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颜玦有双能看见鬼怪的眼,一开始没人相信,不相信也就算了竟然开始一个个躲着她。后来有一天,不知是谁谣传颜玦小时候被车撞过脑袋,所以精神不太正常。

颜玦被气得直笑,要真是有精神病学校还敢收?

结果,所有人都相信了。并且,有时还带着悲悯的双眼望着她。

“你说,到底谁精神不正常?这种鬼话也信?!”颜玦站在墙角处嘟囔。

空中传来轻声细语,颜玦听到后双眼微眯。

她指着对面大声说,“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颜玦指着前方的手瞬间缩回,双手举到头顶,伸了个懒腰。她一边运动一边看似不经意朝着后面望去,是班上的一对小情侣,估计是怕被老师发现,想找这隐蔽的拐角说几句话。

 她笑着说,“天气不错,哈哈~”

 如她所愿,小情侣头也不回离开了。

“你比拿着枪抵着头的抢劫犯还要厉害。”拐角处传来一句话。 颜玦说,“我就当是夸赞了。”

拐角处空无一人,半空却飘着一鬼怪,当然了也只有颜玦能看到。除非有人不小心经过,从鬼怪灵体穿过,才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鬼怪是陪在颜玦身边不离不弃十七年的宋祁。

颜玦曾说,“算了吧,你哪里是陪我,完全是噩梦好么?”

颜玦看着飘在在半空苦着脸的宋祁。

自己牙牙学语时他便一直在。

那时自己不会说话,只能指着他的方向,“噫噫噫”地叫唤。但是父母不懂她的意思,每次不是拿着奶瓶来哄她,便是拿着毛绒绒玩具放在她身旁。

只有宋祁知道她是在指着自己。

因此等到颜玦学会开口说话时,收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威胁。

他说,“你要是暴露我的踪迹,我弄死你!”

颜玦一开始被宋祁被唬住了,不敢再随意指向他。等心智成熟了便知道自己的不同,也知道宋祁是个鬼怪。

颜玦质疑,“我现在有点怀疑你是不是蠢死的。”她看了一眼宋祁,“既然只有我能看见你,也就是说无论我怎么指着你,别人都是看不见。怎么就想到威胁我,让我不要暴露你呢?”

宋祁睁大双眼,“我、我这是为你好。你、你想啊,要是你长期指着空地对别人说‘看,他在那’,没过多久你会被送进精神医院。”

由此可见,宋祁虽然智商不高,脑子还挺灵光,瞬间能找到借口。

这种人、不对!这种鬼怪一般对“自以为是”有某种偏执。

因而颜玦自那次后再不会想着如何反驳他说的话,也任由他找着各种借口来掩饰自己出过的错。

时间一晃而过,十几年过去,宋祁依旧是老样子,模样丝毫没有变化。

颜玦时常会感叹,“哎,可惜了这幅好皮囊。”见宋祁不理解,她又说,“好的东西大家一起分享才是最好。”

宋祁一时嘴快,“你有人分享么?”

话音刚落宋祁立刻看向颜玦,果然后者瞬间变得恹恹的,完全没有往日气拔山兮气盖世的劲头。

铃声响起,颜玦闷头走向教学楼。刚迈出一步,她想起趁着下课时间来找宋祁,是因为他在上课时间飘过去找她。

颜玦曾与他约定:学生时代上课期间、工作之后上班期间,禁止打扰。见他打破约定,一定是有什么事记着商量。于是她便下课以百米冲刺速度去见他,倒把重要的事给忘了。

她转向身后,朝宋祁招了招手。

宋祁很快飘到她身旁,颜玦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她说道,“你说你是十八岁,我一直很怀疑你的年龄,真能忘。上课找我什么事,快说。”

宋祁变了脸色,他放下以往嘻哈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说,“阿玦 ,我要轮回了,三天后。”

颜玦一下子愣住了,脑袋突然放空,她点点头,“挺好的,你的机会来了。我先去上课了,再说。”

宋祁,轮回?颜玦直到下课也未缓过神,她知道轮回意味着什么。

颜玦从出生到现在已过六千多日日夜夜,每天都会遇上不同的鬼怪。按鬼怪的说法,是因为他们能感受到颜玦身上的某种气息,这种气吸对鬼怪很有吸引力。

颜玦曾问过宋祁是什么气息。

宋祁说,“多年不洗澡。”

宋祁是一直待在在颜玦身边为数不多的鬼怪。以前她有很多鬼怪朋友,但一个个莫名消失之后,她渐渐不再与鬼怪走得过近。她怕最后自己付出真心的鬼怪都是流动性,没有谁会看见她的不舍。

只是这个“谁”,她是将宋祁自动忽略的。

曾问过宋祁为什么不离开,宋祁说人间还没待够。

那现在是人间待够了?

颜玦一脸愁容,手中的笔在本子上不停地戳戳戳,空白页很快被她戳得满是黑点。

离开的鬼怪没有一个归来,是不是宋祁再也回不来了?那这三天岂不是最后能见到他的日子?

