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朋友聚会,搞了一个很久没有过的活动——讲亲身经历的鬼故事。这种口述亲历鬼故事的特点是,故事往往无头无尾,散碎不成情节,甚至欠缺高潮和逻辑;而且讲述者往往不够专业、絮絮叨叨、前后忘词,还不时停住跑题,毛病很多,但恰恰因为这些小毛病,让它才显得格外真实与可怕。尤其是一个讲述者从生疏到熟练,慢慢进入到状态,完全沉浸在真诚的回忆中时,他或她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比专业演员更具效果。

 

我记下了三个我最喜欢的,记住,我只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讲述者我分别标记为ABC。可惜我只能记录,却没办法还原当时的氛围。

 

一 小浣熊干脆面

 

讲故事的是一个姐们儿A。

 

A小时候,家里住在一条胡同里。这条胡同很窄很长,两侧都是高墙,路大概能容两辆手推车并行。她最大的困扰,就是晚上放学回家,要穿过这一条没有路灯的漆黑通道。为此她学了自行车,从此可以飞快骑过胡同,到达自己家。

 

初一那年的一天早上,A骑自行车出门去上早自习。那时候午饭要在学校吃,所以她还带了个饭盒放在车头筐里,里面装的一荤一素外加白米饭,压得严严实实,饭盒盖上还压了书包。

 

一出家门,A就觉得不对劲。当时天色蒙蒙未亮,远远地看见胡同一侧白花花的,似乎站了好多人。骑近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花圈、纸人、纸马、纸轿子什么的,沿墙根儿摆了一溜。A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胡同里有一个老太太去世了。那老太太她不算熟,但也认识,病了很久,看来老人家最近刚没。

胡同很窄,这些纸人纸马什么的摆出来,留给自行车的空间就不多了。A朝前头骑着,脑袋稍微一偏,就能看见这些纸人纸马直勾勾地盯着她。身子还不时能蹭到花圈,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A心里就有点发憷,想赶紧骑到街上去,越这么想,自行车蹬的越快。

 

这个胡同路面很平,平时扫的也特干净,自行车一口气骑出去没问题。可偏偏今天,A骑着自行车刚加起速度来,路面上不知从哪冒出一块石头,咣当一声,登时把自行车给颠翻了。A眼睁睁看着书包先跳出车筐,落在地上,然后饭盒也蹦出来,折着跟斗打了几个滚,最后滚到了最大的一个花圈前。

说来奇怪,按说饭盒这么摔,饭菜肯定洒了一地才对。可不知是妈妈压得太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饭菜居然囫囵个儿从盒子里掉出来了,聚成一个长方形,正正扣在花圈前。A从地上呲牙咧嘴爬起来,过来捡饭盒,发现里面一粒米一口菜都没剩下,跟洗过似的。

 

A这姑娘大大咧咧,饭菜肯定是没法吃了,一抬头看见花圈,就双手合十,说奶奶您想最后吃一口人间的饭菜,我就留给您吧。然后她从书包里撕了张作业本的纸,给垫在那方饭菜底下,一来好歹像个供品,二来方便别人收捡。

 

做完这些事,A骑自行车继续上学去了。到了中午吃饭,她自然是没啥吃的了,就买了两包小浣熊干脆面。

 

当时小浣熊干脆面里会随机放一张人物卡,都是水浒英雄,几乎每个人都试图攒全一百零八张。不过因为地域铺货的关系,某一类人物卡,会大量出现,其他人物卡出现概率则非常少。A所在的区域,所有的孩子抽林冲和李逵抽到吐,花荣却一张都没见过。女生都喜欢花荣,又帅又能打,加上数量实在稀少,遂成为传说中的神卡。

 

她撕开第一袋干脆面,心里默默祈祷:“我说奶奶,中午的饭菜让您给吃了,您好歹得保佑我一下,给我摇出一张华荣呗。” 伸手往外一掏,还真是花荣!

