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

青蛇苏醒时,人间已过千年。

她记得自己有个姐姐叫白素贞,其他的记忆很是模糊,姐姐好像生了个小娃娃?

之后呢?青蛇敲敲自己的脑袋,可还是记不起任何事情。

“嗳,你是谁?”

青蛇抬眼望去,岸边不知何时站着个小沙弥,正红着脸看着自己。

小沙弥面目清秀,明眸皓齿像极了小姑娘,年龄看上去不过二八。

青蛇眨眨眼,指着他,“你又是谁?”

“我?我只是个打水的沙弥。”小沙弥举起提着的水桶,向青蛇示意。

然而青蛇不过是随口反击,并不是真的想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只是这小沙弥认真的样子,瞧着让她很是心情舒畅。

微风轻袭,环在池塘边的竹林“沙沙”作响。应该是刚下过小雨,风中弥漫着一股泥土气息。青蛇贪婪地吸了好几下,看得小沙弥忘记了打水。

小沙弥放下水桶,“你在干嘛?”

“我?”青蛇挑眉看向他,“我可是非人的妖怪,你难道不害怕吗?”她突然伸出长长指甲的双手,“我可是会吃人的!离我远点!”

“我知道”,小沙弥说,“师祖说过,大多数女施主都是害人的妖精,其中以蛇与狐最为恶毒。对了,你是蛇妖吗?”

青蛇微眯着双眼,小家伙看着不大法力倒是厉害,一眼便能识破自己真身!她左思右想,试图变幻外形吓一吓他,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同时也想试试他的法术。

斗法,其乐无穷。

谁知,小沙弥却笑道,“你在水里躺了这么久不上岸,难道还是鱼妖不成?”

小沙弥直愣愣看着她,俊脸不由红了几分。

良久,他才说,“我第一次见你,是我很小的时候。”

 

(二)

小沙弥没有说谎,在他还小的时候他便遇见了她,只不过那时她尚在沉睡。

小沙弥是师父在山腰处捡回来的弃儿,寺中多为弃婴但师父唯独对他却格外观照,常常将他留在身边一同打坐念经,其实小沙弥却经常在师父专心打坐时,偷跑出寺在山林中与鸟兽为乐。

师父早已知晓,却不道破,依旧让小沙弥随心所欲。

而寺中众师兄不乐意,偶尔会在暗中给他使绊子。小沙弥会找师父诉苦,师父却不曾帮他一次。

师父说,“你的选择,由你去解。”

一日,外面下着大雨,一师兄走进小沙弥的禅房,说是后山有走兽叫唤,估计山下猎人在后山设有陷阱。小沙弥急忙走出房间,随手拿了件蓑衣与草帽便往后山赶。

走了半日才想起后山是禁地,每年端午忌屈原时,师父会提醒众人后山不可去。

耳边雷声阵阵,偶有树枝吱吱作响,小沙弥算算日子,赶巧不巧今日正是端午正日。许是下了一天的雨,尽管是午时正晌可空中见不了一丝明亮。

忽然空中似有庞然大物飞过,被树枝掩盖的林中变得更加昏暗。

小沙弥腿有些发抖,他不时地留意四周,心想着若是稍有动静便拔腿而逃,他渐渐往后退去。

小沙弥往后退时被树枝绊住了脚跌倒在地,等他起身时却发现身下有条碧绿的小蛇。他知道外表越是鲜艳无比,内里可能藏有剧毒。

他往旁走了两步,发现小青蛇一动不动,可能是出家人的慈悲心,他蹲在地上抱起小青蛇去寻那能遮风避雨的去处。

而后,小沙弥安然无恙回到了寺中。他未将此事说与师父,其他人自然不敢主动说起。倒是师父好像察觉到了这件事,却又未挑明。

师父只说,“红尘事,皆是虐缘,”

自那日起,小沙弥总会趁着众人不注意,便往后山照顾小青蛇。原本以为不过是一条病怏怏的小青蛇,可相处久后小沙弥发现了异常。

他将青蛇放在了小山洞,但每次却是在小池塘里找回她。可是,每次找到的小青蛇依旧是半死不活,小沙弥猜测会不会是某个师兄的恶作剧。

那日,小沙弥待夜黑风高之时偷偷溜进禁地,躲在山洞对面的柳树后等着某人来上钩。

然而,他等来的不是师兄,而是幻化人形的小青蛇。

 

(三)

青蛇听到这忍不住臭脸,“既然知道我是谁,刚刚又为何说了那些个什劳子?”

