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有一户姚姓人家,新有弄璋之喜,其乐融融。到了洗三之日,左邻右舍都来致贺,却发现姚府内外,皆贴满了新诞麟儿的图影,尺寸有大有小,惟妙惟肖,一看便出自丹青高手。无论府门厢房厨厕后院,贴得触目满是。

 

宾客们都很惊异,问姚家主人究竟是什么缘由。主人亦茫然不知,只知是一夜之间莫名出现,只好请人把图影揭去,唯恐烧之不吉,便收藏在柴房里,以铜钱镇之。

 

到了满月之宴,姚府一夜之间又遍布图影,没有一处空白不是糊满的。更有甚者,连邻家的树顶车前,亦贴得到处都是。古人说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正是这样的情景。宾客们纷纷议论,莫不是什么妖物作祟,颇有些惴惴不安。主人连连告罪,吩咐下人一一揭下,藏于床底。

 

又过了月余,图影非但未加收敛,反而愈演愈烈。京城诸坊的居民,举头迈步,无处不满贴姚家公子形貌。固然是笔法精妙,一颦一笑描摹极得神韵,只是太多,烦不胜烦。居民受其荼毒,没有不愤恨的。姚府只得以银钱安抚街坊,收回图影。然而次日图影又满布街巷,揭不胜揭。柴房里积满了画像,之间连针都不容插入。

 

宾客中有一位叫柳子明的人,有侠义之风,慨然说姚公于我有知遇之恩,如今难道不是到了报答的时候吗?他与其他几位有胆识的朋友伏于墙下,屏息凝气。三更之后,果然见到两个黑影自房中窜出,手持一叠图影四处乱贴。他发一声喊,四面举灯,把黑影团团围住,却发现是姚府娃娃的父母。

 

这对夫妻双目赤红,鼻息粗重,见人并不惊惧,尚可谈笑自如。只是稍有松懈,便要冲出去贴图影。柳子明拍手道:“噫!这定然是邪魅上身,非请城西崔道长不可。”

 

主人家慌忙去请。崔道长赶到姚府,先验看了两人星座血型,又摆了塔罗细细推算,前后足足有两个时辰。然后道长吩咐取柳树皮绳绑住夫妻,取出手机,给他们看朋友圈与微博。二人一看,口中嗬嗬,便要贴图发送,只是双臂挣扎不开,烦躁不安。过不多时,有黑烟自口鼻涌出,久久不散。

 

崔道长拂尘一摆,将手机摔在地上,那黑烟一声尖啸,遁回体内,举座皆惊。崔道长说,这怪乃是叫做秀娃魔,乃是心魔一种。凡是父母得了子女,骤然狂喜,顶门灵台一昧失守,便会为此魔趁虚而入,四处张贴娃娃图影,冲动难抑。”

 

崔道长让主人将柴房积攒的图影悉数搬出,曝于正午极阳之下。日光炽热如刀,姚府娃娃的图影经此一晒,纷纷化为灰烬,夫妻俩遂恢复如初。只是心魔难除,每月必然复发一次,须再取小娃图影曝晒厌胜,方可抑制。过了七、八年光景,姚府欲换学区房,变卖了房产远去海淀,夫妻心魔方才根除。

 

据说两人后来又为庠序魔所蛊惑,择校如疯,这便不是在下所详知的了。问及柳子明,惟是嗟叹不已。

 

异史氏云:父母子女,人伦之大道,急切间心旌动摇,最易为心魔所乘。曾听耆宿老人说,秀娃魔后尚有庠序魔、奥数魔、才艺魔、攀比魔、素质魔、窥日记魔、禁恋魔、催婚魔……林林总总不下百十种名色。世事如此,纵然是释迦再世、老聃复生,也难以澄清人心吧?

 

 

1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