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手机在床头柜上亮闪着,蓝绿杂糅的光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眼。

何皎觉得头有些疼,一床被子被扭扭曲曲压在身下,显然没盖齐整,恐怕多少受了凉。

一翻身,何皎伸手够着了手机。

是厉晓芸的来电。

“何皎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你知道我都打几个了吗,这么早就睡懵过去了你!”

“没,醉懵了。”何皎嗓子有些痒,不觉咳嗽了一声。

“你还喝酒了,和谁?你平常不都在人前扯你那酒精过敏的故事吗,就你这点酒量,还喝得没法没天,你真敢呐!”

厉晓芸嘴快,何皎解释道:“是工作,我没喝,场面话听多了醉人,浑水摸鱼心累,可以了?”

“嘿,何皎呀何皎,能耐了,你还调侃呢,今儿下午不是说好,等你下班忙完了给我打过来,我倒问你,你这通电话是打上了天?”

“哦,”何皎打哈哈,“你这不是打来了吗,我刚睡得沉,发梦呢,不是故意不接。”

厉晓芸紧接问道:“什么好梦呀?说来听听。”

何皎笑了笑,“梦到你了呗,怪你梦里太美,我被迷住了,才一时醒不来。”

“得了吧,你能梦见我什么好,指不定梦到什么糗事呢,德性!”

何皎道:“都被你猜中啦!”

她一时兴起,胡编乱造,“我梦见你前世是修炼得道的一只酸菜精,拜进月老门下,成天为牵线做媒发愁,时不时要与我诉苦,说每月的姻缘KPI要求太严苛,考核的小仙定是蟠桃吃多了上火闭肛。”

厉晓芸郑重其事道:“你死去。”

“不扯了,说罢,大晚上的,找我什么事儿?不过,话先讲在前面,你白天那打算,我劝你,趁早打消了的好。”

“好心当作驴肝肺,何皎,你真以为,我有多着急你那点破事呀,当然有正事啦!诶,话说,过段时间就长假了,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计划,什么计划?”

“旅游呀,我和符文两人商量着,到时候连年假一块儿请了,去趟马尔代夫,问一声你什么打算,本来白天就想和你商量的,不是见你忙嘛!”

“你们两个计划去蜜月行,要我当这个一万瓦的电灯泡,你还特地跑来问我乐不乐意。我说厉晓芸,这事儿,你事先问过符文没有?”

“我俩什么关系呀,再说,他做不了我的主,你且说去不去。”

何皎道:“不去,这事儿太损,别到时,你拖了我睡一个被窝。”

“不行吗?大学时,我们还不是经常这样。”

何皎词穷,只得道:“我是怕,被你即将上任的老公,画圈扎小人。另外,长假我也闲不下来,魏教授今年亲自带队打辩论赛,喊我回去给队员们假期特训。”

“这事儿怎么又轮到你头上了?你当法学院的人是白瞎的吗,算算你都毕业多少年了。”

“话不能这么说,好歹在校那几年,魏群芝待我不薄,外加上这次的情况也比较特殊,后期可能会有国际赛部分,辩题也是全球经济相关,算是我的专业强项。队员们要能在口语方面恶补一番,估计会加分不少的。”

厉晓芸听罢道:“好吧,既然你自己都心甘情愿,我自然也无话可说,问题是你爽约那么多次,怎么也得找个机会好好补偿我一下吧!”

何皎起身,往床头上靠了靠,又顺了把头发,道:“说吧,怎么个补偿法,你才满意?”

“总算等来了句良心话,说好了皎子,这周末你负责同我去嗨个痛快,唱K还是酒吧,随便你挑,毕竟我单身的好日子也不多了,我得珍惜。”

“好好好,”何皎连应三声,“万事都依你,够意思了?”

厉晓芸声音顿时高了八度,道:“那行,周末你可归我了啊,我领你去个好地方,保准不叫你失望。”

何皎压了压太阳穴,道:“成,你别把我往坑里带就行。”

“哪能呐,难得拉你出来一趟,总之,你信我!”

