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什么?!就知道在旁边说个不停,有本事你给我找份体面的工作啊?!让我不用到处看人脸色就能挣到很多钱啊?!有本事你去找啊?!好工作被你说得像是街边垃圾一样好找!可能吗?!”俞玦怒点全数被激发,话音刚落便甩门而去。

她边走边哭,还一边用衣袖抹干眼泪,玛德,幸好是在晚上,要不然被熟人看到还不得笑话死?

秋风微袭,俞玦打了个冷战,只顾着与她妈吵架,出门忘了待上外衣,要知道钱包她一直放在外衣口袋。

她望着路过的小吃店,阵阵香气飘来,她咽咽口水。什么时候能吃上自己喜欢的,恐怕幸福得晚上做的梦也是香的。

俞玦又忍不住大哭特哭。“钱钱钱!什么都要钱!我知道要钱,我知道要找好工作!可是怎么办,我就是没找到啊,我能怎么办?!又不是我不想找!”

她来到楼下花园给闺蜜吴玲打了电话,双方都在吐槽最近遇到的状况,以及刚拿到手的微薄工资。俞玦回想起自己的情况,忍不住向闺蜜抱怨,小声抽泣。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通电话竟然说了两小时。看着手机屏幕出现低电量提示,俞玦只好很快与闺蜜说拜拜,挂上电话。她抬头看了眼挂在远方的月牙,重重叹了口气。

听见不远处有人走动,俞玦赶紧擦擦还残留的泪水,心里想着,要是时光可以倒流,能提前知晓自己会有如此现状,她发誓她一定会好好努力,不会浪费一分一秒。

忽而有人问道,“回到过去,知晓未来。你不会后悔?”

她笑着说,“自然不会后悔,让我后悔的只有现在!”

可是,她突然记起自己刚才只是在心里“想这些”,而没有说出口。那身后是?她绷直身子往后望去,背后空无一人!

不知为何,还是有人声传来。

有人说,“如你所愿。”

空气中有一丝甜腻的气味飘来,俞玦所处的位置是在院下花园。平日里会有大妈大姐在一起跳上广场舞,今天却是少见。

她望着远方,却发现自己双眼像是蒙上了一层雾,紧接着她觉得身边的植物在上升、楼房在变高,而路变得泞泥不堪。

忽然,她的裤子滑落在地上,她大声尖叫以为是有人偷袭她。结果尖叫一两秒后,她发现周围并没有人出现。她摸摸身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发生了什么。

她在缩小!俞玦惊恐万分,哭喊得更用力,只是渐渐地她的声音变得尖锐且细小。玛德,不会回到婴儿时期吧?

她看看周围,月明星稀的,万一缩回婴儿时期怎么办?听说隔壁小区的那个金毛经常来这边遛弯,万一被叼走了咋办?想到这,她哭泣声更大了。

“喃喃,喃喃?!”

是她妈的声音,紧接着便看到她妈如狂风一般奔跑至她身边停了下来。俞玦觉得很感动,多少年过去,很少见到她妈紧张她的样子。

她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她妈的怀抱,结果等来的是一阵胖揍。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不就是骂你几句了,怎么了?啊?“她妈一边拍打俞玦的屁股,一边骂道,“人小脾气倒是不小啊!给我回去写作业!”

俞玦虽然能感觉到屁股疼,但更多的在回忆这一幕到底发生在自己几岁,她看了周围的高楼大厦变成乡间小房,墙上还有放学时儿童拿着红砖画的墙画。

她跳到她妈怀里,“走,我们回去写作业。”

她妈瞬间变呆,这、这么好说话?她妈抱起她,一脸狐疑却不敢多问,反正小家伙是答应回家写作业了,机会难得,她得好好看住她,不能再让小家伙偷跑出来了!

她妈抱着她疑惑道,“你这身又是从哪拿的衣服?”

俞玦当做没听见,也不去想着她妈的小心思,只是谋划着自己的决定,如今回到了小时候,为了不重复几分钟前的生活,那就从现在开始努力改变自己!

自那日开始,小俞玦像是打了鸡血,或者用“换了个人似得”来形容也不为过。总之,她各方面都开始开挂,一跃成为校园新星。

“俞玦小朋友很聪明,所有科目是一点即通。”校长在动员大会上,在全校学生面前,当众点名夸赞俞玦。

由此,俞玦知道自己最近有点肆无忌惮,得好好收敛收敛,否则真不知会不会引起怀疑,要知道自己从小学习便是马虎对待,这段时间突然变得如此勤奋,连她妈都差点带她上医院检查检查。

幸而,看见自己成绩上涨,她妈很高兴。虽然说,最开始她妈还有点疑问,问她是不是在考试的时候看了同桌的试卷。

俞玦说,“你可以去问他们,或者你再出一份试卷?”

看到女儿如此坚决的态度,她妈当即......重新出了份试卷。

毕竟是带着几十年的记忆回到过去,虽说自己的基础不是很牢,但对付小学、初中还是绰绰有余。但是,这不包括奥赛啊?!

俞玦盯着校长特意送给她的两份奥赛试卷叫苦不迭,这下惨了,谁让自己不知收敛,这下爽了吧?奥赛不是正常人能参加的,俞玦攻克了几道大题后,瞬间选择放弃。

解是解出来了,但是要怎么告诉他们,结题时自己用到的高中知识?小学尚未毕业,便会高中知识,不是天才就是鬼怪。

俞玦想了想,拿出橡皮擦一一擦去自己写下的痕迹。空卷交给校长后,在他期期艾艾的目光下离开了。

之后的日子,俞玦学会了收敛,日子过得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小学升了最好的初中,初中进最好的高中,高中被保送到知名学府。

一路开挂,所向披靡。

有时候俞玦忍不住想着,自己所处的世界会不会是虚构的,而自己是某本小说里的女主?

可惜,等了很久也没见着有男主出现,于是她想了一会后又回去看书了。

二十年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

进入社会刚工作不到三年,俞玦看着存折里的数字,很是欣慰。她终于不用重复以前的生活了,不用看人脸色、忍气吞声做他人的廉价劳动力。

如今,她在市里最好的地段买了房子,爸妈在这里提前养老。她看着桌上爸妈张罗的饭菜,又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俞玦拿起筷子一一尝了尝味道,嗯,很好吃,像小时候一样。

她看了墙上的钟表,那是她在瑞士出差时特意带回来的。钟表是故意做旧式,为古铜色,周围有钻石散嵌在周围,内部是类似古来的玄关机器。钟表一点点运转,一分一秒能看出在流动。

她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日期,记得二十年前的今日,自己回到了过去,如同重生。

俞玦想起了闺蜜吴玲,相约找她出来聊聊。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俞玦听到电话里的女声皱皱眉,她转向她妈问道,“妈,你知道阿玲号码吗?”

二老皆是以疑惑的表情看着她。

她妈说,“谁?”

俞玦说,“吴玲,阿玲,小玲子,你忘了?”她又问她爸,“爸,你那有吗?”

她妈像是惊喜一般说,“你交上新朋友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跟你爸还想着你这样的性格,会不会很难交上朋友。”她妈开始唠叨,“从小只会附在书上,哎,有时候看见你,明明想出去跟小朋友玩,却又没有出去。我跟你爸啊,希望你能开心、快乐。”

她爸说,“那个、那个叫吴玲是你的同事?”

俞玦记忆像是出现了故障,以前所有认识的人的面部变得模糊起来。

她开始记不起吴玲的脸。

29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