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昨晚我做了一个噩梦,吓醒了,赶紧打开电脑,趁着还没忘把它记下来。文字叙述起来不那么吓人,可能看的人隔了一层更体会不到。那种恐怖感,确实难以言喻。不过我这回是真吓着了,十多年没有做这种控股的梦了,现在根本不敢睡。

 

我梦见去一个海岛参加活动,那个海岛风景如画,四面环海,中央是个很高级的酒店。酒店外围是一圈玻璃露台,像是土星环似的,供客人看落日或喝酒。露台通过一个造型很古怪的阶梯和酒店大堂连接。阶梯不是笔直,而是弯曲缠绕着上去的,快到露台时,旁边还有许多独立的柱子,每个柱子顶都有一尊古希腊风格的石雕,造型各异,但所有雕像都没眼睛。

 

我刚进酒店,看到不少熟人(你知道,梦中的熟人,就是在梦里我觉得相识已久,但想不起来任何交往细节,醒来回想全无印象),一一热情地打招呼,去露台喝酒聊天。我沿着阶梯快到露台时,大概相隔两米左右,看到一个身穿红色迎宾服的女服务员站在距离我最近的柱子顶。其他全是白色大理石石雕,只有她是红衣真人,特别醒目。她很漂亮,看着我们不说话,一动不动,只是甜甜地笑。我还跟旁人说,看看人家服务素质。哦,对了,她站着的柱子也是白色的。

 

中间的梦挺长,但极其琐碎,就是见到各种熟人,我记不清了,唯一有点印象的,是三个中年男子,自称“生命、蓝天、白云”组合,站在露台上引吭高歌,唱各种正能量合唱。我呆了一会儿觉得烦,就回酒店大堂了。大堂人也很多,正在闹哄哄地分配房间。一个导游手里拿着一摞厚厚的房卡,一个一个叫名字。

 

我一看还没到我,掏出手机来玩,刷到一个本地论坛。论坛有个新帖子大热,我一看时间刚发不久,点开一看,是个酒店客人写的,那人我还说过话。

 

帖子(我的梦里,经常会读到从不存在的文字……)里说他刚才走过阶梯,看到那个红衣女服务员,开始以为在迎宾,后来发现她表情一直没动过,凑近一看吓坏了,原来她早就死了,身上的血染红浸透了白色的礼宾服。来来往往谁也没发现,一个死人一直僵立在距离露台不远的地方。

 

下面还附了几张现场照片。我手指在屏幕上往下滑,滑到照片的上半部分,刚刚露出女服务员的头发顶部,屏幕底缘卡在两条眉毛。我忽然不敢往下滑了,因为再往下滑动一点,就能看到她死去还睁着的眼睛,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继续看,会让我非常后悔。

 

我赶紧把手机收起来,看到房间号还没叫到我。我忽然在想,这个酒店是环形的,如果给我的房间恰好窗外正对柱子怎么办?想跟导游说一声,又觉得不好意思,这么大人了,还怕这个?

 

我纠结不已,只要在酒店大堂拼命找人聊天。人很多,聊的话题也是海阔天空,不时放声大笑,一如平常。但我找人聊天时,会刻意调整角度,让他们的身影正好能遮挡住那根柱子。

 

可是随着房卡发放,一个个客人相继离去,大堂变得越发冷清。我的手机揣在兜里,有强烈的冲动把它掏出来看完这张照片,可每次都被强行忍住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遮不住那根柱子,有几次我差点就看到了,赶紧扭过头去,可我又不敢背对。

 

接下来没什么特别值得描述的场景细节,反正就是各种聊天,可你们得知道,我整个人的状态完全不是在聊天,而是靠聊天来拖延拿到房卡独自返回房间的时间。我的预感非常强烈,那个房间一定是正对着石柱,窗口与女服务员的双眼平齐。

 

聊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其中一个女客人跟我聊的时候,说她也看了那帖子,好恐怖哦,还补充了一句:我刚才特意去看过了,连柱子都染红了。然后她突然掏出手机,给我看拍到的柱子,柱身已经变成血红色,屏幕上方是一双站在柱顶的穿着高跟鞋的脚。她要往上滑,给我看女服务员全身,被我极其粗鲁地拒绝了。

 

总之在这个阶段,我就想是一个绝望的行将溺水的人,看着一根根救命稻草离去,想呼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呼救。我一半意识觉得,这算啥事啊,说出去真丢人;另外一个意识拼命狂喊,说绝不能一个人呆在房间。

 

掏出手机来看的冲动越发明显,导游手里的房卡所剩无几。人在不断减少,我能感觉到自己正在一步步朝着最恐怖的场景滑落,但又没办法扭转。这种能清楚意识到滑落过程的感觉,比高高兴兴回房间突然看到一具女尸更吓人。

 

酒店外头的天色也慢慢转为昏暗,我甚至能听到大堂里放的音乐开始转向低沉阴郁。“生命、蓝天、白云”组合的三个中年男子还在露台上唱着歌,还开始做起健身操来,号召大家一起健身。我远远望向他们,数了数,忽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只有两个。其中一个男子忽然把手臂平伸到前方,蹲下,腮帮子鼓起来咕咕咕地笑。我环顾四周,发现大堂里所剩无几的客人,也做出同样的姿势。他们同时蹲下,一下子就衬出那石柱特别显眼。

 

本来极其正常的画面,当你发现其中异常时,恐怖会像一根针似的,骤然扎过来,

 

我就是这时候,一下子给吓醒了。

 

其实回想起来,整个梦里我既没看到任何恐怖画面,一直周围都有人,热热闹闹的,全都是我自己惶恐不安地发现各种暗示和细节,一惊一乍,心理逐次加压。如果我没吓醒,恐怕真的要独自返回房间,面对窗外那位女服务员的……嗯,还是不去想了。

 

30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