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疯狂动物城》里,最让我觉得奇妙的,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故事背景。朱迪兔曾经说过,那里是食肉和食草动物领袖缔结和平条约的地方。

可是,食肉和食草动物,分属食物链的不同阶层,真的那么容易就和平共处了吗?

 

 

二刷动物城,我注意到在自然博物馆里,有一个手持长矛的大象雕像,馆内还有一个场景,豹子或虎在上,下面几个兔耳朵手持武器。朱迪兔用来引诱追兵的,是一头原始兔子的模型,手执武器,面露凶恶,嘴里有一对超大的门牙。

 

 

这个模型,揭示出了哺乳动物从彼此对抗到和谐共存之间,缺失的那个环节。

 

 

食草动物和食肉动物彼此妥协的前提,是食草动物具备了某些独特进化优势,才能有效对抗食物链的上一阶——仅凭智力进化是不够的。要知道,食肉动物能够摄取蛋白质,促进脑部发育,他们的智力进化程度,只会比食草动物更具优势。

 

 

博物馆入口处那只大象手持长矛,说明两件事。一,在食肉动物进化的同时,食草动物也出现了智力进化的征兆,大象应该是第一批觉醒的;二,在这次智力进化竞赛中,大象为首的食草动物处于劣势。要知道,按道理大象只靠着巨大身躯,就足以让所有食肉动物为之却步。连它都需要拿起长矛来保卫自己,说明敌人的威胁,已经超过了自身体型优势。大象尚且如此,遑论其他食草动物。

 

 

这是早期觉醒食草动物面临的最大窘境:食肉动物既比他们能打,也比他们聪明。

 

 

在这种压力之下,食草动物中的兔子,率先选择了一条新的进化策略。我们来看那只原始兔子的模型。它对于理解早期动物城历史非常关键。

 

 

它会使用工具,同时也进化出了下缘尖锐的超级大门牙。兔子自身进食,不需要这种结构的牙齿,它进化成这个样子,只可能是用于争斗。

 

 

侵略性的门牙,增强了兔子对抗食肉动物的能力,赋予它们侵略性的天性;智力让他们的行动更有组织,而可怕的繁殖能力让前两者的效果翻倍。

 

 

我们打架比你们差一点,智力比你们低一点,但我们比你能生。

 

 

这种进化策略在初期卓有成效,从那个场景可以看出,三、四只兔子,已经可以有组织地对抗一只大型食肉动物。两者在武力上和智力上的差距迅速拉近,而前者数量上则远远超过。

 

 

很快动物领袖们发现——或者说切身体会到——这种进化策略将导致一个极其可怕的结果:没有了天敌的兔子,除了威胁到食肉动物之外,对食草动物本身也产生了威胁。

 

 

在现实时空里,澳洲曾经面对过类似的威胁。1859年,一个英格兰农民携带二十几只兔子来到澳大利亚,并放养到野生环境里去。结果在这个没有狼、狐、鹰等天地的地方,兔子疯狂繁殖到了100亿只。人类用尽办法,到了1950年才利用蚊子传播粘液瘤病毒,让兔子的数量得到抑制。

 

 

这还是没有反抗能力的普通兔子,任凭人类蹂躏了一百多年才消弭威胁。可以想象,在动物城的时空里,当兔子还具备了一定智力和武力后,对整个自然界的影响力会有多可怕,称之在“席卷全球的兔灾“毫不夸张。

 

 

在“兔灾”的极度压力之下,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的早期领袖们终于达成了妥协。他们已经进化出了足够的智力,认识到没有任何一方能够独立对抗兔灾,只能寻求合作,别无选择。在漫长的对抗兔灾的过程中,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不断碰撞、妥协、交恶、重新沟通,最终磨合出了一套成熟、相对公平的交流与共存机制。这为建立动物城奠定了理念基础。

 

 

最后兔灾结束了,威胁消失。这一套共存机制,却继续运转下去,期间可能还爆发了那么几次战争,但终于共存思想占据了上风。这个过程,可能长达数个世纪之久,中间必有波折,作为这一理念最高潮的产物,动物城在适当的时机应运而生。

 

 

事实上,没有一种成熟的社会制度,是出于纯粹的好意和善意而建立起来,更不会一蹴而就。它一定是为了适应某种客观形势,由多方利益集团碰撞、妥协而慢慢形成。

 

 

动物城官方出于政治正确的考量,刻意抹除掉兔灾的历史,将一段漫长的进化对抗史简单地总结为”食肉和食草动物领袖最早在动物城缔结和平条约“,并在自然博物馆门口高高竖起大象持矛的雕像,作为食草动物崛起的象征——没错,“象”征——殊不知,场馆里那些小小的兔子,才是促成动物城产生的最重要因素。

 

35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