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祯在煤山自尽,大明灭亡。嗣后清军入关,中原变色。南方的大明宗室先后建立起几个政权,抵抗清军,前后坚持十八年,方才彻底覆亡。

在这十八年逐鹿鼎革的乱世之中,曾经涌现出一位太监界的奇人——不知为什么,大明跟太监特别有缘分,有明三百年,奇葩太监像小强一样层出不穷——跟那些如雷贯耳的前辈相比,这位太监界的奇人不算有名,但他却做成了一件前所未有之事,从如今眼光来看,也可算做是奇事一桩了。

此人姓庞,名天寿,顺天府大兴人,崇祯在位的时候是内廷御马太监。不过他除了太监这个身份以外,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身份,他是个天主教信徒。

当时在利玛窦等传教士的努力下,天主教在明朝颇有影响力,发展了徐光启、李之藻、杨廷筠、王徵、陈继儒等一批士大夫天主教信徒。但内廷太监皈依上帝,庞天寿算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给他施洗的人来头也不小,是在明清两朝都名声显赫的大传教士汤若望。(一说是意大利传教士龙华民)汤若望给庞天寿施洗以后,还为他起了一个教名,叫亚基楼。这是西班牙文,意思是没有嘴唇。

庞天寿信教以后,表现得相当虔诚,跟京城以及南方的教会人士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这种人脉在和平时期无益于他的仕途,但在明代灭亡后,却成了一份重要资本。

李自成进北京前不久,庞天寿恰好被派去南京办事,逃过一劫。崇祯自尽的消息传来以后,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登基,是为弘光。庞天寿被弘广派去福建征税,还没回来,南京即告陷落。庞天寿没办法,只得又转投在福州称帝的唐王朱聿键,即隆武帝。甫一上任,庞天寿就接了一个重要任务,和传教士毕方济前往澳门,向葡萄牙人求助,希望他们派出援兵来阻止清军。

庞天寿也算是为大明尽心尽力,他在澳门充分发挥了自己天主教徒的背景,居然成功游说澳门葡人组建了一支雇佣军。这只雇佣军拥有三百名火枪兵和六门大炮,统帅尼古拉·费雷拉,还有一位随军司铎兼翻译,是耶稣会传教士瞿纱微,算得上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了。

可惜队伍刚组织好,庞天寿就接到消息,福州也陷落了。桂王朱由榔在肇庆登基,改元永历。庞天寿没办法,赶紧带着这支雇佣军赶去支援。后来几经纠缠,永历帝一路被清兵追到桂林,这支葡萄牙雇佣军终于派上了用场。

当时追击而来的是李成栋所部,气势汹汹。这支葡萄牙兵被派到焦琏麾下,负责守城。计六奇《明季南略》记载说当时天降大雨,城墙多被冲坏,守城者都惊得面无人色。好在焦琏死守不退,葡萄牙人火器犀利,大炮凶猛。于是中国战争历史上的一个奇景出现了:在桂林城上,一群誓死保卫大明皇帝的葡萄牙火枪兵,与清军展开了殊死战斗。

结果数场大战,清军李成栋、尚可喜所部先后被打得大败,不得不暂时退走,让永历小朝廷得以苟延残喘。

但我要讲的庞天寿奇事并不是这一桩。

桂林大捷之后,庞天寿始终没忘记自己的信徒职责,和瞿纱微两个人趁机开始了宫廷传教活动。要知道,人在绝望之际,最易投身信仰。永历皇帝和亲眷一路颠沛流离,早已如惊弓之鸟,再听庞天寿的劝教之言,如闻纶音,只盼天主降下慈悲,拯救信民于水火。

于是,中国宫廷高层第一次出现了皈依天主的热潮。在庞天寿的引导下,皇太后马氏和萧氏,改教名玛利亚和烈纳;正宫皇后王氏,改教名亚纳,在宫中对圣母像日夜叩拜,为旷古未有之奇景。就连永历帝的太子,都受洗改了个教名康斯坦丁,后来嫌太拗口,永史帝说要不就简称叫当定吧。说来也奇,他一受洗,全身病症立刻就好了。

从现在保存下来的文献来看,永史帝本人也参加过教会的组织生活,还手写祷告有云:“天主慈悲挽回赣永之虏寇,化为良民, 怜万性生灵。”也算是中国皇帝唯一向天主祷告之者了。

上面带头,下面也纷纷效仿。于是宫里的宫女、太监以及宫外的官员,皈依了一大片人——唯独永历帝本人没有入教。

为啥?

因为基督徒得遵奉一夫一妻制,得放弃后宫,永历帝舍不得……

来东方的传教士们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劝说中国皇帝皈依天主。如今庞天寿立下利玛窦、汤若望都未能取得的传教奇功,无限接近这一目标,大得西人赞叹。他后来专程去了趟澳门,受到鸣炮致敬,礼遇极高,传教士和耶稣会关于他的记载,全是溢美之词。庞天寿甚至还代表皇帝,给罗马教皇英诺森十世、耶稣会会长和威尼斯共和国写了三封信,请传教士卜弥格转交欧洲,恳求派遣援军,以保大明平安。如今这些信笺还保留在梵蒂冈中。以中西交通而言,庞天寿真可以说是太监界的一个巅峰了。

罗马教皇得信以后,特意回书慰勉。可惜还没等这封信送回来,永历小朝廷便已覆亡。瞿纱微逃亡中途在贵州被杀,庞天寿不知所终,而那支葡萄牙雇佣军也再没了任何记载。中国历史上最接近天主教信仰的皇室,就此告终。

15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