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个我在日本的亲身遭遇吧。 日本的铁路极其发达便利,同时也非常复杂,几十条线路、时间、价格、车次、长途短途、票型等参数交错在一起,如同一个精密的魔方齿轮。出行之前,必须要做足功课才成,否则很容易抓瞎。

我这次出游,先在奈良和京都呆了五天,接下来打算去姬路城看看,然后去有马泡一晚温泉,次日直接去大阪。我找来一张铁路运行图,发现京都在东,大阪在中间,姬路城在西。而前往有马的中转站三之宫,恰好就位于大阪和姬路之间的神户附近。也就是说,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在这条线路上折返数次。 这几地之间,有非常密集的线路可以选择。我们权衡了一下,选择了JR新快速,这趟车的速度最快,从京都到大阪也就半个小时,从大阪到姬路差不多一小时,班次间隔也不长。于是我们买了两张新快速一日券——持有这种票,在一天之内无论坐几次新特急都可以,对于同线路多次折返的行程来说很划算。

 

不过我重新检视了一下计划,发现忽略了一个问题。 我们除了背包之外,还随身携带着一个巨大的旅行箱。这是我媳妇准备在大阪购物用的,目前还是半空。如果拖着它在几个旅游景跑来跑去,会超级麻烦,我们的行程没有停留两次的地方,不方便中途车站寄存。屋漏偏逢连夜雨,媳妇打了个电话到有马温泉,发现那边的巴士尺寸有限,不允许带这么大的行李。这样一来,我们既没办法把它中途寄存,也没办法随身带去温泉,有点尴尬。 我和媳妇研究了一下,决定且走且看,大不了往返有马时不坐巴士,改坐地铁或电车。虽然随身带行李大箱折腾了点,反正又不是她出力,全是我扛着。 次日一早,我们赶到了京都站,买好了新快速一日券,并顺利赶上了七点二十三的车,一切都非常顺利,整个旅途看起来一片光明。 这天是星期一,七点半正好是通勤高峰,车厢里的人非常多,没有座位。我把大行李箱推到靠门的位置放好,然后站在旁边。当时我还背着一个双肩背包,里面装着我们俩的护照、充电器、充电宝、随身WIFI、Kindle、换洗衣物和一些杂物,分量不轻。 媳妇推了推我,说这趟车到姬路得一个多小时,你还是把背包放到行李架上吧,怪重的。我想想也对,就把背包解下来,扔到了行李架上。 我们的运气很好,过不多时,行李架下方的座位恰好空出两个。我们俩欣然入座,觉得真是太幸运了。 车子飞速向前开去,我们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聊天。就在车子接近大阪站的时候,我媳妇忽然喊了一声,指着窗外道:“大阪希尔顿!”

我们在大阪已经订好了酒店,正是大阪希尔顿——这栋大楼就在大阪站旁边隔一条街,特别醒目,所以一接近大阪站,我媳妇就注意到了。 这时她转过脸来,看着我:“我有一个好主意。” “什么?” “我们可以先在大阪站下车,出站把大行李寄存在希尔顿的前台,然后再进站搭下一班车前往姬路。反正我们是一日券,随便坐多少次都可以。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摆脱那个大行李箱,轻手轻脚地去姬路和有马了。等到我们返回大阪办入住时,行李就在前台。” 我闻言抚掌大笑:“军师此计甚妙,只多耽搁一个小时,就可以换得两日轻松。” 此时电车已经停在大阪站内,上班族们簇拥在出口准备下车。我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把旁边的大行李箱随着人流推下车,媳妇尾随其后。 我们坐着自动扶梯朝二楼出站口冉冉飞升,心中一阵喜悦,觉得身子无比轻松。 无比轻松。 无比轻松。 嗯? 无比轻松? 就在我们即将达到顶端时,一道惊雷炸入我的脑海。我惊骇地意识到,我的双肩之所以无比轻松,那是因为背包扔在行李架上,忘记拿下来了!我们下车时满脑子都是怎么处理大行李,把这个小背包抛到了脑后……

