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烦有许多名字。哭泣的时候,妈妈叫他哭哭烦;拉屎的时候,爸爸叫他臭臭烦;出去玩的时候,路人叫他皮皮烦;耍赖的时候,奶奶和姥姥叫他赖赖烦;洗澡和睡觉之前,他成了闹闹烦;站在席梦思上,他就是跳跳烦;看到冰淇淋,他又成了吃吃烦。

 

马小烦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多名字?

 

他从爸爸的大衣里偷偷拿走了一个手机,搁在自己卧室里,摄像头对准床头,然后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马小烦早早醒来,一骨碌跳下床,拿起手机回放。他惊讶地发现,刚一睡着,一个小人儿就从他的耳朵眼里钻出来。小人儿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小小的个子,还不如橡皮高。

 

小人儿左右看看,发现马小烦睡了,就朝耳朵里一招手,一大堆小小的马小烦站着队从耳朵里鱼贯而出。他们相貌都一样,但每个人都有微妙的差异。有的小人儿特别调皮,走路会翻着跟头;有的小人儿特别臭,浑身都散发着屎味儿,还有的小人儿一直哼唧哼唧地哭。

 

小人儿们在卧室里到处乱走,叽叽喳喳,一直折腾到天快亮了,才重新钻回马小烦的耳朵眼儿里。

 

马小烦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身体里有这么多小人儿。做不同的事情时,大人们就会看到不同的小人儿。他们不是在喊自己的名字,而是在喊这些小人的名字呀。

 

到了第二天晚上,马小烦假装睡着了。小人儿们又从耳朵眼儿里钻出来,马小烦突然跳起来,用打火机点燃了一串鞭炮扔在地毯上。鞭炮噼里啪啦地在卧室里响起,所有的小人儿都吓坏了,跳起来哇哇乱叫。他们想钻回到马小烦的耳朵里,可是马小烦用被子蒙住了头。小人儿无路可走,只好一个个从窗台的缝隙钻出去,消失在黑暗中。

 

马小烦悄悄抬起被子,得意地笑了。这时冷不防从床边跳出来一个小人儿,它长着一头白发,还有白胡子,虽然脸还是马小烦的脸,可看起来特别特别老,比公园里打太极的老爷爷还老。它动作太慢,所以没能跟大部分人小儿一起逃走。

 

这个白头发小人儿留在床边,恰好赶上马小烦掀开被子。它吱溜一声,一下子钻进马小烦的耳朵里,再也不出来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管马小烦叫哭哭烦、臭臭烦、皮皮烦、赖赖烦、闹闹烦、跳跳烦或者吃吃烦,因为它们都逃掉了。他的耳朵里,只剩下一个白头发小人儿,所以所有大人,现在只用一个名字叫马小烦:

 

小祖宗哎。

27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