小沙弥脸有些绯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因为想与你说话已经很久了,但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师父没教过,呵呵。”

青蛇老脸一红,钻进水中久久没有露出水面。

小沙弥站在岸边说,“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他拿出水桶舀了水拎着往回走。

青蛇在水底将他看得通透,待他离开后她才浮出水面。她看着小沙弥远去的背影,以及一路不断往外渗水的木桶,她低头凝笑,明天等他在来得提醒他。

只是第二天青蛇从天明等到天黑,路的尽头一直未出现小沙弥身影。青蛇决定要去那庙中看看,以防他的那些个坏心眼师兄又对他做了什么。

佛门重地,精怪皆显露原形。青蛇小心翼翼爬向大殿,她记得小沙弥说过每日子时必会陪在师父左右打坐念经,若是大殿未见他的身影,并再去别处寻他。

要是他当真被师兄给拦住,到时候新仇旧恨一起算,也算是给小沙弥撑撑腰,吓唬吓唬他们。

“青蛇,不要再来找他了。”

青蛇刚入大殿,便有一束金光将她罩在内部,使她动弹不得。

殿中站着一位老和尚,他右手竖于额前,左手悬挂佛珠。

“你可知,他是金蝉子转世。你于他不过初劫,他需要度的是天下人。”

青蛇扭动着尾巴,似是被这金光折磨得疼痛难忍。老和尚右手持袈裟一挥,金光散去,大殿却点满蜡烛,照得通亮。

原来小沙弥也在殿中,他正一动不动跪拜于佛像之前。

“小和尚?”青蛇轻轻叫唤,生怕他是遭遇不测。

小沙弥终于站了起来,他朝师父微微弯身,之后走向青蛇。

青蛇迫不及待强忍不适,耗上百年修行,终在佛像面前幻化人形。可惜,终是奈何不了香火之气,只得人身蛇尾与他相见。

小沙弥看着她的时候,眼中未有一丝波澜,青蛇知道他要离去了。

小沙弥双手合十,说道,“施主,请回吧。”

青蛇竟不敢相信,顷刻间周围已被迷雾笼罩,她在尖叫。

她道,“秃驴,你将他怎么了?!”

她的双眸血红,直愣愣盯着站在小沙弥身后的方丈。她双手画圆,势要上前捉拿和尚。只是,她被小沙弥拦截。

小沙弥说,“人有千千万万世,而贫僧只为众人一世。”

青蛇抓住他的衣袖,“我不信!这么多年了,我能感觉身边有人陪着我,我不信你会在现在突然放下我!说,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我替你报仇,我给你撑腰!”

方丈良久才开口,“阿弥陀佛,他已记起他的前世,红尘已然要断。施主还是回去吧,如今他要去往西天,历经千难万苦才能拯救世人,得道升天。施主切勿让他再堕入凡尘。”

青蛇惨笑,望向他,“所以,你是为了他人抛弃我?”

小沙弥闭上双眼,“何来他人?众生皆为他人。”他说完,掠过青蛇,走出大殿。

青蛇将藏在袖中的花瞬间齑粉,是她在来得路上采摘的,原本她想给小沙弥的房间增加一点红。

那些花,是他平日里打水时,路上浇灌盛开的。

青蛇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呵,他人?我要让你看看,你所谓的世人是何他人!”

一股青烟从青蛇身上散开,再一瞧。殿中除了方丈再无他人。

小沙弥回头身,看着大殿消散的青烟,向着师父微微一笑。

殿中方丈走向他,毕恭毕敬双手合十微微弯腰。

方丈说,“往后路上多灾多难,蝉子需要定心,不可受任一精怪所惑。”

小沙弥点头不语,而后,方丈便先行离开。

他未曾离开,又返回大殿,对着青蛇曾出现的地方。

他道,“度众人,更是度你。”

362 阅读 0 评论