我把大行李朝媳妇猛然一推,大吼一声我忘了背包了!然后一个箭步迈到隔壁下行扶梯,连滚带爬地朝月台跑去。当我的双足重新踏上月台的一瞬间,电车的门关闭了,火车徐徐开动,带着我的背包朝下一站开去。 当时的我,浑身冰凉,眼前发黑,心想这可完了完了。 我失魂落魄地坐扶梯回到二楼,媳妇也是大惊失色。我说这趟车沿途停靠的站点不多,下一站是神户,还有那么二十多分钟,赶紧跟车站联系吧。 我们拖着硕果仅存的大行李箱,就近找到一个大阪站的工作人员,激动地连说带比划。我们俩的日文不足以表达这么复杂的情况,对方又听不太懂英文,陷入僵局。工作人员让我们稍安勿躁,然后进屋拨了个电话,说你们俩等一下,会有懂中文的人过来。 过不多时,一男一女走过来,胸口佩戴着英文和中文标示。女的有点台湾口音,男的讲话则是标准普通话,略带河南味道。他们是大阪站的联络员,专门负责处理国外游客的事情。 我们把情况描述了一遍,他们认真听完,又转述给日方工作人员,总算是搞明白了状况。日方工作人员打了几个电话,告诉我们,他已经通知了神户车站,不过现在是通勤高峰,车子停留时间很短,神户站的工作人员未必有时间登车去找,如果不行,就让我们去终点站姬路找失物招领。 他建议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等到行李有了确切消息,再坐下一班次的JR新快速去认领就是。 接下来的半小时,我们倆备感煎熬。两位中文联络员一直陪同在旁,不停地安慰我们,说日本治安很好,捡到东西不上交是违法行为,所以一般遗落在车上的东西不会丢失,放心好了。我苦笑着回答,我焦虑不是因为行李丢了,而是因为随身WIFI也在那个包里,现在手机没法刷网了。 中文联络员:“…………” 我们无事可做,只好闲聊,得知这位小伙子姓赵,河南驻马店人,大学是日文专业,毕业后就来日本了,现在铁路任职。他说话轻声细语,慢条斯理,很有让人安心的力量。他还特意跑到站台,去帮我们确认车厢的位置和号码。 另外一位姑娘姓邓,她也很热心,除了不停地跟前方车站联络,还掏出自己的手机,帮我们跟希尔顿酒店打电话,安排我们提前寄存。希尔顿的人听说了我们的遭遇,很痛快地答应了。 很快,从神户前方传来消息,工作人员在车厢里找到了那个背包,已经带到失物招领处了。我们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连声感谢。两位联络员唯恐我们再出什么岔子,亲自把我们带出大阪站,还手写了一份简单的时刻表给我们。小赵还叮嘱了一句:“如果到姬路城有什么麻烦,那里也有中文联络员”。他甚至还告诉我们一定要在当地买一种叫做御座候的土产吃。我们自然是千恩万谢。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我们先去大阪希尔顿寄存了大箱子,然后匆匆赶回大阪站,乘坐下一班JR新快速抵达神户。在神户车站,我们安全回收了阔别两个多小时的背包,继续踏上去姬路的旅程。全程除了比预订耽搁了三小时之外,总算是有惊无险。护照和wifi信号都回来了!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连上wifi,把这件事简单地发了一条微博。 当天晚上,我泡在有马群山的温泉里,回顾这一天的惊险和他们的好意,顺手拿起手机刷微博。很多人在我发的微博下面,也在分享自己丢东西的经历。忽然,我看到一条粉丝发来的私信,私信内容很简单: “你好,我就是你说的那个中文联络员,我驻马店的。” 我惊得差点从温泉里站起来。

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一直是我的微博粉丝,这可真是太有缘分了。一种微妙的激动,在我内心洋溢开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第一,在日本丢了东西不要惊慌,只要及时联络,有很大概率可以找回来;第二,wifi丢了比护照丢了更让人焦虑;第三,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第四,不要不相信缘分。

 

28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