挂了电话,何皎觉得喉头发痒,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温开水,拉开卧室窗帘,站在窗边,一仰头,喂进去片复合维他命。

脖子有些酸疼,大概是方才睡姿不佳,有些落枕。何皎活动了下四肢关节,渐渐上了精神头。

窗外灯火疏疏落落,三十层高的楼,一幢数下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还亮着灯。

夜已深,何皎无故有些怅然,更上前半开了窗,呼吸清冷的空气,手肘支在台面的落轨上,并不觉得疼。

百无聊赖,她侧头倚在窗框上像是默默沉思,沉思到一半,何皎微微一哈气,玻璃表面便蒙上了一层水雾。她盯了半天,觉得有趣。

几点了,她划开手中握着的手机。

凌晨已过半点,何皎一叹气,也是无奈。厉晓芸这个夜猫,多少年的坏习惯都不见改,简直没救了。

站得久了,渐渐察觉到凉意。何皎披了件外套,夜深露重,卧室里仅留床头灯一盏,依旧按着她的习惯调至最暗,孤灯微照。

失去了浏览新闻的兴致,手机跳到锁屏界面,时间日期城市天气,何皎随意一眼。

她并没有忘记。

何皎终究没有在人前,与钟樊深提起北城降温的事情。

或许,因为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既然没能当着众人的面,在场面话里捎带出来半句来,那再返回去私下提醒,倒落了刻意。

算了,再多纠缠已是无益。

何皎拂了拂手,拂去最后一丝杂念,走至床前熄了灯。

……

工作一旦繁重起来,时间作为人生的计量单位,便显得无比任性,随便脚底一抹油,它便溜到了与厉晓芸相约好的周末。

何皎一捋时间表,终于有精力松口气。

钟樊深外地出差,公司里许多事情她都暂时担着,这一周剩下的日子里,何皎忙得昏天黑地。

好在,按照工作日程,钟樊深应该下周一就回公司了。

原本北京的这趟商务谈判,她也是要去的,只不过特殊时期,总公司里的一些事情,钟樊深不愿假手他人,就改由赵原峰做了随行陪同。

好不容易得空,厉晓芸哪里愿意放过何皎,周六晚上就把何皎捉了出来。

何皎还想挨到星期天,可没等开口,她的那点心思,就被厉晓芸在手机里驳斥得一塌糊涂。

兵败如山倒,何皎只好顺了厉晓芸的意。她打定主意不喝酒,于是主动提出开车来接厉晓芸。

厉晓芸粗神经,没能察觉出何皎的这层意思,还是将她拐进了本地新开的一家酒吧。

何皎原本不过打算,跟在厉晓芸身后做一只跟屁虫,蒙混过关,只是却没曾想到,阴差阳错,竟然让她于这样的时间地点,在一家首次光顾的酒吧里,同时撞见了郑泓……

以及,她的前任,柯畅。

厉晓芸见何皎面色有异,懵懵懂懂,当着另两人的面,问道:“认识?”

郑泓与柯畅,此时正靠在酒吧正中央的吧台边小酌,等着调酒师手里摇着的一杯鸡尾酒。

八目相对,一时无言。

何皎心里盘算着草草打个招呼,借口作别。

这样意外场合下的偶遇,郑泓见何皎一脸不走心的客套笑容,当下觉得十分有趣,于是起了捉弄的心思。

不待何皎反应,他起先便抢答厉晓芸道:“怎么不认识,你好,我是郑泓,第一次见。”

说话的同时,郑泓礼貌地起身上前,主动伸出了手,与厉晓芸交握。

厉晓芸看何皎,何皎眼见逃不掉,只好正式地为双方做起介绍来。

“这位是郑泓郑总,众深密切的合作伙伴。”

说完,又向郑泓介绍厉晓芸,“我的大学同学,厉晓芸。”

厉晓芸眼前一亮,顿时笑容满面。隔着衣物,暗地里使着巧劲,厉晓芸用手肘捅了捅何皎,嘴里还不忘和郑泓打起交道。

“郑总,久仰了,总是听我们何皎提起您,今天真是幸会。”

厉晓芸的猪队友功力不减,何皎强忍住没有翻白眼。

厉晓芸的恭维,郑泓倒像是受用,在旁听着,却也没半点解释的意思,只是笑。

“还是郑总的朋友多,我可是自愧不如呀!”

三人身后传来笑声,像是注意到了厉晓芸的小动作。

厉晓芸这才重视起郑泓以外的人来,偏过头去看。

说话人也终于上前来,看着何皎,只道一句。

“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何皎?”

 

43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