿流,在山林之间狂跑,拿起石头硬把自己JJ给切了,从此一门心思侍奉女神。可时间长了,阿提斯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开始想家,库柏勒大母神听说以后,把给自己拉车用的老虎给放出来了,阿提斯吓得屁滚尿流,再也不敢提这事了……

阿尔忒弥斯也不是温柔娴淑的主儿。卡吕冬王忘了祭祀他,她就放了一头野猪去祸害人家。英雄墨勒阿格洛斯把野猪干掉,她就使坏把他弄死。阿伽门农曾经误射了阿尔忒弥斯的一头鹿,结果被一路追杀,逼着他献出自己女儿当祭品才罢休。所以阿尔忒弥斯和库柏勒大母神之间,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修建阿尔忒弥斯神庙的人,大概就是看中了这点联系,才会把库柏勒大母神的特质和月神融在一起吧。

但阿尔忒弥斯的故事还没完。

以弗所这个地方,除了有阿尔忒弥斯神庙这个大地标以外,还和另外一个人有着紧密联系。在耶稣死后,玛利亚受到迫害,在使徒约翰的保护下逃到了以弗所附近一个叫塞丘克的村庄,渡过了她在人世间的最后岁月,遗体埋葬于此。于是这里就成为早期基督教的一个传教中心,圣保罗和圣约翰都在这里传过教,前者还跟阿尔忒弥斯神庙门口的银匠打过架,写过以弗所书,后者干脆死在这里。有了圣母玛利亚这层关系,以弗所成为启示录七教会之一,地位尊崇。顺带一说,1890年德国有个修女宣称梦中得到启示,指出村中一座石屋是圣母故居,得到梵蒂冈的承认,从此成为一处名胜。

基督教被罗马立为国教以后,异神崇拜开始被禁绝。阿尔忒弥斯崇拜慢慢隐退,但她的影响力和库柏勒大母神一样隐藏到了以弗所的后台。公元431年,教会在以弗所召开了一次大会。参与者一共分成两派,一派以亚历山大大主教西里尔为主,他们主张在教义里将玛利亚称为圣母。而另外一派则以君士坦丁堡的大主教聂斯脱利为首,提出二位二性说,简单来讲,就是耶稣分为两性,一个是神性,一个是人性,玛利亚生出的是作为人的耶稣,和神无关,因此她充其量是个圣徒,不应该崇拜她。聂斯脱利指责西里尔把圣母比喻成以弗所的戴安娜,实在是不伦不类。

争议的结果是聂斯脱利大败,他愤而远走中东,传下一个教派,后来这一派还在唐代进入中国,就是景教。西里尔得胜之后,玛利亚以圣母之名正式写入教义。有一种说法指出,阿尔忒弥斯崇拜和圣母最后栖息之所都是以弗所,这并非是一个巧合,圣母玛利亚现在流行的形象,正是部分借鉴了以弗所的阿尔忒弥斯(戴安娜)的特质。圣母处女怀胎的童贞意象,与阿尔忒弥斯的贞洁神职颇有一些文化上的联系。

对基督教产生影响的,不止是阿尔忒弥斯。还记得那个倒霉蛋阿提斯么?公元前204年,罗马遭遇了一场石雨,祭祀告诉罗马人必须从小亚细亚迎娶库柏勒大母神回来,才能够避免灾难。于是罗马派了个使团,把库柏勒大母神的神像给弄过来了,连带着把阿提斯崇拜也引入罗马,也拥有了自己的专属节日。因为阿提斯曾经被野猪弄死过又复活,所以在阿提斯节里,要先给他出殡,三天以后再宣布他复活——听起来是不是有些耳熟?在出殡仪式期间,人们要领取圣餐,还要受血——听起来是不是有些耳熟?

