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歆抬头看着刚从上空滑过的飞机,心中很是欢喜,什么时候自己才能飞一次呢?

她收回思绪,看着周围个个裹成熊的背影,随后摇摇头试图赶走刚冒出的想法,算了,还是好好给老板打工,回家的时候有点零花钱就成。

等公交时,有个女生正在通电话,梨歆本不想听她说的内容,可惜女生声音太大,估计除了她身边八十岁的老爷子,其他人都将她的一字一句全数听进心里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故意把她挤下去。 

是的, 女生刚上车就被人群给挤下去了。所有人皆不待见她 ,包括司机。因为在她刚被挤下车时,司机很快关上了车门。

梨歆悄悄戴上耳机,对外面女生的喊叫声充耳不闻。她又悄悄看了公交上的人,每个人都事不关己各干各的。

那女生也真是够蠢的。

“我下周就要晋升进第二空间了,哈哈,我们什么时候出来喝一杯?”,这句话在这么多人面前也敢说?

其实她不说,大家也能知道她要进入第二空间,只要她把手机在那一放,任谁都明白。

梨歆所处的世界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世界是分为四等。

象牙塔,又称儿童期,不以年龄分类,是以学习与工作为分界线。工作之前的世界为“象牙塔”。

等学业完成后,就是各自进入“空间”。

第一空间是初级世界,在这里大家都一样,一切通讯设备都不能独有,联系家人只能去指定的公共管理场所申请电话拨号。但是有收音机,每个人都配有提前设置好的收音机,可以随时知道自己家乡的情况。

梨歆忍不住关了收音机,刚才应该问问怎样才能入升第二空间的,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自己给错过了。

像刚才那种忍不住到处炫耀的女生,最容易问出想要的答案,却也是很难遇到的。梨歆忍不住拍了自己的额头,默默重重地叹了口气,哎,怎么就错过了呢?!

在这里每个空间都有明文规定,对于如何晋升的办法,不能传给任何人,一旦被发现会被罚回原空间。

而进入第二空间的标志便是提前一周时间,给预备进入者每人发放一部手机。至于第三空间的标志,这个得等到梨歆进入第二空间才能知晓。

不过,自己何时才能进入第二空间,这还是个迷呢。

梨歆有点不高兴,忍不住在心中诽谤,明明自己在公司里任劳任怨、一声不吭、按时完成任务,怎么这次晋升名额还是没有自己?要是入选的人都比自己好也就罢了,可是连整天插科打诨的小刘竟然是其一入选人。

“这也太气人了!”记得自己曾与闺蜜通电话时抱怨道。

当时闺蜜怎么说来着?“你可以试着反抗啊,”闺蜜声音很小,“没准你被晋升了呢?”

梨歆像是受到惊吓,“不能啊,这里最忌讳反抗老板,小心让你重新开始。”

每个晋升的人都有共通之处——晋升前在前一公司已工作五年以上。

通话时间只允许十分钟,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梨歆皱皱眉,“真希望快点进入第二空间,这样就能与你随时打电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闺蜜说,“你可以试试,真的。为自己的利益捍卫捍卫。”

想起闺蜜说的话,梨歆此时有点热血沸腾。要不要反抗一次?她转念一想,万一要是不成功被辞退了,岂不是要再等至少五年?想到这,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算了,还是再忍忍吧。

下车再往右前方走上十几分钟,梨歆上班地点便到了。她在楼下买了两份早餐。

最近几年她都有这个习惯,多带一份以防楼上有加班的同事。但是她又不想带很多份,万一等到所有人都习惯由她来带早餐,岂不是自己成了老妈子。所以,善意可以有,但也还是需要克制的。

只是,她刚到公司门外,便听到小刘不知道与谁在拐角处碎碎念。她本想大声咳嗽以此提醒她们有人来了,但是她停住了,因为对方碎碎念的对象正是她自己。

她躲进门后,试图想听清楚她们到底在说自己什么。 

小刘说,“那个蠢货,只知道埋头苦干不知变通。老板说了这种人呢,最适合留在公司被压榨。多听话啊!哈哈!”

梨歆扔了早餐,一改往日“同事楷模”形象,怒气冲冲走进公司。她知道老板最喜欢一大早来公司,检查每一台电脑,查看职员前一天的上网记录。这件事偏巧不巧一个月前被她撞见,老板让她不要外传。 

“以防引起不必要的骚动。”老板曾这般嘱托。

梨歆冲进办公室,随手将门反锁。 

她大叫,“为什么没我名额?我哪里做得不好?我这么多年,少说也有七八年了!我辛辛苦苦做这么多,凭什么我不能进第二空间?” 

估计是被她的怒气给吓到了,老板连连点头。 

老板说,“进进进,让你进让你进。你先把刀放下来好不好?” 

梨歆怒火瞬间被熄灭,这、这、这就成了?她又看了一眼手中挥舞的水果刀,其实她买刀只是想削苹果。真的,不骗人。 

但是,现在她不想解释了,就这么误会吧,反正达到自己想要的了。 

当天,她拿到了手机。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闺蜜,可一直未有人接通。 

七天后,她来到第二空间。却发现闺蜜住的房子已经被人占领。她找到第二空间管理人,询问闺蜜的去处。 

管理员说,“她违反了空间之间晋升的原则,被罚回第一空间。”

22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