下课铃声刚响起,颜玦便冲出了教室。她去了班主任办公室,说是想请三天假,理由是身体不舒服。幸好,爸妈前几天去了澳洲的游玩。

当时宋祁感叹,“你看,还是鬼怪好吧?去哪都是免费并且不受限制。”

颜玦说,“你也可以去。不用担心语言不通,跟在我爸妈后面就成,难得的机会。”

宋祁不屑,“你爸妈对你不放心让我看着你,再说了澳洲哪有家里舒服,我只想留在这。“

似乎,十几年来宋祁一直在自己身边从未离开,像是隐形人又像是守护神。颜玦低着头,像只木偶靠着感觉在路上行走。

突然一股寒意从心中传出,颜玦在艳阳高照的大夏天哆嗦了一下。她皱了皱眉抬起头,语气很是不好。

她说,“宋祁,说了多少次,不要随意穿过我的身体。”

宋祁语气更不好,“能让你瞬间清醒的方法,除了这,还有什么?”

颜玦眨眨眼,“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宋祁飘向远方,“没有,怎么了?”

颜玦看着宋祁笑着说,“你不是要滚蛋了吗?想着人间这么美好,得不能让你留下遗憾。好好想想,我可是特意请了三天假,准备陪你去任何地方。明早必须要有答案,时间可是不等人的。”

“想去西湖。”宋祁脱口而出,“没准会遇上属于我的白娘子,然后一起前往轮回。”

颜玦原本听到“西湖”二字很是开心,因为她最想去的便是西湖——“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多有感觉。

结果,听了宋祁后面的话,颜玦顿时脸色不好了,这么美的意境被他的红尘俗世给破坏了。

算了,好在是他两都想去的地方,也就不计较了。

可是等到了西湖才发现,看的全是人头。人间处处是人头,美景处处有人头。

颜玦望了一眼排成长龙的队伍,又看了一眼飘在半空、充满期待并迫不及待想要接近雷峰塔的宋祁,起码他是高兴的。

她说道,“你先去吧,我待会过去。”

话音刚落,周围人看向她,她默默拢了拢头发,露出挂在耳朵上的耳机。

颜玦是在一家卖桂花糕的店铺找到了宋祁,她站在宋祁身边陪着他慢慢看。

宋祁说,“你帮我吃吃,看看是什么味道,然后用你能用到的词语描绘给我尝尝。”

她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还能这样品尝美食?

来之前,颜玦给自己定了个规矩,接下来三天,无论宋祁提出什么要求,自己尽量满足。她深深吸了口气,有模有样挑选起来.

她看似自言自语,“不知道附近哪家名吃最具代表啊。”

果然,人群里很快有大姐凑了过来。估计是当地居民,立即介绍了不少著名小吃,以及去处。待颜玦打包好糕点后,大姐还特热心陪着出了门,指着不远处说着路线。

颜玦吃着糕点说,“这里人倒是很热心!”

宋祁说,“当然,有钱不赚是傻子。”他看到颜玦疑惑,解释道,“你没看到她刚刚其实是在向远处招手吗?你要去的地方肯定是她熟人开的店。”

他们到达目的地时,正巧有位小伙子在招呼客人。

宋祁说,“当然了,没准就是她家的。”

三天的时间,看了西湖、去了苏州,最后一天他们回到了颜玦的老家——宏村。

颜玦对宏村莫名的抵触,可能是小时候在那受过不少委屈吧。有人说她是妖怪,有人说她是扫把星,总之所有恶毒的字眼都汇在她身上。

只因为她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就是鬼怪。

宋祁在人间的最后一晚,颜玦的脸色很臭,她只是坐在当地小家别院的旅馆里,不肯挪动半寸。

宋祁忍不住嘀咕,“我也快要离开了,陪我高兴高兴。”

颜玦突然抬起头,“你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

话音刚落便不见踪影。

宋祁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苦笑不止,“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颜玦回到房间时,没有看见宋祁。

她暗笑了一声,正好!她赶紧将手中一直拎着的蛋糕摆在桌上,又拿出蜡烛插上。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在过着她的生日。今天后他便重生了,她想好好给他过一次,今天权当是他的重生日,多好。

 不过不知道他真实年龄是多少,至少是比自己大。

那就永远十八?颜玦想了想,比自己大一岁,正好。

只是,颜玦从白天等到黑夜,不曾再见宋祁。

后来是她爸妈找到了她。

她妈妈说,地界收魂日是白天正午时分,因为这个时间点的鬼怪魂魄最虚弱,抵抗的能力最弱。

她妈妈还说,每个鬼怪有个轮回期,七年一次轮回。但也有限制,比如说七次轮回一个定数,若是七次不回,便永远被驱逐到人间与地界的交界处。

她妈妈说,“你不要怪他没与你说清楚。”

颜玦笑着说,“怎么会。”

错过见宋祁最后一面,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等到她能接受宋祁不再出现时 ,已经过了三季春秋。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宏村受到同龄孩子嘲笑的一件事。

大家都喊她“小怪物”,被宋祁知道后,他故意趁着夜黑风高之日,在那些嘲笑她的人必经之路上蹲点。

等着出现一人吓一人,还想出妙计——让颜玦“恰好”经过,然后“安抚“他们。

最后,颜玦在一段时间内被推崇为“胆王”,每个小孩都佩服她的胆量。

她记得事后宋祁曾对她说过的话。

他说,“你不是怪物,你是被上帝选中的人。只有被上帝选中的人,才能看见我们。在我们眼里,你是独一无二,就像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108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