就这样,库柏勒大母神、阿提斯、阿尔忒弥斯、戴安娜、圣母玛利亚这几位,以以弗所和月神为核心联系到了一起。我们无法说她们之间有着明显的传承或继承关系,只能说神话与传说之间彼此影响、借鉴,其中的文化基因在不同载体上都有所体现和改变。

希腊月神阿尔忒弥斯是后世变化多端,而中国月神嫦娥则是前世命运多舛。

在中国神话里,嫦娥奔月是最著名的故事之一。她是后羿的媳妇,后羿从西王母那拿了不死灵药,嫦娥给偷吃了,结果身子不受控制升到月亮里,只好住在广寒宫里忍受清冷寂寞,陪伴她的只有玉兔和吴刚。干宝在《搜神记》里写的清楚:“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以奔月。”嫦娥长得非常漂亮,是著名神话美女,还有一个最著名的追求者猪八戒。

但嫦娥的前世,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小清新。

嫦娥本名叫桓娥或姮娥,避汉文帝刘桓的讳而改为嫦。这个嫦字什么意思呢?右边的常,上面是尚,下面是巾,尚的本意是摊开,巾指布,两意合在一起,即是日常穿着,后又引申出持续之意。常字加女,即是不死之女。所以说她改名叫嫦娥,名副其实。

最早《山海经》里的记载,月神叫“常羲”,也叫常仪、尚仪。常羲和她姐姐羲和嫁给了帝俊,羲和生了十二个太阳,常羲生了十二个月亮,姐妹俩一个成了太阳他妈,一个成了月亮他妈。古音读羲为娥,嫦娥的最早原型,恐怕和常羲有关。

在江陵王家台秦简秦简《归藏·归妹》有这么一句残缺不全的话:“昔者恒我窃毋死之□□□奔月而攴占□□□。《归藏》是夏代所用卜书,与《连山》、《周易》统称为《三易》。可见早在夏代,已经有了嫦娥奔月的故事。

东汉天文学家张衡写过一本专著《灵宪》,把这个故事给说全了:“嫦娥,羿妻也,窃王母不死药服之,奔月。将往,枚占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意思是嫦娥偷偷吃了药,登月之前还找人算了个命。”

同时代的《淮南子》外八篇里,把这个故事改了一改,不是嫦娥偷药,而是后羿的弟子逢蒙去偷,嫦娥阻止不及,只得自己一口吞下。本来她是可以升天的,又觉得有愧于后羿,才滞留月宫。这样一来,就把嫦娥给洗白了。

就在同一本书里的《览冥训》里,又重复了一遍嫦娥奔月的故事:“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怅然有丧,无以续之”。”可这个版本的《淮南子》,是今本,不全。有人在另外一本书《初学记》里找到引用古本《淮南子》的记录。在“姮娥窃以奔月”后头,多了三句特别可怕的话:“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而为月精”

也就是说,在《淮南子》那个时代,嫦娥奔月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嫦娥到了月亮,变成了一只大蟾蜍,成为月精。

嫦娥这么漂亮一大姑娘,到了月亮上居然变成癞蛤蟆了?

古人不是在故意抹黑嫦娥吧?

还真不是。

古代中国人一直把月亮的阴影当成两种动物:一种是兔子,一种就是蟾蜍。屈原《天问》说过:“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惟何,而顾菟在腹?”夜光就是月亮,顾即指蟾蜍,菟是兔子。(於菟才是虎)可见在春秋时代,大家认为月亮上头趴着的正是一只蛤蟆一只兔子。

这个看法到汉代也没断绝。马王堆曾经出土了一幅汉代帛画,上面画的是一些神话人物。其中右上角是一轮红日,红日里有一只赤乌;左上角是一轮弯月,月上赫然就画着一只癞蛤蟆。至于它们在月亮上做事,乐府有一首《董逃行》说的很清楚:“采取神药若木端,白兔长跪捣药虾蟆丸”,兔子捣药,蟾蜍负责捏药丸,分工明确。

嫦娥奔月,月中蟾蜍,不知是谁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结果一个大美女就此成了青蛙公主,夜夜在广寒宫里哭泣。后来古人也觉得这事实在太恶心了,便把嫦娥变蟾蜍这事从《淮南子》里删掉,以保留了她当初最美好的形象。传播的人也故意略去此节不讲,免得破坏小清新们的心情。久而久之,嫦娥奔月里就没有蟾蜍的事儿了,不过“蟾宫”一词倒是保留下来,成了月亮的代名词,蟾宫折桂还成了祝福科举中举的一句吉祥话。

李商隐写过一首《嫦娥》诗﹕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后悔窃取不死药,说不定正是因为发现自己会变成癞蛤蟆吧…

27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