 

A有点傻了,直到周围的同学发现开始惊呼,她才回过神来。全班都轰动了,都来看她这张卡。A赶紧撕开第二包,结果里面是赤发鬼刘唐。但这张卡恰恰在“鬼”这个字,多了一道指甲刮痕,把鬼字给刮得几乎看不见了。

 

不知道是谁刮的。

 

那天A回家时,胡同里黑漆漆的,纸人纸马都撤走了。不知为啥,她感觉格外安心,一点都不害怕。路上那块离奇的石头,也不见了。

 

二 暗月光

 

我的朋友B,从小在农村长大,出了名的淘气包,能折腾。

 

他讲有一年,他都念高中了,暑假回老家玩。他一个发小说,邻村有个地方闹鬼,敢不敢去探险。他一捋袖子,说这有啥怕的,去!

 

俩人专门挑了个月光很亮的晚上,跑到邻村去。那个闹鬼的院子,其实不在村里,而在附近一个山坳里,原来是看田地用的,不知啥时候草棚子改成木棚子,木棚子改了砖屋子,加了个一圈土墙,成了现在的模样。原来住过人,后来传说闹鬼,就没人敢去了。

 

俩人到了院外,发现找不到门。就着月光,B发现围着屋子的是一圈完整的夯土墙,没有任何入口,不知是不是被村民给封住的。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爬墙跳进去。

 

对农村孩子来说,这个小破土墙根本不是事。B三步并两步碰上去,往院子里翻。说来奇怪,一过院墙,B突然觉得周围暗下来了,抬头一看,星星月亮全都看不见了,天色阴惨惨的,说不出地腻歪。B比划着形容,说像是下午三点睡午觉五点被强行叫醒的感觉,整个人跟魇住似的。

 

B的发小跳进院子,也是一样的感觉。两个人往里勉强走了几步,浑身都不舒服。那屋子黑乎乎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中门半开,左右各一扇窗户,跟个骷髅头差不多。两个人走到门口,B忽然觉得胸口极其烦闷,一把拽住发小,说要不咱们别进去了。

 

发小大概早等这句话呢,先前怕被嘲笑胆小一直硬抗着。B既然这么说了,发小连连说好,两个人沿原路翻墙回去。一过墙头,那股烦闷劲立刻消失了,一抬头,天上星星月亮都好好挂着呢,好像从未消失一般。

 

回到村里第二天,发小跟老人说了,结果被结结实实揍了一顿。B过去劝阻,老人说他把你带去那种地方,该打。B问怎么回事。老人说那地方从前是一个寡妇住的,后来寡妇被一个流氓乘夜里给祸害了,就在那屋里上吊自杀。

 

B问翻过墙去怎么就没光了呢?老人一磕烟袋锅,问你们是不是觉得心里特烦?B说是,老人说那是寡妇正从屋里头盯着你们,她头发特别长,所以能飘出来把天光遮住,就等你们进屋呢。

 

三 阴阳眼

 

朋友C,前几年得了一个女儿。

 

小孩子有一个传说中的技能,因为眼底未被尘世所污染,很干净,能看到奇怪的东西,叫做阴阳眼。这种能力大概要到三岁之后才会慢慢消退。

 

有一次,C的媳妇带着女儿回娘家,听说姥爷家的小区刚有一个女人跳楼自杀了。C的媳妇听完以后,唏嘘了一阵,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小女孩说话早,在姥爷家总嘀咕些奇怪的话,有时候还对着墙壁或者门口喊一声阿姨什么的,C的媳妇觉得这是在练习说话,并不觉得异常。

 

告别姥爷姥姥回家时,小姑娘挥手说姥爷再见,姥姥再见,阿姨再见。

 

C的媳妇觉得有点害怕,抱着孩子赶紧走了。从那个小区出来,要过一条挺长的地下通道到对面坐车,那天虽然是白天,可一个人都没有。只有C媳妇她反抱着小女孩,往前走去。

 

走出去大概十几步,小女孩忽然抬起手,开口说:“妈妈,阿姨来了。”

 

C的媳妇一愣,回头一看,什么都没用,以为小女孩看错了,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段路,小女孩又说:“妈妈,阿姨跟过来了。”

 

C的媳妇赶紧说,哪有什么阿姨,净瞎说。小女孩挺不高兴,说阿姨一直就在后面跟着呢。C的媳妇吓得要死,加快脚步,几乎是一溜小跑到了对面出口。眼看要出去了,小女孩忽然又说:阿姨哭了。

C的媳妇这时已经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结结巴巴问阿姨为什么哭。小女孩说:阿姨摔倒了。

 

C媳妇:……………………

 

C事后评价说,做鬼也做得太失败了吧!

14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